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肉面和婷婷

我决定,终止“单身狗日常”系列,不是因为我已脱单。而是因为,我觉得,单身仅仅是一种状态,并不能完全概括生活的全部,倘若我的生活完全以单身为主线发展,博客内容万万不会像现在这样单调,每周至少要约两个不同的妹子,晚饭至少两人用餐,烂醉不超过两次,性生活不低于两次。

况且,因为技术原因,我至今没法设置主页显示文章标题的长度,目前“单身狗日常”系列的标题,在首页只能显示出“Read more”,对用户体验非常不利。

 


超哥这次真的把婷婷说哭了。

婷婷蹲在办公桌前,双手环膝,尽量把头埋在手臂、乳房和身体的空隙中,两侧的脸颊由外向内呈现由粉到白的渐变色,婷婷蹲的很低,好像想在地上找个洞钻进去,又怕大家找不到她。

超哥又给烟嘴上了根烟,推门走进隔壁办公室。

婷婷一直是办公室话题展开的焦点,超过50%的玩笑开在婷婷一个人身上。人傻和单身是永恒不变的槽点。

 

19:30

我离开办公室,因为从17:00下班后,一直在办公室和超超哥开婷婷玩笑,一下忘记了晚饭,胃里有轻微的绞痛感。

打开手机上的拼车APP,点开附近GO,筛选女士,只有三个订单,两个是没头像的,还有一个剪短发、面色蜡黄的女士,算了,春节之后,正常人都不用拼车APP了吗。

打开微信,“火速收藏!上海滩最好吃的55碗面!”,从上至下刷了一遍,结合地址,脑子里大致有了一幅被大肠、牛筋、牛杂、牛肉点缀的上海地图,跟着地图的指引,我踩下了油门。

 

这个点的藴川路,车流比高峰期的少了一半,路上的司机有两种,饿得两眼昏花开慢车的,饿得赶紧找饭店开快车的,我属于第二种。

在路上,我不断回忆刚刚办公室的片段,居然对蹲在地上,眼中有几滴眼泪的婷婷产生了怜悯,又立刻转变为怜爱,想象自己变成穿披风的超人,带她飞上距离上海10000米的高空,告诉她在这里,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下一秒,又想到牛肉面,婷婷消失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