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师记郭伯伯

 

我挂上空挡,缓踩刹车,安静地把车靠在路边,

“好,小安,再见。你以后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

 

那一刻我尽然无言以对郭师傅的告别,

我想好好抱抱他,但是他是我的长辈,

我想陪他抽根烟,但是我不会,

我想请他去最好的饭店喝最好的酒,但是每次下馆子他都不让我付钱。

 

郭师傅两个礼拜前从大鹏哥那里接手教我,

那之前我只学过一天起步停车。

第一天见面,郭师傅把车停在小区门口抽烟,

让我开着车在高桥新城兜了两圈,

指点正了几个踩离合器的毛病,

告诉我感觉到了就加档,没事别减档,下雪天减速要减档,

然后让我直接开上张杨路,一路开到陆家嘴。

这一路上我真正有了驾驶的感觉,水到渠成。

 

这么多年来,带过战士、领导、退休老干部,

见多识广有容乃大,

坐在车上就让我有一种踏实的感觉。

撞于泰山前,面不改色心不跳,

不到最后一秒绝不踩下副刹。

“习惯成自然”这个道理大家都知道,

我家老头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看我开车非要一路指手画脚,

郭师傅在教学上有他自己的智慧:有所言,有所不言,

他绝不在你最仓促的时候给你添乱,

等你回头觉得哪里有不对的地方,

转头一看,他正紧紧抓住扶手呢。

你再去问他,

他会从原理到实践解决方案给你系统地说明。

 

练倒车的时候,郭师傅只负责摆杆,

然后摆一张凳子坐在场地上,

翘着二郎腿,胳膊搁在膝盖上,头靠在手上,

手上燃着一支香烟,安静得像趴在一边晒太阳的小黑。

 

郭师傅在车上喜欢讲故事,滔滔不绝,

各个地方当兵的故事、在上海碰到的各路怪人、在二局碰到的烂人破事,

从另一个侧面锻炼了我开车同时的思考能力,

现在开个车在闹市找个小饭店对我来说都不是事了。

 

相比郭师傅的教学方法,我更喜欢他的性格,

在我车上快到中午,给老伴拨个电话:我中午不回来吃饭了,陪小安练车。

吃完午饭,必来一根饭后烟。

年轻开车带兵,走南闯北,

现在安定下来找三五朋友喝酒打牌,还有小战士伺候着。

多么潇洒!

 

昨天郭师傅在我的车上睡着了,

想必在他心里我已经出师了吧。

可惜一心想把车开稳忘记了拍照,

如今一张郭师傅的照片都没能留作纪念。

 

 

一愿君千岁,二愿烟酒戒,三愿常相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