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光

△曾经形影不离的我们

今天和三年未见的兄弟王光打了通微信视频,这一次联系缘起国内PokerStar充值渠道全部被封死,想通过人肉翻墙的朋友转账充值。即便这三年几乎没有联系,但首先想到的还是王光。

自从王光离开上海在武大读本科后,因为地域两隔和各自忙于恋爱,除了跟武大自行车社团骑了一趟半吊子的海南环岛以外,我们几乎没有在一起的活动,加上毕业之后就去了国外,之后就再也没有过共同的爱好了。得知他也热衷于德州以后,诧异之外不禁为我们之间的默契感到欣慰,的确,相同的成长环境,或多或少会给我们部队大院长大的一批孩子身上留下类似的烙印,这也是我们一辈子可以用来反复回味的记忆。即便是今天,我仍然可以清晰回忆起某个下午,在水泥大操场上奔跑追逐、在煤堆上骑车的所有细节,我也记得王光的脚臭味,还有他妈喊他名字的特殊音调。

孩提时代的玩伴都会因为父母工作、生活和婚姻的关系被动断绝了联络,而我们这一代正值通信手段高速进步的时代,或许在失去消息的两三年后,随着手机和网络的普及,我们往往能通过社交网站或者其他共同好友那里听到一些有关对方的消息,但是受限于眼前的朋友关系和拮据的荷包,想要再回到玩伴的关系或者再见一面变得难上加难。时间久了,人的外貌、脾气和习惯多多少少会发生改变,曾经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好兄弟,甚至在路上遇到都不会再以曾经的兄弟相待,而是以身上的枷锁——“社会地位”相称。多少年共同的经历,抵不过进入社会后短短几年的洗礼,多么可悲。

因此我就更加珍惜能够以“玩伴”相待的老朋友和新朋友,真正的快乐想必都建立在平等的关系之上吧。

真希望他能早点回国呀,哪怕是过得差一点,但是和伙伴在一起叙叙旧,再努力一起做一番事业,还是很开心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