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前猪年最后一更

今天是过年放假第二天,假期里我喜欢做一个隐士,静下心好好享受和自己相处的时光。

然而我明明已经弃用微博和朋友圈,微信群里有关武汉疫情的消息还是像洪水一样涌来。同样是无形的战线,为什么戴口罩可以预防流感,网络上的垃圾消息总是无法阻断。

昨天收拾了一下GRII里的照片

很久没有上镜的安曼,转眼已经和我差不多高了

今天上午安曼还被她爸给臭骂一顿,每次原因无非是在写作业的时候偷偷玩IPAD,之前她玩第五人格,还用我的Apple ID充了不少点券,最近入坑Minecraft之后就没刷过我卡了。她的学习和生活我基本没有任何参与,其实在家也说不上几句话,她在楼上我在楼下,只有楼上爸妈提高嗓门教育她的时候,才能得知一些有关她的情况。这种情况应该会继续持续下去吧,反正我和我家里人就是隔着一层纱,我不是特别喜欢他们,真的。

钟弟

这张和上一张都是元旦拍的,我家老头在一家很垃圾的饭店请几个亲戚朋友吃饭。钟之前是我爸还没退休时的生活保障公务员,所以经常会在我家出现,我和他也有快10年的交情了,不过直到去年我才知道他篮球打得还挺好。四川南充人,去年已经领证结婚,很帅吧?

老宁和恩宇

元旦过后,老宁完成了参加甘达商行团建和第一届股东会的使命,即将回霓虹国继续深造进修,我、Ganda和恩宇在老门框涮肉为他送行。老宁身体挺好,回上海几天室内基本穿的短袖。

晚饭后,我带他们驾车前往随塘河滚装码头,还在海边撒了泡尿。

老宁摄
Ganda说我是女的不好意思,就尿在裤裆里了(开玩笑)

再之后时间基本花在工作上,除了年会筹备工作以外,杂七杂八的活也都没少干。一直到年会结束当晚和丁姐、大鹏哥还有蓉蓉姐一起小聚,才再次按下快门。

蓉蓉姐上镜

工作时间外和同事坐下来一起喝顿酒的时间真的是少之又少,以至于时常忘记和这些人在工作之外还有另一层关系。这次筹办年会的时候,听说蓉蓉姐和大鹏哥关系进入冰河时期,反正她们两个在一起的时间比我进山恒的时间还要长了,小两口难免分分合合,也不知道何时能毕业。

蓉蓉姐和大鹏哥

明天就是除夕了,和家里人驱车前往合肥看望老人。老爸给出的理由是“如果我现在不带他们回去看看奶奶,长大以后我老了他们也不回来看我了”,我可能还处于青春叛逆期,听这话反而不想好好尽孝了。不过看来他真的很怕被子女抛弃啊,平时不是很强势么?

笑死,回去看看我的姐吧。

4 Replies to “除夕前猪年最后一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