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出游(内有妈妈1.0和2.0)

这庆假期从一个悲伤地故事开始。 放假前一天和秋秋、俊兆相约日料,顺便看看大英博物馆在上海的百物展。为了避免排队,在假期的第一天,我们8点就出了门 结果秋秋刚出门就被领导叫回去值班 幸好我刚到地铁站,还没有坐上地铁▽   于是加入了家庭旅行,目的地安吉竹海 我随身带了本考研政治教材,路上一直在翻 有这么一个哥哥做榜样,倒霉的安曼一路上也被爸妈逼着看书 学海无涯,还是看看风景吧▽   老爹依然将自驾游的宗旨贯彻得淋漓尽致,三个字:在路上 我们陪着他享受驾驶的乐趣,一边把一天的时间都消磨在了车上▽     大约傍晚,我们才到达目的地,下榻在景区门口的旅舍里 晚餐用毕野鸡、野蛙后,我们在沿路散步 山上的溪水在路边蜿蜒着,老爹和妹妹自然按耐不住▽     休息一晚后,第二天我们进入了“中国大竹海” 你一定没有听说过这个景区,因为是老爹在百度上搜到的:) 景区并不大,人却不少▽ 这张图能看出来妹妹有多胖了▽     从景区回来以后,我们驱车赶往宣城 这是一个几乎每逢节假日老爹必去的地方 好在这座城市给我的印象一直不错,有宽阔的街道、好吃的锅巴、春节还有各种徽式糕点 我们在宣城的扬子鳄公园逛了一圈,圈养的鳄鱼比猪还懒 父女在景观湖边洗手▽     中秋节前一天我们回的上海, 中秋节我在妈妈1.0家里吃饭,教她第一次用美团外卖 热情的妈妈不按套路点外卖,从好几个店里分别点了我爱吃的菜,为了节省派送费,都帮她删掉了 第一次看妈妈做瑜伽▽     假期第六天,全家出动去崇明参加我干爹女儿佳楠妹妹的婚礼 上车就要吃▽   因为佳楠妹妹的未婚夫我之前也不认识,再加之近几年疏于往来,自从新疆之行回来后,我和佳楠的关系就越来越疏远了 反而每次到崇明动能见到干爹,酒桌上也不止一次流露出些许惋惜 总之祝他们幸福,干爹也越来越精神 在去崇明的路上经停老爹同事家里,还顺了一只大白鹅▽     婚礼我和彦秋爸妈坐一桌,见到了很多老熟人,许多存于记忆力的老面孔刷新成了新面孔,大家都老了 我好像还抽了一根喜烟!(我的第一次啊) 回家路上不出意料地赶上了假期结束返沪的车流 大白鹅急的直探脑袋▽       最后鸣谢闲鱼出我GR2的“寿司”小哥,以上原图直出,我很喜欢。

再游宣城

  说是再“游”宣城其实不尽准确, 毕竟老爹老家在宣城,这一趟趟往宣城跑,实则是在陪他回老家。 继上一次在春节假期回宣城一个月刚出头,老爹又带着一家老少,还有昆山派的兄弟朋友,一同前往他曾经生活过的丫山乡踏青。   宣城应该是离上海最近的安徽省地级市,从上海东北角驱车三小时即可到达,从上海市松江区出发沿申嘉湖高速仅仅需要两小时不到便能到达。   宣城市自西汉设郡以来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市辖区宣州为多朝府治所在地。宣城从唐代享盛誉,到明清不衰,是江南地区的人文文化中心之一,宣纸因在此集散而得名,为中国文房四宝之乡。 在宣城见到几位父亲的朋友,包括朋友的孩子,言谈举止中还真带有文人墨客的风范, 当地的方言,虽然和标准普通话相差甚远,但讲出来却是一副指点江山的派头。 安徽的普通话其实已经深入绝大多数中国人内心,和权威挂上了钩。 胡锦涛总书记:宣城市绩溪县人 李克强总理:滁州市定远县人 吴邦国:合肥市肥东县人 汪洋副总理:安徽宿州人   宣城市菜是最合我口味的菜系。 味厚不重,稍咸带辣, 冬天喝杀猪汤,吃羊杂锅、羊肉锅,大米或小米锅巴泡汤一起喝,味道极鲜; 夏天食时令蔬菜,野水芹、野芦蒿就着臭干丝,加少许干辣椒用菜油清炒; 春天采刚摘下的香椿头,与蛋液搅拌后清炒,味道极香。 炒螺肉,典型的宣城菜。 宣城的锅仔、烧鸡、炒菜中经常能看到整瓣的大蒜,烹制后的大蒜口感发面,冲人的蒜臭味被糯香取代。   另一样好吃的,与蒸红薯制法相同, 此物乃葛根,葛粉就是由它磨碎制成,蒸熟后趁热食用,有一股淡淡的中药清香。

宣城……丫山

  40年后重归故乡,仿佛就是安排好的,河边杀鱼的老太太一眼就认出了我的父亲。   想不到此次被老头子硬拉来宣城,本该不属于我的“乡愁”竟然会被一位陌生的老太太触碰。这一趟远离城市、深入山区的旅行也因此有了一丝“回家”的意味。   丫山(A mountain where two streams run down into one stream) 丫山位于安徽省芜湖市南陵县, 由花海石林景区、天坑园区、南山寺、龙山四个景区组成。景区属典型的喀斯特地貌,是华东地区规模最大的喀斯特地貌景观。区内石林,溶洞,瀑布,峡谷,天坑,暗河,山顶湖景观融为一体。丫山风景区面积25平方公里。是安徽“两山一湖”旅游经济圈的重要景点之一。1987年,丫山被批准为安徽省第一批省级风景名胜区,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丫山地质公园是国土资源部于2011年批准的第六批国家地质公园。 我父亲从6岁起一直到12岁都跟着父亲在丫山生活,我的爷爷在县城里善乐好施,所以如今老一辈听到安家的名字还是如雷贯耳。 从宣城驱车一个半小时到达丫山县城,县城不大,沿着国道一字排开,都是新盖的房子。   县城中心有一座老汽车站,断壁残垣伫立在小洋房中间格外醒目,“丫山汽车站”乃是我爷爷所题。   我奶奶也曾在车站里作过售票员,40年前这个售票窗口里坐的美女就是我奶奶呢!   安曼今天一身打扮像极了县城里的小丫头   原先的县卫生院,老头子说他以前经常在这看病,如今也是废弃已久。   卫生院边上的烈士纪念碑,顶上的老松树六年前我来第一次来的时候就死了。   丫山人民公社的先辈战士们。   老丫山县城的道路   老头子的小学,准确说是原址上再建的小学   老学校房子墙外的八字真言。   学校边上的小河。河水清澈不再,老人洗衣依旧。   老太太听着老爸讲过去的事,时不时地回过头来。   “你个是那个安南啊?”这下把我们乐的,看来小时候没少让大人费心。   学校后面上山的路   半山腰眺望丫山县城   小学里的孩子乒乓球打得不亦乐乎,虽然乒乓球已经瘪了   校务公开栏   真的很公开,好心人可以提供一些帮助,上面有联系电话。   宣城一带比较有特色的饭店——弋江三老太羊肉馆 […]

niku!

  昨晚在办公室碰到超哥一行前往饭店加餐, 毫不犹豫地应邀蹭饭! 沾了些油水,不过还是没有大肉吃。。。 前两天单位的伙食真的差, 荤菜只有莴笋烧鸭块, 鸭块还是塑封包装腌过的那种, 同事都嫌口味重, 还好安徽人在哪里都能生根发芽, 还能从他们盘子里挑几块好肉吃。 你看最近把我瘦的, 小肚子都没了!   翻翻手机,上周末在很高兴遇见你吃的肉啊!   还有在定西路宣化路路口有一个新约士三明治, 红薯芝士帕尼尼啊啊啊啊!       今天下班结束,空着肚子打比赛。 公司篮球比赛第一场:我们能源公司对阵忘记什么部门- – 我们这边矮个阵容居然领跑全场, 40十分钟轻松拿下胜利! 吃完饭果断骑车去月浦镇买了点肯德基犒劳自己。 手机像素不行了= =谁便宜转手一部5s给我

在宣城

  今天老头对我的态度简直毕恭毕敬, 莫非老头看到我写的文章? 还是因为方向盘在我手里,他怕我撞树上?     今天上午八点左右从家里出发, 一路向西,到达合肥, 在姑姑家蹭完午饭(忘记自拍了!),再南下到达宣城。 途中,常州——南京,合肥——宣城段都是我开的, 这200公里,汽车在我的手下平稳行驶, 但是老头子手贱把ETC的卡拔出来,不能用了= =   待我在宣城宾馆前完美停车后, 受到了早已在停车场等候多时的徐伯伯的热烈欢迎, 并且对学车第六天就上高速的我说:这不是胡扯么? 原来老头子在比他还老顽固的朋友面前还是会给我打圆场的, 他说:现在车多好开,哪像你刚学车那会。   到了宣城,一定要喝宣丰吃土菜,   X肉锅仔     不知道什么杆子,长水里的   很薄很脆的锅巴   其实今天最让我惊讶的, 是宣城宾馆。 有能用的电脑,还带低音炮音响, 矿泉水不免费,但是有直饮水龙头, 洗漱盒里居然还有小袋装的洗衣粉, 想不到在这三线小城市的宾馆能住的如此安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