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凉席

上周把凉席拿了出来,清水简单擦拭后舒展在蚊帐中,这是一块藤条编织的凉席,不会像麻将席或是竹篾席那样夹肉,我喜欢它平整又略带质感的表面,在我裸睡的时候身上留下的纹路略带高级感。

昨天下班后回到自己的房间,猛然闻到一股少年时期熟悉的味道,是淡淡的香草味,我自以为那是我的体香,上学时期经常能在自己的被褥或是几天不换的贴身衣物上闻到。自从上班后,经常出入烟酒场所,身上只剩下手腕隔夜的香水味和鼻腔深处的腐臭味。很明显,有了凉席才有了香草味,它是纯洁的,是我每晚睡前与疲倦抗争、坚持浴后方能上床的斗争成果。当然蚊帐也是功不可没,它守护者这块只属于我的处女地,令别人只能带着无处安放的屁股离开我的房间。

昨晚洗完澡,我在房间门口反复进出了几次,发现只有从外面进入的那一瞬间香草味最浓烈,就赤身裸体地进行着反复进门的行为艺术(家里人都住楼上),心情无比愉悦。

2 Replies to “我的凉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