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秋菊的悲剧

在中国的法治追求中,也许最重要的不是复制西方法律制度,而是重视中国社会中那些起作用的,也许并不起眼的习惯、惯例,注重经过人们反复博弈而证明有效、有用的法律制度。——苏力

 

《秋菊打官司》这部电影,对于岁数长于我的前辈应该是上个时代的记忆,对于岁数小于我的、尤其是在大城市长大的朋友们,应该是第一次听说。

在一个冬日的下午,我在温暖的家中观看了这部电影,张艺谋用极简、轻奢的画面风格,讲述主人公“秋菊”的丈夫因为发生口角,被村长踢中下身,秋菊认为村长可以踢他的丈夫,但不能踢下身的部位,要为丈夫讨一个“说法”(实际上是希望村长能够当面认错道歉,而非经济上的补偿),从最初的行政调解未果,最终演变为行政诉讼,无意将村长送至看守所的故事。电影中80年代中国北方农村人民生活习俗、思想观念与社会法律制度正面碰撞,也引起我作为公司集“立法者、司法者、执法者”为一身的行政主管的思考。

qiuju

就在本月,我通过公司邮箱颁布了3项公司管理规定,主要就员工的上下班考勤、办公室环境、着装、纪律提出了要求和处罚措施。制度本身的出现,可以归咎于个别员工出现的、明显有违一个公司正常运作的行为,以及行政部一直以来无法可依、无理可管的困境。因此我在网络上借鉴其他公司成熟的管理规定,经过各部门主管讨论并以签字的形式确认制度本身后,经总经理批准颁布。除因公司组织架构不健全导致的“立法、司法、执法”三权由行政部统一行使以外,从内容到流程,我认为都是公正、合理的,能够形成一个“乌托邦”式的公司环境。

结合《秋菊打官司》来看,与秋菊想要讨一个“说法”的要求类似,公司领导层无非是想要一个“严肃又活泼”的办公环境。原先粘贴在集团墙面上看似可笑的“团结、紧张、严肃、活泼”,仔细想想,的确是一种同事关系的高度概括:将所有公司员工视作一个整体,整体内部关系紧密、相互依赖、互帮互助,能够克服工作中遇到的一些无法预料的困难。就像电影中的村落社群,在村民长期的共同生活中,在无数次的小摩擦里,人与人间产生了一种熟悉,建立了一种相互的预期,依靠着这种可以预测到必然结果的、在村民心中具有公正性的风俗习惯,村长能够主持调解村内大大小小的家庭纠纷、财产纠纷。

但实际颁布的管理规定,可以理解为电影中秋菊无意诉诸的法律“援助”,通过精心的设计,建立能够普遍适用的、对个体提出一系列要求的管理条例,似乎明文规范了员工的应遵守的纪律以及由此可享受到的良好办公环境,却无意间打破了这种社群关系和社群中人们之间的默契。

我,就像电影中的“秋菊”在结尾听着拘留村长的警车越开越远,满脸疑惑不解。通过正常手段的建立制度,却使我越来越被公司同事边缘化,处于一种无争执却极为冷淡的关系中。我很好奇,如果哪天我真的扣了某个同事的奖金,我们还能维持现在貌似平和的关系吗?

为了避免这种尴尬的境地,在规范管理时最需要我们思考的,不是生搬硬套外来“乌托邦”式的制度条例,也不是简单喊出“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口号,而是如何将一些不起眼的、说不出却有效的习惯和惯例总结归纳,赞扬、引导那些正确的,谴责、禁止那些不正确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