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我续保

今天还是决定续交中国人寿的“康宁终身保险”,那是一份2005年老爹给我买的保险,也是唯一一份非理财性质的重大疾病险,其他几份保险投保人和受益人都是老爹自己,算是他自己的投资,与我并无关联。

这里穿插一段挺搞笑的事,我记得在未成年的时候,常有一位“扶贫阿姨”往家里打电话,每次打来电话第一句都是介绍自己是“扶贫阿姨”,大致是找我接电话,确认我是否还活着身体是否健康。但是随着我对“扶贫”二字理解的增加,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出生在一个不幸的家庭(因为那时父母已经离婚),感到命运待自己不公,也幻想这个讲话很客气的“扶贫阿姨”未来能给我一笔巨款。带着这样的自卑,我又渐渐发现自己的家庭虽然和“富裕”沾不上边,但也没有沦落到“贫困”的地步。直到最近,看到保险单上的客户经理才明白原来电话里的“扶贫阿姨”真名叫胡萍。

解开“扶贫阿姨”的秘密的同时,我第一次完整阅读了保险合同。合同正文基本没有可读性,但是40种疾病及非保障范围内症状的条款确实给我很大冲击:

一、原来人一辈子可以得这么多种重大疾病;

二、在这些疾病面前,我一点也不指望有任何治愈的可能;

三、一种疾病下面居然有数十条排除在外的症状,想要获保的几率比押中世界杯总决赛的比分还低(2018年我确实押中了)

看着罗列的这些症状,我很气愤,气保险公司无良黑心,也气人类胆小怕死,我非常不愿意继续缴纳保费。这无关保险费用,而是关乎我在重症——妄想吓唬我放弃追寻生命乐趣的魔鬼——面前尊严的问题。我岂能将希望寄托于那一笔保费和无用的治疗上?那简直是对我生命的玷污。

正直向来是我做人的准则,对待他人、对待自己,也包括对待死亡。前一秒还在追寻生命意义的我,在下一秒绝对不会向死亡低头,即便不慎跌入深渊,在下落中我仍要欣赏沿途的风景。

这一次续保,不是为了苟且,不是为了自己。希望在我不幸事发后,家人能够拿着这笔钱改善生活,享受生活,毕竟他们已经付出太多了。

▽2018中秋节于自家楼顶

4 Replies to “我给我续保”

    1. 谢谢!看到你首页有关坚持写作的文章,的确深有同感,这两年坚持下来只是为了记录,分享,装逼。结果可能是当下没在人前装成逼,反而在若干年后回头看看觉得自己挺牛逼。
      明天添加友链,好好通读一下您的博客,这会用手机不方便。

  1. 今年给自己买了份健康险,根本无法理解各种条款,只是希望真的不幸到来了,至少有个死亡赔偿金,让身后事不会显得太过苍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