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从公司“逃跑”的澄清&本周回顾

  继上一篇《逃离》后,肯定不少人认为我在公司里和同事一直处于一种非常不愉快的状态。 非也非也。 随着在公司的时间增加,我和各个同事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密, 在我来办公室第一天跟我强调不许在办公室打游戏吃东西的办公室主任,现在也称兄道弟,见面挑眉毛了,并且还互相分享东西吃,他还给我们买过肯德基当夜宵。 上次对项目负责人的偏见却没有消除, 并且我发现越来越多的人都不喜欢参与到她的项目中, 不知道是因为我们都不喜欢搞财务,还是因为她在未经我们允许的情况下把我们拉去加班,或者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今天周四了,回顾一下,这周的工作还是很愉快的。 周一陪审计小组一天, 周二做了一些paper work,参加了两个会议。 周三接待宝山区副区长,秦区长一行人走马观花来工厂逛一圈,调研会上敷衍几句就了事了。 今天接待复旦党委书记朱之文,朱书记一行无论是阵容豪华程度、到场准时度,还是参观用心的程度都分分钟秒杀秦区长,同行的几位院长在参观工厂时提出了许多专业的问题,他们已经超越了专家的范畴,都是实打实的科学家。讨论会上朱书记第一句话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大致意思是:海洋是一盘大餐,中国如何分这盘大餐是目前最重要的问题。   这一周虽然每天晚上都要加班到12点,但是相比上一周,晚上熬夜加班要开心很多,加班准备的那些材料,都是在第二天或者在未来能预见的某一天能够用到的,我感觉到自己付出的劳动有所用,就觉得非常有成就感。相比被项目人拉去搞财务,莫名其妙地去做一些财务统计表和预测表,我都不知道这些材料要给谁看、做什么用,这种不明所以的感觉让我非常郁闷,也破坏了我对财务工作的好印象。 看来这段时间我是离不开这个“财务”阴影了,在公司我到哪都躲着那个项目人,生怕又被拉过去做“无用功”。 毛总晚上跟我说:资本是最高层的建筑,不管是卖采油树还是汽车方便面,最终都是在运作资本。这句话振聋发聩,有空我要好好学习一下经济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