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乱的疫情末生活

五一期间出了趟“公差”,Ganda一起还有几个二手奢侈品同行去乌镇团建,拉近同行间感情。拍了点视频素材,因为没什么故事可讲,古镇再好看也显得平淡无奇,回家就给删了。

这次去乌镇更加明显感觉到东栅要比西栅更有味道,虽然西栅开发成了主要景点,但是东栅把老建筑连同当地居民的生活原貌都保留了下来。

上周末Ganda在临行前,请蔡元培俱乐部成员小聚了一下,我和恩宇也受邀参加。想不到老恩宇找了女朋友以后如此勇猛,夜跑竟开辟了从金桥到陆家嘴的路线。

前一段时间在蔡元培俱乐部留宿的感觉总体来说比我预想的要好,四位大小姐宽容地接纳我唯一一个异性,也算是圆了留宿女生宿舍的梦。不过凡是带去的衣物,现在仍有幽幽的猫尿味。

随着疫情逐渐消退,部队大门的管控也渐渐放松,想了一些小窍门,晚上和小伙伴混进(只有我)大院打篮球。

因为按规定仍然不允许聚集性运动,篮球场的灯光自然开不了,我们只能像初中那会在118摸黑打球。

很是中意新入的无人机,虽然航程和相机参数比不过主流机型,但是方便携带呀!以后也会多多用它捕捉不一样角度的画面。

2 Replies to “凌乱的疫情末生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