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3

 

这个家伙很懒,下班什么都不想做。

外面空气中弥漫着化工原料和机油的味道,

马路上卡车开过,可以扬起一场微型沙尘暴,

想打球打不了,想跑步不敢跑,

骑车就更别说了,眼睛都睁不开。

 

昨天说到那个神秘室友,

原来和公司董事长一样,也是退伍的潜艇兵,

湖北人,好像也没在上海安家,周末会在宿舍少点小菜吃,

下了潜艇,对现在的生活感到满足,

小房间布置得井井有条。

我早上不叠被子,感觉有愧于军二代的身份。

昨晚没和陈叔聊几句,

我洗澡一小会的功夫,他已经在呼呼大睡了。

 

生活上好像没什么可以深入的了。

毕竟每天睁眼到闭眼的这段时间都是在办公室里度过的。

 

今天掌握了增补表的录入方法,

我更加忙得不可开交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