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山

 

26号减去6号,等于二十天。

二十天我已经忘记穿着衣服的感觉,忘记了走在水泥地上的感觉。

小区后门的那条路还是崎岖不平,黑色的机油渗进汽修店门口每一个地砖缝隙,夹杂着油漆味和饭店油烟味的空气还是那么熟悉,远处的三个大烟囱一动不动地矗立在路的尽头,用头顶冒出的白烟牢牢地将蓝天阻挡在外。

今日出山是应周王洁小姐之邀,坐了2个小时的地铁赶来,咱个断腿的残废人只能在家门口迎接。请美女吃了高桥名菜:水煮鱼,然后慢步至我家楼下,稍微歇息后挥手告别。

今天忘记给周小姐拍照了,现在只能在脑海里回味那双白色的高跟凉鞋,白色的蝴蝶在足尖舞动,飞进我的心房。

 

丧犬之痛,只能用我自己的苦肉计来解。

愿周小姐早日摆脱心里的阴影,我早日摆脱生理的阴影。

爱你不变。

zhouwangji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