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gedy story

小学时代,我玩帝国时代输入密码调出眼镜蛇坦克,黑压压的车队在敌人的城镇中风卷残云,方才肆意骚扰我方旷工的游骑兵倒在了血泊中,威风凛凛的圣骑士倒在了血泊中,无辜的农妇倒在了血泊中,所到之处连森林都变成了荒原,即便是最疯狂的敌人在10分钟内升级成后帝国时代,在密码的面前也要崩塌。那时,从并不清晰的画面中,我能清晰地感觉到残酷杀戮带给电脑中角色的痛苦。但长大后,只能从越来越清晰地画面中,获得越来越麻木的快感。

westworld

时隔多年,竟将这种开挂的游戏设定拍成了剧集。一帮后现代的程序员、生物学家、精神学家设定了一个西部世界的沙盘,沙盘里的居民是3D打印出的,植入了后现代的人工智能,程序员可以随时扮演上帝的角色,监控、操控沙盘世界里人们的一举一动,而现实中的人,可以通过后现代的技术,进入到这个世界中,为所欲为。

沙盘里的居民日复一日地上演着设定的剧情,可以被外来者随意射杀奸淫,却无法伤到外来者一分一毫,更为恐怖的是,外来者对于居民们有关沙盘世界的戏谑,被设定为避而不谈的话题。

男主与女主的爱情故事,早已被程序员设定在意识中,日复一日地上演,这样的设计何尝不是为了正中游客们的下怀,沦为成为游客们“棒打鸳鸯”、“羞辱民女”的取乐对象,满足游客们在现实世界中得不到的幻想。

游客们在沙盘里不断挑战伦理道德的底线,沙盘里居民的意识在程序员基于现实世界的编程设定中,逐渐感受到现实与“现实”的背离,意识在觉醒。

沙盘中的世界真实得可怕,更可怕的是已经意识到自己身处沙盘,比这还要可怕的是和沙盘外的个体产生了互动却浑然不觉。

 

——《西部世界》S1E03有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