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工前对假期和新冠病毒的小结

根据上海市政府“不早于2月9日24时前复工”的要求,被二度延长的春节假期终于要结束了,虽然许多企业出于对人员安全的考虑和员工被困老家迟迟无法返程的现状决定继续延后复工时间,但是董事长想要尽快将自己生意运转起来保证“恰饭”的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对于复工本身,我一点没有排斥,甚至很期待重新见到可亲可爱的同事们,只是这20多天的春节假期浪费在家着实可惜。公司我所在的办公室也就十来人,大部分是上海本地居民,再加上办公室坐落在空旷的公园里,公园目前也是对游客封闭,上班依然是半隔离的状态,所以大家也不用太担心我。

从1月21日公司放假到今天,出门的次数真的屈指可数,来给大家汇报下在疫情期间的行踪。

1月23-25日和一家人驱车回了趟合肥老家,见了奶奶、姑姑、姑父和卫薇姐4个人。

1月28日跑Ganda家吃了顿火锅,她和珺珺从如皋老家到上海中转,次日回北京,噢,一起吃火锅的还有Yuto,她这次因为浙江老家疫情比较严重也没回成家,一直呆在上海。

2月2日实在憋不住,在小区里没戴口罩录了个舞

2月4日下楼在快递柜取了个快递。

2月5日开车回了趟公司拿了几本书回家看,备考5月的初级会计考试。这里推荐大家可以考一下这个证书,一是了解现代公司治理下财务的基本运作模式,二是证书作为专项附加扣除可以抵扣当年个人所得税3600元。(报名费+书本费不到100元)

2月8日,也就是昨天,下楼取快递的时候碰到了张鹤峰,还有他爸妈和女朋友,他们一家来新房开窗透气,我正好跟着他们一起参观了一下新房,也算是一趟假期里的短途旅游了。因为家电啥的还没搬进来,所以显得房间特别空旷,我好喜欢这种“家徒四壁”的感觉。

我也是第一次见张鹤峰女朋友,后来才知道叫婉玉,第一次见面就特别热心地给我介绍了个闺蜜认识,还是个安徽老乡。能谈能唱,美中不足是不会游泳,聊下来感觉性格和张鹤峰两口子挺像,挺踏实的。

回过头来,说说这次疫情。在我看来,无非是“原本不在人类食谱中的小动物对人类打破食物链平衡后的小小报复”,现有的平衡被打破后,自然需要新的平衡,从不管什么小动物身上传来的“瘟疫”会倒逼人类付出代价,而这样的“代价”从辩证角度来看,可能又是能帮助人类控制自身群体数量、扩大食物链分布、提高自身抵抗力的“契机”。

我不是在呼吁大家别吃蝙蝠、穿山甲、果子狸……,作为大自然的一份子,我想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新冠病毒的到来既不是天灾也不是人祸,就像所有生物在进化过程中所做的每一个选择所带来的后果一样,它在促进着我们向多样化发展。

还是我最喜欢的这句话:在所有生物的生存竞赛中,活下来的并不是体型最大最强的,而是最能够适应环境的。

也许第一百个庚子年后,华夏民族就真的成了百毒不侵的人种。从目前美国流感死亡人数和咱们新冠病毒死亡人数来看的话,确有这种势头。

我相信,新冠病毒总会和人类达成某种“默契”,它不会杀死所有宿主,如果它足够聪明,它应该长期寄生在生命力相对强大的宿主体内,一代接一代,友好并存着,甚至在必要的时候,为宿主的生存贡献出一点自己的力量。这样才配得上她“性感病毒”(上海话发音)的称号吖!

最后,一定没有人考虑过病毒的感受,人家如此热爱生命,却因为宿主的不完美招致自己的死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