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节吐槽

  老头在车上     老头不在车上   为了练车,我不惜牺牲自己的耳朵, 老头管不住自己的嘴, 一路上叨叨叨, 喝完酒是叨唻米发骚啦吸叨。 老头是老了, 10次有7次会把左右弄错。 老头看不得开慢车, 好像多等一个红灯,头上的立交桥就要砸下来一样。 他的安徽派御车术已经练得炉火纯青, 而且还想把我往那方面培养, 我一定会规规矩矩开车, 不走歪门邪道。   老头对崇明岛的神往已经无法理解。 上海市内:滴水湖、鲜花港、海湾森林公园 这些人少的地方他从来不去, 节假日非要想方设法绕各种路钻进那个长江隧道。     第一天去堵车, 吃了顿午饭, 去崇明落满灰的“新”房看看, 又从南门到东滩兜一圈, 在路边小河用网兜捞了N多米粒大小的鱼, 第二天基本是把第一天的录像回放了一遍, 就是车上多带了几个亲戚, 而且五洲大道比昨天还要堵, 在收费站口车流纹丝不动。 唯一新增的节目:跑到98大堤去捞小螃蟹, 结果带回家不知道怎么弄, 全部丢高桥的臭水沟里了。   这两天在崇明看到好多骑行的人, 甚至还有长跑的, 在北沿公路一带,环境特别好。 假期如此环岛绕一圈,肚子上减一圈, 回头多吃两个大闸蟹,多好! 老头对此视而不见,似乎那是穷人的运动。 他指着路上的小轿车, “中国人就是喜欢买轿车, 这种车开出来玩后备箱能装什么? 看我们的车多大,装那么多人。” ………… 老头观念也是过时了。 装一大车不乐意和自己出去玩的人, 一脚油门下去转速表像蜗牛一样有什么意思? 我宁愿开着小钢炮跑去滴水湖飚一圈, 亦或是骑着车从高桥跑去金杨拉面王吃碗面, 多开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