开始在开始之前

△2020.8.25 刘樊颖和我

为了这张照片,为了这个人,为了这段不算长的回忆,我觉得有必要形成文字。

2020.8.15黑梨带队的溯溪旅行团出发后发现落下三个姑娘,我半开玩笑地故作生气对黑梨说: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认识女孩子,你还把人家给落下了。想不到一语中的,这三个姑娘之一的确让我有了想要认识的冲动。

烧烤那晚我躲开唱卡拉OK的黑梨,带着吉他跑到复旦教授边上,一边听着教授和其他几个家长聊着小升初,一边唱歌给他女儿听,心里却在纳闷刚刚隔壁桌的三个姑娘这会怎么没了人影。

不得不说吉他的确有一种魔力,没一会刘樊颖一伙就出现在我的面前,拉了张凳子,听我唱完一曲《山海》给出评语“我觉得你弹琴比唱歌好很多”,我听完可开心,我一直觉得自己唱歌还算中等偏上。但是事后回想起来,那一首《山海》是翻唱自别人的翻唱版本,距离原曲已经天壤地别,难怪这几个人听完一首就没了踪影。

第二天,在橡皮艇里漂流的两个人就在山谷里顺流而下,我喜欢她拿着“娘娘枪”偷袭完别人自己还偷笑的样子,很贱,有一种道德败坏的感觉,和她的外表形成巨大反差,不过下了橡皮艇就没有这种表情了。回程路上爱起哄的黑梨给我们创造了背对全车听众唱歌的机会,她唱歌好像还要比我好一点点,回神才想起昨天的点评,这就很让我受打击,但心底里还是开心的,唱歌好听一直是我择偶的标准之一。

再后来,回到上海,回到各自的生活,日常不间断的闲聊拉近两个人的距离,也被邀请在家里和室友一起吃饭,这里还要提一嘴她的室友小姚是个非常有趣的人,有机会一定会去恩施找他玩。

直到七夕那天,照片里的我们正在长江边约会“烛光自热火锅晚餐”。第一次大胆尝试不一样的约会,比我想象中要更加浪漫,不过在刘樊颖眼里,因为我的一些话,气氛可能就略显尴尬。

我很自私,在我并没有拿定注意要开始之前,只顾着自己的感受带着刘樊颖进入了这段实际上并没有完全开始的关系。现在我祈祷自己没有伤她太深,也祈祷不要因爱生恨。至于为什么我总是在一段关系开始前拿不定主意,这又是另一个值得深究的问题了。

6 Replies to “开始在开始之前”

  1. 我喜欢她拿着“娘娘枪”偷袭完别人自己还偷笑的样子,很贱,有一种道德败坏的感觉,和她的外表形成巨大反差。
    这句话有那味了。
    但是,自热火锅啊,好像差点意思,偷摸放个烟花不开心么

    1. 兄弟,我怎么就忘记烟花这个事了,那儿也是上海为数不多可以随便放烟花的地方,不过上海烟花不好买了,得有渠道才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