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歪的董秘班上课体会

原来上一次11月10日的课程,是复旦管院送给我们董秘五班部分同学的一次试听课,也难怪把我们和董秘四班的最后一次课集中在一起上。12月8日-9日,这个气温骤降的周末,我们五班的同学全员齐聚一堂,在院领导和往届学长的见证下举行了简单而不失深度的开学典礼,中午用餐后在班主任的带领下顶着严寒参观了复旦大学校史馆。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董秘班第五期开学合影

课后班主任要求我们写一篇学习感悟,所以在这里结合前两次听课谈谈自己的体会,不代表董秘班其他同学意见。

在这两次课程中,请到的老师主要有四类:

一是学院派,以刘浩为代表,这里并不是说传授内容死板教条,而是上课形式贴近高校课堂,上课有板书(Excel上做板书效果奇好,第一次见)、有引导、有问答;

二是官方派,以周勤业为代表,上交所的工作经验为我们提供了中国证券市场的历史面宏观讲解,但由于其过往的官方身份,在课堂上这种半公开场合,许多历史敏感话题有意避而不谈也是情有可原;

三是在职派,以施卫东为代表,在上市公司轮流出任过董监高和董秘职位,课上提供大量实操经验教训,故事之精彩闻所未闻;

四是第三方派,以杨芳为代表,既不是监管层也不在上市公司任职,少了两方的约束,能够以独到的角度帮助我们切中问题要害,加之咨询辅导的职业背景,更加愿意帮助我们解决实操中遇到的问题。

这四类不同的老师授课风格各异,从他们不同的角度出发,中国上市公司百态活灵活现地在我眼前铺开。作为一名90后,我和A股分享同一年生日,前26年我不是市场亲历者。但在课堂上我从亲历者的口中,了解到一次次弥足珍贵的经验。

谈完老师,谈谈情怀。

如果说市北高新的12板是向大大在进博会上的定调热烈起舞,那么近几个交易日深圳板块的集体上涨,就是对南巡老人的深沉致敬。

1990年,正值国际上东德、捷克斯洛伐克和罗马尼亚共产党政府垮台,他对中共党员们这样说:

所有人应该清楚地认识到,在目前的国际形势下,敌人的全部注意力将转向中国。敌人会用一切借口找我们的麻烦,制造困难,向我们施加压力。因此中国需要稳定,稳定,再稳定。今后三五年对我们党和国家会极为困难,也极为重要。如果我们挺过来了,我们的事业会更加发达;如果我们垮了,中国的历史将倒退几十年,甚至一百年。

经历过陆肆的中国正处于内部动荡和国际孤立的低潮时期,改革开放后迎来的中美建交之春迅速进入寒冬(2018年不仅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美建交40周年),老人决定在上海、深圳试点开放证券市场的举动,向世界宣布中国绝不是一个“非市场化国家”,获得认可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才有机会迎来高速发展的二十年。

“发展才是硬道理”,这句话在今天依然适用。在某些领域的快速进步,已经令西方世界感到恐惧,时而将中国威胁上升到意识形态的高度。作为技术的领先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已经站在了当年美国的位置,适当地将利益惠及别国,谋求共同发展,避免绝对的、价值观念上的冲突,也许是解决问题的一种捷径呢?

最近在看基辛格的《论中国》,思考方式总被牵扯到政治上,后面一部分不作体会发表,仅在博客上分享。

2 Replies to “写歪的董秘班上课体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