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汝姿态,永无兄弟

 

这一个礼拜,

勤于练车,疲于游戏,

 

明天还要随老头子把奶奶送回合肥,一下错过两个线上活动,痛心疾首。

 

昨天和老头去昆山办事,

我开车,他在副驾,

结果可想而知。

若不是提前有人给我打过预防针,我又善于控制情绪,

早已车毁人亡。

 

子不教,父之过,

子若无过,莫非父难过?

我小心驾驶遵守交通规则,

老头非要让我学他开车那一套:超车、抢道、超速。

我水平有限,从来没做过这么高难度的动作,

他催,我慌,他又骂。

 

老头这个人,

在他身边最亲近的一圈,是吸收负能量的黄金席位。

对于家人,从来没有一句赞美,

生活中若是有一丁半点的事情与他习惯的不同,

他会先开玩笑般讥讽,再讲道理推翻,最后毫无妥协地否定。

相比亲人,也许老头的仇人更能免于他的口舌之灾。

 

换个角度看,老头其实是一个十足的屌丝,

和同事在一起,是一个没架子的领导,

和家人在一起,是一个狂妄的领导,

仍然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交代我做事,从来没有用疑问句,

“好不好”,“能不能”,“行吗”,“帮我一下呗”是从来不会从老头嘴里吐出来的,

取而代之的是“安大略,过来,去XX/把XX搞定”。

 

我也蛮佩服老头的,

不知道在外面的他是真,还是在家里的他是真,

总之这样活着一定不轻松。

 

我对他看不惯的地方也可以绕地球一圈了,

但是我可不会当着别人的面为难儿子,

自己不但自律,还要强行律子,

仿佛是说“这个小子想成为我这样的人还差得远呢。”

 

他妈的谁要变成你这个样子。

不可理喻的老变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