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 the Hair Grow Vol.17

面对“小凤”那一刻,我退缩了。 我突然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不是稳定的婚姻,不是甜蜜的恋情,更不是乱搞男女关系…… 我只是想像一直以来的一样,没心没肺地活着,不用关心谁,不用在乎谁,饿了就吃,困了就睡。 你会想:真是一个毫无责任感的男人!   对,我被惯坏了。 从小以来,被冠上“离异家庭缺少关爱”的头衔, 身边的长辈对我关爱有加,生怕让我觉得自己是被抛弃的。 结果,得到无私关爱的我更加猖狂,理所当然地、不断地向家人索取, 我知道,处处为自己着想,才是保全自己的最好方法。   就这样,毫无责任感的锅就先扣在家人的头上。 不过,归根结底,缺少责任感的人还是我。 就像上图一样,一个大写的幼稚。   再来说说“小凤”(我擅自取的化名) 认识小凤,还是经过家里人的介绍,谢谢家人为我的“大事”这么操心, 在电话里,她的声音温柔又微弱,每次恨不得要把电话塞进脑袋里才能清楚地听到她讲话, 第一次匆忙的见面,是在下班后,她带我到一家很接地气的烧烤店,她家在海边,觉得上海的海鲜都有土腥气,看着我把海鲜吃完。 在之后的聊天中,渐渐了解到她勤俭持家的一面,在自己父母跟前扮演者和我截然不同的孝顺女儿的角色。 就像这一晚番茄鸡蛋面(保护当事人隐私不放照片了), 平凡而不平淡,虽不及辣肉面轰轰烈烈,拌开来一样红红火火,也不至于上火伤了身子。 青菜的寓意可千万别往颜色那方面去想,人家可是本分姑娘。  

由抓娃娃机说起

今天赶上2015年第九号台风“灿鸿”入境上海,和女朋友的约会只能在室内进行。 观看完电影后,在影院门口有两排抓娃娃机。女朋友一看兴致就来了,嚷着要去抓娃娃玩。 其实一开始我是拒绝的,想找一些“娃娃真丑一看就是山寨劣质货”、“人好多啊”、“根本抓不上来啊”等借口糊弄过去, 但是想想下雨又没别的地方可以去,只好佯装很感兴趣的样子陪着她玩。   从小我对游戏机就不感兴趣,对“推金币”、“抓娃娃机”这类概率型游戏尤其反感, 一是因为从小家庭经济情况不佳,零花钱少,花钱玩游戏不是我当时消费得起的; 二是因为从小我就对计算机了解一二,能够大致理解游戏机的工作原理,游戏机上的游戏全部能够通过计算机进行模拟,并且用金山游侠修改器可以玩得更high。   以前陪女朋友抓娃娃的时候,我总是会闹得很不开心, 女朋友买游戏币动辄花费100多块, 靠着所谓的“技巧”,在屡屡失手,并付出高于直接购买的成本后, 只换来几个淘宝上花个十几块钱就能买来的玩偶。 一块简单的集成电路板和几段简单的程序指令, 就能让我的女朋友深陷其中。 对于这种花钱被一个极其简单的机器人“愚弄”的行为我简直是要出离愤怒, 认为我们两个人的价值观和科学认识能力出现了巨大的断层。   但是就在今天, 继75块抓了3个娃娃后,虽然这个成绩是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达到的, 我对抓娃娃机的观点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1.屡败屡战最终成功获得的成就感,是淘宝上买不来的; 2.获得胜利果实后,在围观群众前的能够获得虚荣感; 3.在操纵机械臂过程中,简单的“控制——移动——抓取”反射弧满足了人的控制欲; 4.娃娃从机械臂滑落时,同女朋友产生失落感的共鸣,能够促进两人的感情; 总之,重点并不是娃娃,而是在同机器的互动过程中产生的附加体验。这样的体验甚至比娃娃本身更重要,屡战屡败后依旧有人空手而归,人们愿意为体验买单。 和我们看电影一样,抓娃娃也属于精神消费。

As the Hair Grow Vol.6

前两天莫名其妙开始咳嗽,连续两晚上在床狂咳不止, 今天下午开始又出现了发热的症状。 应该与中东呼吸综合征无关, 但是在这夏日前难得的清凉日子里感冒真的太扫我兴了。 这个天气正适合出去游玩呢!!!     蓄发两个月,终于尝到点甜头, 发型的确能够遮盖脸部轮廓的瑕疵,起到提升颜值的作用, 超超哥都夸我变帅了。        

As the Hair Grow Vol.5

    和土豪吃饭的时候, 土豪都喜欢在上菜前把红酒倒入一个小口大肚子的玻璃瓶里, “好酒要醒一醒”。 当时觉得好笑, 不就是红酒么,还要装在那么夸张的瓶子里臭显摆, 但在众多场合碰到许多爱“显摆”的土豪也就见怪不怪了, 虽然实质上我并没有发现醒完的酒有多好喝。   不过,这支酒在我醒完一个月后, 喝起来好像真的没有原来那么涩了呢!     隨著時間的演變去喝,是享受葡萄酒的最大樂趣。   这支酒刚入口是酸的, 含在嘴里是甜的, 咽下去嘴里是涩的, 醒一醒,入口即是甜的, 和梦龙一样甜。      

闹 I am single

  经历两个多月的拉锯战,小妮子终于肯放我走了。 就说这条短信,不知道她从什么时候养成的坏习惯,句子之间统统没有标点符号,不知道从何而起,止于何处。 什么“不想辜负爱我的人”、“也不想再纠缠拖延你了”,明明是老子早就不想和你在一起了好么,还要给自己找借口。 唯有“你一直想让我找别人的”这句话说得中听,这的确是我半年前就萌生的想法。   因为从半年前开始,我就发现她不是我真正的那个“她”, 虽说在一起4年多,感情向亲情在一步步转变,但是这4年来我们都过得越来越累,至少于我是这样。 约会像是例行公事,开房像是one night stand, 有时候和她一起吃饭,会特别再想叫个“电灯泡”一起吃才开心, 生日、圣诞、情人节没有富有寓意的礼物,只送红包, …………   其实昨天最后一次约会的过程是这样的: 退房; 在五角场闲逛; 她让我在朋友圈发我们的合照,我不愿意; 最后发了,她怕她母亲看到,我又删了; 午饭吃到一半,她问我能不能送她回家,我说嫌远; 她说她朋友正好在附近,吃完饭我正好不用送她回家了; 吃完饭我把她送到和朋友约定的路口; 她下车前问我“我真的去咯?”,我说“没事,去吧”; 下车后她从车窗外盯着我看,我没有回头; …… 回到家,倒头就睡, 我的身体和心一样凉,28度的天气,盖着厚厚的羽绒被居然睡得无比安详。   醒来后,才发现我们真的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想不到俗套剧情真的会发生在我身上, 现在她和谁在一起,是男是女,在哪里,在做什么,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我念想的是昨晚的风雨缠绵。   以前看过鸡汤说,只要熬过这一步的转变,情侣就能终成眷属。 鸡汤又说,凡是越不过这一道坎的人,无论谈多少个对象,永远都越不过这道坎。 我真的是好害怕呢! (在分手前一个月,她突然开始隔三差五给我分享“one 一个”上面的小鸡汤, 就像刚开始恋爱的时候,用各类鸡汤引导我对感情的认识, 好在现在我学会了正视自己的感情。)     今天,看到和周有关的物件,都会想起几年前印象中甜美的她, 然后琢磨着这个女人怎么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再然后发现自己也变了, 两个人都变了, 变成对方不喜欢的模样。    

近况

Part1 上交会 时间:2015/4/23~2015/4/25 地点:上海世博展览馆(原上海世博会世博主题馆) 一开始在公司听到“上交会”,还以为是某位领导获赠票请我们去听上海交响音乐会, 去了才知道,原来是“上流社会交际会”。 参展的三天中,董事长在公司展台平均每天都要接见数十位位社会“上流”人士,其中不乏国家部级领导,前任(包括现任)上海市委书记、市长、副市长,以及上海市各级部门领导…… (右边那个戴眼镜的帅哥是我基友,89年,月薪过万,目前单身)   这是我第一次以展商身份参加展会,主要负责开车接送公司同事,在展位前介绍产品,分发宣传册,还有领导时抢占高地拍照记录。 此次公司只展出了1:7的番禺水下采油树模型,以及1:1的SCM控制模块模型。 在展台前作了三天介绍,接触了各类各样的参观者,其中1%是同行,对我们公司的成就赞不绝口;9%了解大致原理,提出的技术细节方面问题我都无法正面进行回答;其余90%的参观者中,一半是投资商,开门见山就问公司年产值、融资计划、上市计划;一半是不明所以的参观者,会把水下采油树误认为是海底淤泥吸取装置、海洋平台、采油机器人……   展馆紧挨着世博源(原世博轴),我们工作餐都在那里解决。 行走在世博轴下,抬头便能望见是中国馆和梅赛德斯奔驰中心(原世博演艺中心),虽然如今商铺林立的世博轴已经完全没了当初世博会的样貌,但风景却与5年前无异,一样性感的靓妹,一样躁动的内心,不一样的是还有领导催着我们回去。 (我在公司连一件衬衫都没有,这件衣服被董事长吐槽好久) 虽然实际上没有和同事发生任何关系,但是我俨然一副满足的表情……   Part2 发票 工作前,开发票只为了刮奖。 工作后,方能正确认识到发票的可贵之处。 为了给新加坡专家布置宿舍,我向公司借款6000,买了包括床、沙发、洗衣机在内的一系列生活必须品,买的时候我倒是没忘记开发票。 可是前几天在同事的点拨下才突然发现发票都是个人抬头,公司没法报销! 接下来几周内,还要和客服周旋着重开发票。。。寄回的邮费还得自己承担。 简直不敢想。。。到时候一定有许多抬头改不回来,势必要交一笔不菲的学费。。。   Part3 工作   同事说: 每天都在为工作操心,接触到的人只限于公司一个圈子,想想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我说我挺喜欢这样的模式的,感觉每天和同事相处都很愉快。 当时讲这话的时候没动脑子,纯属因为和这位同事聊天的确很愉快。 现在想想,吃饭睡觉工作都在30亩不足的公司内,即便是下班后,随时也可能因为一个电话马上需要进入工作状态。 打开手机,最近通话全都是同事,打开朋友圈,近一半都是同事的新鲜事。 生活在公司的体制中,我的确越来越懒惰,不爱和外面的世界打交道。 (当然,和小伙伴们在一起还是很开心的!)   Part4 感情 ¥%……&*()—— 我和之前的女朋友又和好了。 每天不定时电话联系,有人能想到我,挺好。

近况

  上周360极速浏览器突然支持高分屏了,要不是网页分辨率有大变化我还真不知道他丫的流氓软件更新了。不过想在国内使用随时能同步设置的chrome内核浏览器,也只能选择360家的。 我这本1920X1080的屏幕分辨率不缩放浏览网页一下子感觉疏远了许多,所以这几天都没更新博客。   公司尽职调查的工作过去后,这两周轻松许多,我主要跟进世博参展模型制作的项目。 在模型厂家有幸见识到了3D打印机 最近电视上播出了上海松江区3D打印房屋的新闻,其实原理和水泥浇筑差不多。越是小巧复杂的结构,3D打印的技术难度越高,所以这次我们水下采油树的模型无法用3D打印机一次成型,只能打印出部分零件然后用手工组装。 3D打印的接头(上)和法兰(下),大约是一毛硬币的大小。   上周五去机场接我最亲爱的领导:超哥,虽然在虹桥机场接人无数,但是一个人开车去接机还是第一次。现在想起来比自己第一次做飞机还要兴奋呢。 周日和女朋友去崇明接小狗。小狗叫豆豆,才八个月大,他家主人经常不在家,所以就转让给她养了。正巧我女朋友小名也叫豆豆。在离开老主人家之前,女主人强忍着泪水给我们交代了豆豆该吃什么药、什么补品,狗粮里怎么掺蔬菜吃,喜欢什么玩具,边说还边把小狗原来的用品交给我们,待我们离开的时候足足拎了4马夹袋的狗粮、玩具和衣服还有一个狗窝和一个旅行箱。。。 豆豆其实是男孩   刚接到1个多小时,就和我玩上了。这个角度看上去特别像北极熊,熊样!      

今天非常满足!

  周五终于可以回家了! 下班收拾好东西,同小伙伴们道别以后,骑上我心爱的美利达赶到罗店坐班车回高桥。宝山工业区里的空气真的是不干净,自行车在车棚放了一个礼拜,看上去就像停了一年半载没人骑过一样。 坐班车回高桥路上,女朋友说她在外滩游艇会办会展,一边看着社会名流们吃三文鱼鲍鱼刺身一边吃小盒饭,心里非常郁闷。(这是她在大学期间找的第二份实习,在一家叫睿珂的珠宝店,经常会到市里办会展)于是我就打电话给铮哥,借来路虎,开车去接女朋友下班吃大餐,顺便正好把刚办好的信用卡全币卡给她,作为两天后她台湾行的一点赞助资金。 其实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开车去市里,也没什么紧张的。相比办公室里和那么多领导一起工作,一个人在车里觉得特别欢快轻松,我一路上都在唱着小曲。 晚上回来的时候,我第一次给车加油,正好晚上加油站还没人,加油还是自助的。我手里拿着二维码的小票在加油机上找了半天才找到扫描的地方,扫完二维码,提示把油枪插入油箱,较劲了脑汁才把油箱盖打开。加油的时候我还特地用手摸了下墙壁,生怕像新闻里那样因为静电引火上身。前前后后花了将近20分钟我才从加油站里出来。   今天我的会议简报被公司发出来了 写完以后我都佩服我自己,照片是我拍的,文字是我写的。这样的水平应该可以去新闻行业工作吧!说来大四快要毕业那段时间,浦东新区宣传部还叫我去面试呢! 和我一起写的还有一个小伙伴,他负责写接待复旦大学党委书记一行的简报,一接到任务他就跟我道苦连篇,我告诉他,打开各大新闻网站,就参考今天习近平总书记接待奥委会主席的格式写就行了,我真是机智。    

2015元旦假期

  新年快乐! 假期快要结束,才有空写日志。   2014年的最后一天我险些淹没在A4纸中,中信尽职调查的工作组甩给我们一张需要提供的材料清单就坐飞机回北京过年了,苦逼的我们在2014年的最后一天疯狂打印复印材料。 当晚回到酒店早已精疲力尽,哪有心思去玩跨年。   2014年的最后一顿晚餐吃的是达美乐的外卖= = 和女朋友坐在电视前看元旦晚会吃披萨也很幸福呢! 第二天看到外滩踩踏的新闻,更加庆幸没有出去跨年了。   元旦第二天,和老头、妹妹驱车赶往合肥,与多年未见的子宜弟弟团聚。 这次团员家庭成员基本都到齐了,大家都很开心。 姐夫在三天假期里两天都陪着我们,辛苦辛苦!   3号下午回到公司,一下子离开大家庭还真有些不适应呢。   高冷的喷泉,是游泳池落寞后的绝唱。

福无双至

    第三个礼拜接近尾声, 事情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 周五下午段哥来找我谈话, 终于调离了枯燥的计划部, 下周一开始在他手下当助理。   周五下了一天雨, 嫌不方便问别人借雨伞, 这个周末就不回家了。 回到宿舍和室友进行了一次长时间的唠嗑, 在寝室关系上取得突破性进展。   女朋友这周在河南玩, 一路微信联系, 我的心也在路上。   收到老妈短信, 说她和姥姥在日本玩, 问我要买什么东西。 我让她帮我看看电脑, 电脑好像主频都不高,节能为主, 联想的那个yoga我比较中意。   前两天捣鼓了一下我的iphone5, 你们换6, 我换5都激动的要死。 下了一个锐中心, 可以改微信提示音, 运行任何程序都可以在前台聊微信, 不用切来切去了, 一个auxo2, 手势操作, 从此home键已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