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腿守空房

 

为什么正好赶上家里一个人都没有的时候把脚崴了,如果没有小钟中午给我送饭送水,可能我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好在安曼把她的小伙伴留在家陪着我,虽然平时一直嫌这只死鸭子吵得要死,关键时刻还是能派上用场的,有了它,我在家里可以来去自如了哈哈。

安曼的专车

到截稿为止,脚上的肿胀没有继续恶化,最涨的时候还是昨天晚上,感觉脚踝那里皮肤已经包裹不住淤血,轻轻一碰就要炸出来。后来用冰毛巾敷,冻得都没知觉才稳定下来。

人要怀着感恩之心,现在想想我穿着拖鞋打球没有骨折已经是谢天谢地了,这次受伤也是给大家一个警示,运动千万要做好防护措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