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大石油产地信息统计年表(石油天然气储量、开采量)

表一 已探明石油储量(百万桶)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2021 2022 2023 2024 印尼 4030.0 3591.0 3526.9 3471.7 3424.7 3383.4 3407.8 3434.9 3464.8 3497.3 3532.6 3570.4 伊拉克 141350.0 150114.1 150149.9 150178.2 149786.7 148649.9 150283.8 148948.0 150599.0 149736.4 148360.2 148470.2 科威特 104000.0 103410.0 102500.3 101560.2 100790.0 100087.7 99469.9 98434.3 97382.7 96509.3 95807.7 马来西亚 4000.0 4000.0 […]

全球主要产油、气国项目整理 Worldwide Major Upstream Projects (2015)

项目名称 区块 国家 油田 公司 占比 勘探完成 状态 日最高产量(油) (b/d) 日最高产量(气) (bcm) 类型 水深 Matindok Gas Development Asia Indonesia Donggi, Matindok, Maleoraja and Minahaki Pertamina 100.00% 2016 Development 1 Gas Jangkrik Complex Asia Indonesia Jangkrik, Jangkrik North East GDF Suez Energy International 33.75% 2017 Development 4.5 Gas Eni S.p.A 66.25% Madura Strait Asia Indonesia MDA-MBH […]

中国五大能源战略通道

一、中亚油气管道   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年产1000亿立方米,中国2010年全年天然气总消耗量700亿立方米,它一年的产量超过了中国一年的使用量。 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起于阿姆河右岸的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边境,经乌兹别克斯坦中部和哈萨克斯坦南部,从阿拉山口进入中国,连接国内的“西气东输二线”,途经新疆、湖北、浙江等省份,向东抵达上海,向南抵达广州,并最终到达香港。管道全长超过一万公里,其中土库曼斯坦境内长188公里,乌兹别克斯坦境内长530公里,哈萨克斯坦境内长1300公里,其余约8000公里位于中国境内,是世界上最长的天然气管道,设计年输气能力250亿立方米/每年,设计压力9.81兆帕,从该管道输入的天然气量曾一度占同期国内天然气进口量的50%以上。 中国政府在签署合作协议为土、乌、哈三国带来经济收益的同时,在管道沿线修建铁路和公路,一举带动周边城乡的发展,阶段性地打通了“一带一路”。 历史阶段: 2003年6月,时任中国国家主席的胡锦涛访问哈萨克斯坦时签署意向协议。 2006年4月3日,中国与土库曼斯坦签署了关于输气管道建设与长期天然气供应的框架协议。 2007年6月,土库曼斯坦总统古尔班古雷·别尔德穆罕默多夫在访问中国期间签署了加速该天然气管道项目建设的协议。 2007年7月,土库曼斯坦正式加入原有中哈石油管道。 2007年11月8日,哈萨克斯坦石油公司KazMunayGas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签署关于未来管道建设的原则性协议。 2007年8月30日,全长188公里的土库曼斯坦段开工建设。 2008年6月30日,乌兹别克斯坦段开工。 2008年7月9日,哈萨克斯坦段开工建设。 2009年7月,完成一期工程建设。 2009年12月12日,胡锦涛在访问哈萨克斯坦期间,该段宣布竣工。 2009年12月14日,管道全线通气仪式在土库曼斯坦阿姆河右岸巴哥德雷合同区第一天然气处理厂举行。 2011年12月15日,中亚天然气管道C线乌兹别克斯坦国段开工典礼在距乌历史名城布哈拉110公里的加兹里隆重举行。 2013年9月3日,中土关于土库曼向中国增供250亿方/年天然气购销协议和关于土库曼加尔金内什气田300亿立方米/年商品气EPC框架合同签署。 2013年9月9日-12日,中乌、中吉、中塔管道建设运营的政府间协议分别完成签署。 2014年6月15日,中亚天然气管道C线开始向国内通气。 2014年9月13日,塔吉克斯坦段(D线)开工。 2014年11月14日,中亚天然气管道累计输气突破1000亿方。      二、中俄油气管道(东、西双线)   仍然没有明确的说法,俄罗斯和伊朗谁是世界天然气第一大储量国,但它们的储量都远超其他国家。 俄罗斯不光天然气储量丰富,石油储量也在世界前十位,因此中国向俄罗斯购买天然气不但解决了东北地区天然气消费问题,也解决了一部分原油进口的问题。盛产煤矿的东北地区一度因为滥烧煤导致环境恶化,俄罗斯天然气的引进简直是中国政府调整能源消费结构政策的及时雨。 中俄东线原油管道是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石油管道的一条中国支线(安大线),起自俄远东原油管道斯科沃罗基诺分输站,穿越中俄边境,途径黑龙江和内蒙,止于大庆。管道俄罗斯段长72公里,中国境内段长927公里,设计年输油量1500万吨,最大年输油量3000万吨。 蓝色为西线(阿尔泰线),红色为东线(西伯利亚力量线)。 西伯利亚力量线全线管道长达4000公里,造价高达550亿美元。通过该管道,俄罗斯将每年向中国输送380亿立方米天然气。 而阿尔泰线较于西伯利亚力量线天然气供应量略低(300亿方),并且中国在西线已有中亚线满足需求,显然东线的吸引力比西线更大。 历史阶段: 1994年11月,中俄两国签署《中俄能源合作备忘录》,决定加强油气领域的全面合作; 1997年8月,中石油与俄气签署《关于在天然气工业领域合作的协议》,确定落实从俄罗斯经中国西部边境向中国东南部输送天然气管; 2001年9月,中俄签署《关于共同开展铺设中俄原油管道项目可行性研究总协议》; 2005年1月,中石油与俄油签署《中俄原油长期贸易合同》; 2009年6月,中俄两国签署《关于天然气领域合作的谅解备忘录》; 2011年1月,中俄东线原油管道正式投产运行,按照计划,俄罗斯将通过该管道从2011-2030年向中国供应原油1500万吨/年; 2013年3月,中国石油与俄气签署《中俄东线天然气合作备忘录》; 2013年6月,中石油与诺瓦泰克公司签署收购亚马尔LNG项目20%股份的框架协议; 2013年9月,中石油与俄气签署《中俄东线天然气购销框架协议》; 2014年5月,上海亚信峰会期间签署了《中俄东线天然气购销合同》,合同期为30年,双方商定,2018年起,俄罗斯开始通过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向中国供气,输气量逐年增加,最终达到380亿立方米,管线总长3968公里; 2014年9月,中俄东线俄罗斯段开工建设; 2015年6月,中俄东线中国段(漠河—大庆段)开工建设; 2015年10月29日,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在北京召开中俄原油管道漠河—大庆段(漠大线)工程竣工验收会议。   三、海上进口通道   尽管有中亚、中俄管道,但近80%的进口油气仍需经马六甲海峡通过海上通道运往国内。 中国LNG、原油储备项目如雨后春笋般在沿海港口城市拔地而起: 2014年6月,哈纳斯与福建省莆田市政府签订了另一份投资意向书,140亿的投资,在福建莆田打造一个具备年接收LNG能力900万吨的国家级战略储备基地。 2014年7月,哈纳斯液化天然气投资(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纳斯)与广东省珠海市万山海洋开发试验区管委会签订了投资意向书,宣布未来四年将在珠海投资245亿元,打造一个国家级的LNG战略储备基地。 2015年,舟山港穿山港区LNG接收站项目通过评审,一期工程由储罐工程、接收站工程、港口工程、厂前区工程等项目组成。该项目建设规模为年处理300万吨LNG(合42亿立方米天然气),吞吐量为711万吨LNG,包括建设一座26.6万立方米LNG运输船单泊位接卸码头和三座16万立方米混凝土全容罐及配套设施。 […]

中国已经掉进美国的石油圈套

 来源:BWCHINESE中文网 2009~2010年,美国页岩气和页岩油产量进入规模化效应。美国经济出现了石油和天然气开采爆炸性上升的局面。2008年以来,美国从欧佩克成员国的原油进口量减少了一半,造成了沙特、尼日利亚、阿尔及利亚等产油国,只能向亚洲地区大规模倾销石油的困局。 2009年开始,美国社会最热烈话题有两个(一)页岩革命(二)汽车燃油经济性标准。 2007年,美国石油日产量跌至510万桶;2008年,美国石油日产量跌至500万桶。但是,2009年开始,美国石油产量进入了爆炸性增长。到2012年,美国石油日产量达到634万桶;2014年,则是惊人的1127万桶。 不过,更疯狂的是,奥巴马2009年开始的美国汽车燃油经济性标准的大幅度提高。到2010年,美国燃油经济性标准上升到26.6英里/加仑;2011年,上升到29.3英里/加仑。2012~2016年将是35.5英里/加仑;2025年,美国疯了,要达到54.4英里/加仑。 也就是,2010年美国市场的汽车用1加仑汽油,可以跑26.6英里;到明年,要跑35.5英里;到2025年,必须跑54.4英里。 2007年,美国石油日消耗2068万桶;而2014年,美国石油日消耗下降到了1893万桶。 2007年,美国GDP为13.7万亿美元;2014年,美国GDP为17.4万亿美元。2007~2014年,美国GDP上升27%,美国石油日消耗反而是减少了175万桶。到2030年,美国石油消耗将下降40%。 请注意,石油的战争一直是白人游戏。美国和欧洲是一体的。 欧洲的汽车燃油经济性标准更加疯狂,2012~2015年,要达到43英里/加仑;2020年,将是60英里/加仑。 日本的目标,到2020年汽车制造商需将其燃油经济提高24.1%。 现在,美国汽车保有量2.5亿辆;欧洲汽车保有量3.2亿辆;日本汽车保有量7400万辆。全球汽车总保有量为12亿辆。2016年开始,美国、欧洲和日本的石油消耗将进入爆炸性下跌的永久性时代。 2009年开始,美国、欧洲和日本全力提高汽车燃油经济性标准,包括大量使用乙醇添加剂等大幅度降低石油消耗的政策,应该是一件好事情。 问题是,2009~2014年5月,美国石油产量高速度上升和美欧日大幅度提高汽车燃油经济性标准的大背景下,全球石油价格却被一种神秘力量维持在100美元的泡沫水平一带。 2011年,笔者指出—全球石油将进入长期的大暴跌了,因为,美国经济必须依赖长期接近于零的利率,直到美国的再工业化能够达到规模效益。而中国必须全部储备美元单一货币,绝对不能购买石油资产、欧元、日元、英镑、黄金等资产。 毋庸置疑,发达国家都进入了高债务、大退休潮和高医疗保险时代,全力推行长期通货紧缩式的经济发展方式,无可非议。而发达国家集体性合伙全力做空石油,只是为了确保经济能够长期处于通货紧缩式的发展空间。 问题还是,2009~2014年6月,美国石油产量高速度上升和美欧日大幅度提高汽车燃油经济性标准的大背景下。也就是,发达国家集体性合伙全力做空石油的大背景下,全球石油价格被什么神秘力量维持在100美元的泡沫水平一带呢? 那么,什么样的神秘力量能够在石油过剩的大背景下,维持住石油价格在100美元的超级泡沫价格呢? 2011年,美国、欧洲和日本合伙、集体性强力制裁伊朗。 2011年底,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的《美国国防授权法案》第1245条规定,任何国家通过与伊朗央行交易大量从伊朗购买石油,将会受到美国的金融制裁。 2012年1月~2012年5月,中国从伊朗石油进口减少了至少20%。2012年6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声明指出,美国将会根据国防授权法案对伊朗和相关国家施加新的制裁。中国、新加坡等一共二十个国家和地区已经大幅减少从伊朗进口原油,因此美国对这些国家将不予制裁。 如果,我们从经济学的视角看,美国、欧洲和日本合伙强力制裁伊朗的一幕。那纯粹就是闹剧。表面上,美国、欧洲和日本制裁伊朗石油出口,会造成石油市场供给的紧张。 但是,美国经济是陷入高债务、大退休潮和高医疗保险的结构性问题。所以,美国的货币政策只能是长期保持连续QE。 而美联储的QE手段,却是有一个致命的对手,这就是通货膨胀的威胁。如果,全球石油价格出现大幅度上涨,那么,美联储是全球第一个破产的央行。 这样,大家就明白了,为什么美国、欧洲和日本制裁伊朗石油出口的时候,石油价格还是维持在100美元的水平道理。 美国、欧洲和日本2011年开始的制裁伊朗一幕,只是在演戏。 接下来,日本开始演戏了。 2012年9月3日,日本政府与中国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土地所有者”就“购岛”事宜达成协议,并签订买卖合同。2012年9月7日,日本首相野田佳彦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示,日本政府对钓鱼岛进行“国有化”是“为了继续平稳安定地维持管理”。 于是,中国和日本在的钓鱼岛军事冲突一触即发。那为什么,一个老龄化和高债务的中等国家会突然疯了,开始军事挑衅强大的中国呢? 2012年,本人笔者指出—美联储必然会推出QE3。而QE3战略(一)诱骗中国央行加速外汇储备多元化投资;(二)全力做空黄金。 当时,中国市场全部认为美联储绝对不会推出QE3。并且,本人的美联储两点战略,都是胡说八道。结果,2012年9月,美联储如期推出QE3。而QE3推出后,黄金立刻从1790美元进入了长期大暴跌。 现在,我们看到一个清晰的大场景。2012年5月,中国刚刚大量减少进口了伊朗的石油;2012年9月3日,日本发动了钓鱼岛的军事挑衅;2012年9月14日,美联储推出QE3,美元指数大暴跌。 2010年,笔者指出—中国央行和中国经济学家们已经是美国经济教科书的优等生了。他们已经成为美国教科书控制的机器人了。 因为,教科书的理论是货币印刷越多,货币就会面临“通货膨胀和贬值”的危机。但是,这是为了给中国洗脑用的理论产品。 但事实上,2008年美国房地产泡沫破灭后,美联储印刷的货币大量进入了美国核心企业、美国债券市场和美国股市,美国核心企业和美国银行业因此获得了巨大的利润。这些利润大规模释放的时候,美国经济会迅速进入劳动生产率大幅度提高的时代。所以,美联储QE次数越多,美国经济大腾飞的时代就越猛烈、越长久。 现在,笔者指出的非常清楚—2015年美联储不会加息;2016年,美联储会推出QE4。QE4将是美国再工业化大腾飞的开始,也就是美元指数超级上升的时代来了。今天,这一点在中国市场还是天方夜谭的事情。可是,这是全球套利的基本常识。 2012年,在美国、日本和欧洲合伙演戏,制造爆炸性的视角冲击下,中国央行的头脑牢牢被美国、日本和欧洲控制了,成为了美国、日本和欧洲死心塌地的机器人了。 2012年底,中国外汇储备高达3.31万亿美元;2013年底,中国外汇储备高达3.82万亿美元;2014年6月;中国外汇储备高达3.99万亿美元。 2012年,成为了美国、日本和欧洲死心塌地机器人的中国央行,开始加速度投资石油、加速度投资“非美货币”了。 2013年6月,中俄签订史无前例的石油合同,俄方将在25年内向中国增供3.6亿吨原油(每年1440万吨),按照当时95美元的石油价格,合同总价值2700亿美元。 2014年5月,中俄签订创纪录的4000亿美元天然气合同。另外,2010~2014年,中国疯狂抢购了非洲、叙利亚、委内瑞拉、加拿大地区的大量石油。 现在,中国手上至少有1万亿美元的石油投资,购买石油的成本不低于90美元。 2014年5月,中俄签订巨额天然气合同的时候,石油市场神秘力量把石油价格维持在100美元。但是,过了两个月时间,2014年7月,石油市场神秘力量不再维持石油价格了。石油价格立刻爆炸性崩盘。 短短6个月时间,石油价格从100美元暴跌到50美元。一场美国、日本和欧洲合伙的精心大骗局,就这样简单的完成了。 2014年11月8日,日本安倍晋三参加中国举办的APEC会议。中日就处理和改善中日关系达成四点原则共识。钓鱼岛军事冲突,一夜之间变成了中日四点原则共识。 单从钓鱼岛一个问题看世界,我们得到的答案只能是毫无章法。 但是,我们把伊朗制裁、钓鱼岛、石油过剩、中国巨额外汇储备和发达国家大幅度提高汽车燃油效率发进同一个空间。那么,这个世界所有的答案都是清清楚楚的。 美国页岩革命和发达国家大幅度提高汽车燃油效率,必然导致全球经济进入石油过剩时代。如果,没有兵不厌诈的阴谋,那么,中国制造业和中国经济在进入全球石油过剩的时代,必然是大腾飞。 中国必然是世界数一数二的强大国家。所以,美国、欧洲和日本在非常清楚石油即将进入过剩时代的情况下,他们会怎么办呢? 所以,石油市场的神秘力量+伊朗制裁+钓鱼岛+美国连续QE+美国经济教科书=洗脑。这个世界,高等的文化控制才是最完美的血腥文明。 毋庸置疑,2009年开始美国核心层已经知道了石油过剩的时代来了。 2009年2月,美国奥巴马宣布美国军队将全部撤离伊拉克。伊拉克石油储备高达1400亿桶,按照100美元/桶计算,价值高达14万亿美元。 美国这个全球超级“流氓”帝国,突然之间变成全球最文明的人,为什么呢?14万亿美元的财富,这个全球超级“流氓”帝国一夜之间,却视而不见了,为什么呢? 所以,对比一下美国2008年和2009年的石油产量,以及发达国家2009年开始提高汽车燃油效率的政策,答案一目了然。 这是一个常识的世界。但是,中国央行和中国经济学家们却视而不见,拼命在100美元的时候,抢购再抢购石油,这是为什么呢? […]

Duang

    Duang~ 想不到曾经稳坐B站鬼畜全明星第一把交椅的成龙大哥又被拉出来恶搞了。 今天无意间突然发现我们董事长的邮箱地址:dhuang@XXX.com.cn,尼玛,按照what、where、who的发音规则,这不是念Duang么!哈哈哈 记得在海大的时候每晚睡前都会点开B站的鬼畜区,寝室里传出阵阵欢乐的笑声,我还记得葛炮的“我有姿势我自豪”,老中医的“祝各位身体健康”,德国boy的“啊啊下面弄个疤”,元首的“强奸俺妹,俺悲愤”,小黄的“大屁股裂了,尼玛死”等等   随着Duang一起火的,还有柴静的《穹顶之下》 刚开始看到微信朋友圈那么多人转发,我是拒绝的,因为我上班很忙,没空看视频。 后来上了网易新闻头条,就看看吧。 柴静最先引起了我身体的共鸣,肯定不是因为她的小身段。 在宝山工作了4个多月,真的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可能是因为不自觉得不敢大口吸气产生的习惯,也可能像视频中,肺泡已经被宝钢飘来的PM2.5攻占。当然我更希望是二手烟,至少出了办公室还可以大口呼吸。 之后,是对人类肆意破坏环境行为的震惊。 看到一座座被雾霾笼罩的城市、浓烟滚滚的烟囱、满大街的汽车……这些人类先进的“发明”,竟成了祸害人类的罪魁祸首。 Duang~我猛得好像明白了什么。 是否,人类的生活、社会的进步所离不开的这些能源,这些从地底深掘出来的煤矿、石油,正是地球生态圈留给人类的一副“毒药”? 是否,地球在形成的伊始,就预料到了人类的出现,也安排了人类的消失。 就让人类在物种进化的竞赛中突飞猛进,再自我毁灭。 多么浪漫,我们只是昙花一现。   可是,大部分网友太现实。 他们声称要抵制排污企业,但每天还是开着汽车上下班, 他们抓住柴静产女的小辫子,贬低她的人格,诋毁她的动机 他妈的人家做个视频怎么了,U can u up ,no can no bb 还是公司某位领导想得深,《穹顶》的录制可能不是个人的行为,而是党中央从底层民众舆论开展的一次环保思想建设。 你看,这不是“两会”要开了么,北京怕搞限行又被网友黑“两会蓝”,那就做个视频你们自觉点吧。 再想想,《穹顶》全篇主要在讲煤炭产业带来的污染,对石油行业只字不提, 推动能源结构调整是自然的,赶快把煤炭从头把交椅上踢下去。 煤炭又脏污染又大,大家赶紧别用煤炭了,赶紧用天然气。 早一天把天然气价格带上去,咱们南海气田就早一天投产。 并且在这个中石油、中石化嚷着合并,国内油价稳步上涨的节骨眼上,敢说石油不好么? 以上观点仅代表个人。   后记 2015.3.4 摘自《柴静背后的天然气并轨》——石油观察网 柴静和天然气调价 2013年以前,我国天然气价格门站价格由出厂价和管输费构成的成本加成方法定价,天然气出厂价经历了单一气价,“双轨制”,到政府指导定价的过程;天然气管输费经历了老线老价、新线新价的复杂局面。2011年在两广地区实行天然气价格试点,以上海作为基准点,天然气价格由成本加成向市场净回值定价转变,从2013年7月10日开始在全国推广。 2013年的价改参照2012年的可替代能源进口价格合理比价水平,考虑到当时天然气价格偏低,采取了台阶提价,区别存量气和增量气。政府指导门站价格,实行最高上限价格管理。页岩气、煤层气、煤制气出厂价格,以及液化天然气气源价格放开。 增量气门站价格按照广东、广西试点方案中的计价办法,一步调整到2012年下半年以来可替代能源价格85%的水平,并不再按用途进行分类。广东、广西增量气实际门站价格暂按试点方案执行。存量气门站价格适当提高。防止群众情绪反弹,居民用气价格不作调整。 2014年继续深化价格改革,进一步调整非居民用存量天然气价格,非居民用存量气最高门站价格每千立方米提高400元。居民用气门站价格不作调整,进一步落实放开进口液化天然气(LNG)气源价格和页岩气、煤层气、煤制气出厂价格。同时计划2015年增量气和存量气价格并轨。 通过两次调整,天然气价格明显上升。在2014年下半年国际油价持续走低情况下,天然气价格偏高问题凸显,市场出现清洁能源“逆替代”现象,市场对于天然气价格改革呼声高企。加之2014年天然气表观消费量1786亿立方米,增长5.6%,增速明显低于往年,处于较低水平,给大力发展天然气的愿景增添了几分阴影。 2015年2月2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出通知,决定自4月1日采暖基本结束后将存量气和增量气门站价格并轨,全面理顺非居民用气价格,同时试点放开直供用户用气价格,居民用气门站价格不作调整。 2014年下半年以来,燃料油和液化石油气等可替代能源价格随国际市场油价出现较大幅度下降,按照现行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天然气价格与可替代能源价格联动,将各省份增量气最高门站价格每立方米降低0.44元,存量气最高门站价格提高0.04元,实现价格并轨。 此次调价两大亮点,一个是价格调整改变调价即是涨价的规律,是破天荒之举也是市场行为的必然结果,正如《穹顶之下》中所述的“将市场的权利还给市场”。 另一大亮点是放开直供用户(化肥企业除外)用气门站价格,由供需双方协商确定。天然气价格改革的最终目标是完全放开气源价格,政府只监管具有自然垄断性质的,管道运输价格和配气价格。开放直供用户虽然只是试点,但是意义之大,对于推动天然气交易市场建设具有积极作用。至此“三连跳”告一段落。非居民天然气价格并轨,回归合理价格水平,居民价格将全面开启阶梯气价。 天然气:能源改革的先声 中国环境问题是天然气发展和改革的最大动力。 […]

2013世界能源统计年鉴笔记

    2012年能源市场:适应变化中的世界 在供应侧,最引人注目的仍是美国页岩油气革命。2012年,美国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增长均居全球首位,该年石油产量的增长也创下美国历史新高。 煤炭仍然是增长最快的化石燃料,其中,中国的煤炭消费量首次达到全球煤炭消费总量的一半——但煤炭也是相对于其历史平均值而言增幅最小的化石燃料。   石油部分 2012年,即期布伦特现货均价为每桶67美元,与2011年价位相比,每桶价格上涨0.4美元。 全球石油消费增长9%,即89万桶/日,低于历史平均水平。石油已连续第三年成为全球消费涨幅最小的化石燃料。 全球石油产量增长2%,即190万桶/日。 全球炼厂原油加工量增长6%,即48万桶/日,低于历史平均水平。 2012年的全球石油贸易量增长70万桶/日,增幅为3%。石油贸易量达到了5530万桶/日。 百分比 1992年 2002年 2012年 中东 63.7 56.1 48.4 中南美洲 7.6 7.6 19.7 北美洲 11.7 17.3 13.2 欧洲及欧亚大陆 7.5 8.3 8.4 非洲 11.7 17.3 13.2 亚太地区 3.6 3.1 2.5 石油探明储量分布   产量与消费量 天然气部分 全球天然气消费增长2%,低于2.7%的历史平均水平。 全球天然气产量增长9%。 百分比 1992年 2002年 2012年 中东 37.4 46.3 43.0 中南美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