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前几天去亲妈家住了几天, 老头子新装修的大宅子还没办宽带, 美其名曰陪伴亲人,不如说是过去蹭网的。 在老妈家有幸见到正在交往的男朋友, 连续三晚都在一起用餐, 不谈知根知底地了解, 但从言行举止中能看出他是一个踏实的男人。 也是刷新了我对上海男人个性认知的底线。     他很无趣, 一辈子在公安系统工作, 让他在生活中和工作中一样古板。 在家里一副民警式的微笑, 除了洗碗做饭看新闻,没有别的兴趣。 也只有这样没有“个性”的人, 才能服侍好老妈。     回到家,好久没有见到的安曼, 顿时觉得她可爱了。 长久以来被我冠上的“熊孩子”的帽子居然不见了。 相比于那个叔叔,安曼的“忘形”正是我喜欢的。 想吃就吃,想玩就玩,想睡就睡,没有一点掩饰。 有些人从小就被过分管教了, 在棍棒下把自然而生的欲望全部压了回去, 日积月累,就成了“变态”。 我印象里好像没有人说我可爱,却有许多人说我乖。 现在看来,用乖字来形容我是多么刺耳, 字面上是褒义,事实却是胆小与怯懦。 幸好,通过恋爱,我找回了一部分真实的自己。 我开始不那么在意别人的看法, 直面自己的欲望,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这样的“忘形”不正是一个人最可爱的地方么? 正如许多人喝完酒觉得快乐一样, 有的人只有在酒精的刺激下才会进入“忘形”的状态。   安曼凭借着她与生俱来的倔脾气, 依然保持着自己鲜明的个性。 保佑她永远不要被老一辈的思想左右, 不要做一个诚惶诚恐、小心翼翼、患得患失的小心眼女人。 自由地去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