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三车事故的处理纪实

  人生第一次碰到三车事故,事故处理过程之复杂是我始料未及的,究其本质无非是赔偿自己损失的,把车修好,仅此而已。把这一次处理过程记录下来,以备今后不时之需。   Part1 事故发生 8.28 8月28日,周五,上午8:00,张扬北路靠近外环立交处,我驾驶别克商务由南向北行驶。   说来也巧,我平时开的代步车当天约了4S店去贴膜,所以只能开别克商务去上班。 张扬北路北侧路段从外高桥集装箱堆场中穿插而过,大型集卡随处可见, 我穿过一个绿灯的路口,保持着一定车速, 只见一辆集卡从我的左侧面堆场驶出,我急忙向右打方向,但右侧也停放了一辆集卡, 但为时已晚,车身左侧与右侧同时剐蹭到了两辆集卡, Oh shit ,shit,shit! 当时情况如上图所示   Part2 现场处理 8.28 被两辆集卡左右夹击坐在车里感觉真的蛮恐怖的。   事故发生后,我立即迅速向左右后视镜中观察车身受损情况, 别克板金质量还不错,没看到两个大窟窿,不过已经能看出车身略微挤压变形了。 我迅速把车停靠在马路边,下车观察受损情况并示意集卡司机停靠。 我驾驶的别克商务左侧车身严重损坏(下图),右侧车身与停靠路边的集卡轮胎剐蹭也造成了损坏。 沉着冷静的我从来不为打翻的牛奶哭泣,更不会为发生的事故和卡车司机争吵。我无视愤怒的卡车司机的抱怨,按照常规步骤先拔打110报警,然后拨打太平洋保险电话报案, 这时候卡车司机叫来了公司的老板,但并没有什么卵用,交警很快骑着帅气的摩托车到达现场,同时停放的那辆卡车的司机也闻讯赶来,真是躺着也中枪。 警察叔叔先查三方的驾驶证和行驶证,然后录音询问当时情况,我用简练、精确、易懂的语言向警察叔叔交代了当时情况,大家都没啥异议。 这时候警察叔叔掏出了《机动车物损交通事故损害赔偿协议书》进行填写, 结果很明确,我是正常行驶,从堆场驶出撞向我的集卡负全责(事故甲方),我(事故乙方)和躺枪的集卡(事故丙方)无责任。 所以,所有的赔偿都由甲方或甲方的保险公司赔付。 警察叔叔把一式三份的《机动车物损交通事故损害赔偿协议书》给我们签名以后,一人留一份,然后告诉我们下一步要拿着这个《协议书》驾驶事故当事车辆去定损中心,就潇洒地骑着摩托车走了。   警察叔叔扬长而去之后,愤怒的甲方、淡定的我和无辜的丙方在原地讨论下一步的方案。 甲方当天正要拉货去外地,没空去定损中心。所以当时我就忍了,毕竟警察叔叔没有说必须当天去定损,约定周末再定时间去定损中心。   Part3 定损中心定损 8.29 车撞了当时处理地都挺顺利,想不到事后想要叫三方一起去定损中心比登天还难。   事发当天我给我的保险公司(太平洋保险)打电话进行了大量咨询,因为作为我的保险服务商有义务解答我的问题, 在电话中客服人员告知:我可以独自驾事故车辆前往定损中心,甲方、乙方不到场也可进行定损。 由于丙方在这次事故中没有什么损失也没有责任,所以我主动当了好人,没有去联系麻烦他。于是我就叫着甲方(毕竟是责任方)第二天一大早去龙东大道的定损中心进行定损。 结果到当时,妈了个逼的,现场太平洋保险的工作人员出尔反尔告诉我三方一定要到齐,保险公司才保我的损失。 于是我当场给丙方打电话,请他在这两天安排出时间和我们一起再到定损中心定损。 结果这小子开始含糊其辞,说什么活忙,公司不给他放假,他做不了主,全得听老板的。 当时我也很无奈,想想人家也是躺枪的,所以请他当天下午给我答复。 结果等了一下午,到了晚上一点声音都没有,甲方那边也开始闪烁其词,拿公司业务当挡箭牌。 妈了个巴子,老子客客气气地和你们商量还糊弄我,老子积蓄已久的怒气终于爆发了。 只能付诸法律手段对付这两个家伙了! 有警察的《协议书》在手,三方都有义务协商尽快进行定损,若协商无效,进行民事诉讼也是合情合理。 等到第二天,这两个家伙终于推翻老板的统治,能够抽出时间陪我走一趟,不过已经超出了短信告知的时间,自然拿不到误工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