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况

距离上次更新博客,转眼已经过去1个多月。在这一个多月里经历了:考研成绩公布、一次小股灾、回老家过春节、在崇明体验传统喜酒、在新单位入职。

自打研究生考试结束以来,我基本很少再和友人主动提及目前的生活状态或者下一步的规划。理应将考试抛之脑后,事实上我也的确这么做了,但我心里却明白,能够录取的几率是低上加低。沉寂了几天之后,我便将有关法律职业的梦想同教材一同雪藏进了收纳箱里。网上查成绩的那一天,我内心是非常平静的,但又迫不及待地想要验证对自己的猜想,即考前最后两个月的荒废,一定会造成考试的失利。英语和政治算是不错,专业课(刑法、民法)差一分及格,综合课(法理、宪法、法制史)拖了后腿,实际上我在复习阶段,就感觉到综合课的内容繁杂,想要压中考点有如大海捞针。得知考试成绩的当天,我最先通知了超哥和“蹦迪群”的好友。一个礼拜以后,才告诉家人,他们却出乎意料地冷静(连安曼也是),想必一定是从我最后两个月的表现中看出端倪,我感觉很对不起家人。有关于下一步的打算,继续考研绝对从带选项中消失了。在离职在家学习的几个月里,即便没有达到考试的要求,我也已经思考了足够多,法律人的思维、学习的乐趣、劳动的本质,进一步的学习只能是“为了学而学”,我更希望将时间花去拓展其他学科。

在元旦后的N连阳后,随着美元指数由历史最低点走强,A股开始了一波恐慌性的下跌,没有经历过股灾的我,着实体验到了股灾式下跌的快感,迎来5个点的历史最大单日跌幅。这一次下跌之后,我重新清理了一遍股票池,展望未来,选出了一批能够在未来10年里大有作为的领头羊公司和业绩稳定的“印钞机”公司,果断抄底,吃到了一波完整的反弹行情,很快收益回到了股灾前的水平(但这几只股票近几日表现欠佳)。

随着时间的推移,老爸回合肥看望我奶奶的频率越来越高,所谓看一次少一次,我也很难当面拒绝他,我知道,也许当他到了奶奶这个年纪,我可能比他做的还要差。不过,我却重新收到了来自亲朋好友的红包,不管这些红包里包的是对来年的祝福之情、还是对落榜的哀悼之情,总之这是我从小到大有效收入红包最多的一年,真是可喜可贺啊!

年初三回到上海以后,我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崇明干爹家,完整地体验了彦秋姐姐的婚礼。乡下的婚礼,主旋律被吃和喝串起来,午饭和晚饭基本是无缝衔接的,虽然乡下的排场不如大酒店,但饭菜却毫不逊色,有限的经费全部被花在了食材和料理上。菜的数量多的可怕,每每端上老鸭汤、糯米圆子、炒素、八宝饭、米饭后,我都天真地以为最后一道菜已经上毕,却没想到后续还有更多的菜样,在一次次挑战我对“最后一道菜”的认知后,最后在堆起的三四层盘子上叠上水果,才最终算上完。更可怕的是,基本相同的菜单,连吃三天,我吃到最后一顿才举筷维艰,还是因为连续几天没有运动的罪恶感导致的。这一次,是从高中毕业后,在彦秋家住得最久的一次,平均每天都要收到干妈有关女朋友话题的问候,我和彦秋却达成一致意见:单身很好,管理好身材,保持年轻心态。

新入职的公司,我很喜欢,主营水生态、园林、绿化,公司目前业务发展方向是黑臭河道修复、重建生态环境,完美填补了我长久以来从事石油行业对地球母亲的罪恶感。董事长品位很好,公司选址在早期承接的高东生态园项目内,办公室、实验室、书院(兼餐厅)散落在湖畔边、森林中和湖心岛上。我已经爱上了每天去公园上班、中午步行一公里景观道去食堂的工作日(待时机成熟问一下董事长能不能划船去食堂)。新同事人都很好,还有许多海洋大学的校友。我现在被安排在设计部,用CAD设计园林景观(类似于早期在帝国时代I里自定义地图)单调却有趣。每每步行在公园赞叹工作环境之优美的同时,也为自己的选择而动情,能为地球环保事业出一份力,是多么有意义的一件事啊。

PS:博客运营五周年了。主动约我,送限量小纪念品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