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扫

  亲戚送的条纹POLO衫只拆过一次, 包装袋早已蒙上了厚厚的灰尘; 一时兴起买的骚气衬衫, 吊牌还未拆下; 那些年妈妈逼我穿的棉毛裤, 是为数最多的套装; 奶奶的给我的毛衣拆了又织, 领口总是束得老紧; 淘宝买的纯色T, 穿一个夏天会变成宽松的打底衫; 还有好些衣服静静躺在箱底, 他们本是成双对。   清扫, 让褪色的体恤再走复古风, 让破洞的牛仔裤重获新生, 让亲友送的礼物献身慈善, 让妈妈的棉毛衫变成抹布, 让奶奶的毛衣压着箱底, 让成双对的为爱殉情 , 让逝去的记忆变成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