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况

昨天晚上差点又失眠了。

两个人的感情,剪不断理还乱。

昨天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涵涵说到他有个闺蜜老是骂他,我说我最喜欢女生骂我了,那种犯错的请求女孩子原谅的感觉很好玩,周王洁不骂我我就不舒服。

他问我:你是不是不太在乎她了?

我说不是,也不是厌倦,就是习惯了。

习惯她一直说我不务正业,我又总是在她身上挑毛病。

习惯她在晚上10点半的时候使劲要联系到我,微信、短信电话都要响一遍。

 

但是这些昨天都没有发生在我身上。

我昨天中午喝多,跟她说漏嘴了。我告诉她我以后可能不在上海工作。

她说她不会等我,抛弃女人在外面结婚的例子太多了。

她这么说也正中我下怀。我一直觉得我们不适合在一起生活。

和她相处快四年了。分多合少,在电话里我们总是无话不说,可是见了面却有许多顾忌。

我们两个人都很累,坚持下来这么久已经很不容易了,我觉得是生活习惯的问题,吃饭、休息、娱乐,我们都很难达成一致,更别说做重要的决定了。

 

最近一直不喜欢把心里话藏着,憋着太累。

DIDSON

礼拜五下午跟李勇攀老师做毕业设计实验。

当初选了攀攀的题目不知是祸是福,好的方面是他还比较细心,坏的方面是他这个人有点“烦”。

做实验才提前两天让我准备东西,什么砖头、水管、石块、锅、篮球、铁桶,让在荒无人烟的大临港去哪里找。

做实验还安排我和一群大二的学弟一起在他们课上做。结果到了上课时间一个人都没有= =

从打电话催班长到人到齐花了20分钟,搬仪器花了20分钟,组装仪器又花了20分钟。

做实验的时候也是吐血,几十万的仪器不好好看着,一帮屌丝围着我家的不锈钢锅看,2000块的锅和你家的差别真的那么大?

chunyi

微信上无意看到黄伯伯发这张照片,

想不到他们那一辈年轻的时候如此风流倜傥,我等大学狗真是自愧不如!

adl

周末在家招待了两批人,这是我喝多了在厕所无意发现自己挺帅然后就自拍了一张。

老头子自从把阳台上的假山睡莲乌龟锦鲤弄好后,就各种大设家宴。

不说家里餐具什么的都不够,连烟灰缸都得现买= =!

家宴家宴,菜不多,就是喝!

18年的宣丰原浆周末已经干掉了5斤。

下礼拜回不回家我还得仔细考虑一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