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岁,我娶了一个姑娘

29岁,我娶了一个姑娘,圆脸,下巴微尖,侧分长发。

下班回家,河粉刚刚下锅,我爱吃面,和她拿手的河粉料理:干炒牛河、海鲜河粉、酸辣汤河粉、蔬菜蛋炒河粉……清蒸芥蓝和雷打不动的煎鸡胸在桌上氤氲,芥蓝每根不超过小指粗,鸡胸肉质鲜嫩,有鸡肉味,她在美国吃不惯肉鸡,我专门托朋友从广东购进散养走地鸡。

我放下包,习惯性地从身后环抱,撩起垂在肩上的长发,朝着颈项间深深吻下去,留下浅粉色的痕迹,和昨夜微褐色的痕迹遥相呼应。

她盛了一碗党参鸡汤,撇去金黄色的浮油,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29岁,我也学会了饭前喝靓汤,枸杞海参汤、山药牛尾汤、猪肚汤、甲鱼汤……一碗热汤下去,头起天灵,尾至椎骨,暖意传遍全身,从此每天清晨下体和胸大肌腹肌一样硬邦邦。

饭毕,她去卸妆,我一边想象她褪去西装套装和黑色丝袜的样子,一边刷碗,温水冲淋后的瓷碗,手感与肉身一样温润。

转眼她已换上了运动套装:紧身慢跑裤、吊带背心、防风外套和荧光粉色发带。她喜欢听老歌,我清空了播放列表里的Nicki Minaj、DJ Snake和One Direction,夜跑的时候听《漂洋过海来看你》、《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和《离不开你》。夜晚真安静啊,她在前,我在后,长发在我眼前飘扬,迎面吹来混着洗发水和体香的空气。跑累了,在桥中间,水面上映着月光,空气经身体加热胡乱地呼出,夹杂着浓郁的荷尔蒙信息,我撩起香湿的秀发,相拥激吻。

日复一日,看不到尽头。

 

 

 

 

andalue

△懒觉——摄于2016年春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