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节吐槽

  老头在车上     老头不在车上   为了练车,我不惜牺牲自己的耳朵, 老头管不住自己的嘴, 一路上叨叨叨, 喝完酒是叨唻米发骚啦吸叨。 老头是老了, 10次有7次会把左右弄错。 老头看不得开慢车, 好像多等一个红灯,头上的立交桥就要砸下来一样。 他的安徽派御车术已经练得炉火纯青, 而且还想把我往那方面培养, 我一定会规规矩矩开车, 不走歪门邪道。   老头对崇明岛的神往已经无法理解。 上海市内:滴水湖、鲜花港、海湾森林公园 这些人少的地方他从来不去, 节假日非要想方设法绕各种路钻进那个长江隧道。     第一天去堵车, 吃了顿午饭, 去崇明落满灰的“新”房看看, 又从南门到东滩兜一圈, 在路边小河用网兜捞了N多米粒大小的鱼, 第二天基本是把第一天的录像回放了一遍, 就是车上多带了几个亲戚, 而且五洲大道比昨天还要堵, 在收费站口车流纹丝不动。 唯一新增的节目:跑到98大堤去捞小螃蟹, 结果带回家不知道怎么弄, 全部丢高桥的臭水沟里了。   这两天在崇明看到好多骑行的人, 甚至还有长跑的, 在北沿公路一带,环境特别好。 假期如此环岛绕一圈,肚子上减一圈, 回头多吃两个大闸蟹,多好! 老头对此视而不见,似乎那是穷人的运动。 他指着路上的小轿车, “中国人就是喜欢买轿车, 这种车开出来玩后备箱能装什么? 看我们的车多大,装那么多人。” ………… 老头观念也是过时了。 装一大车不乐意和自己出去玩的人, 一脚油门下去转速表像蜗牛一样有什么意思? 我宁愿开着小钢炮跑去滴水湖飚一圈, 亦或是骑着车从高桥跑去金杨拉面王吃碗面, 多开心。 […]

大量幼齿照片袭来

  我谨代表时代最强音,00后发言: 陈伯伯的农庄真无聊。 开车进来,唯一可玩的就是一张麻将台。 没有足球篮球台球羽毛球乒乓球, 没有PS4互联网卡拉OK, 活生生一个老年活动中心。   唯有爱垂钓的陆叔叔玩得不亦乐乎。 于是我就带着孩子们在百无聊赖中找乐子,         下面几张我已喝多。 陈伯伯真的会灌酒,不喜欢他。       这两张摄于横沙岛 女版洪金宝。   喝多了连撒尿都要自拍。

横沙醉望月

  原先铮哥安排的中秋家庭组团之旅不幸泡汤, 之后微信上的118老友群传来佳音,今晚要聚会! 时隔十几载的小伙伴再次相逢,自然是不亦乐乎,我举双手赞成。 可惜老头子不同意,他坚持要用他新买的商务“囚车”把我们一家押赴荒无人烟的横沙岛上 这一行“囚犯”,除了年纪最小的安曼积极配合押运工作,其余都是心神涣散。 众人心不齐,押运工作也不顺利。 在收费口上就跟小轿车发生了擦碰, 幸好公务用车质量过关,只有小小的磨损。 总花费1小时才解决此事。 到达横沙岛后,寻岛内唯一度假村入住。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当地的蚊虫热烈地为我们举行了吻礼。 下午在1000大洋没宽带的套房里睡了一觉, 岛上空气的确好,我这一周未愈的咽炎自己就消了。 起床准备烧烤。 叔叔阿姨轮番上阵, 有鸡翅、里脊肉、骨肉相连、羊肉、牛排、螺蛳肉、韭菜、豇豆,以及面包零食等 不同的肉风味各不相同,但肉质却惊人地相似。 遂拿去喂狗,举杯畅饮。   每逢乌云遮月之时, 老头子连声感叹:革命又进入了低谷, 盖早期影视作品常以乌云遮月暗喻革命先辈遭到陷害,革命因此陷入低谷。 众人放情大笑,又是“一波”。   今日恰逢“陆虎”生日, 可惜岛上唯一的白酒:劲酒,在岛上唯一的超市只剩唯一两瓶。 最后大家把这两瓶劲酒的功效发挥到了极限, 酒尽夜宵时,却发现馄饨店的老板正和表妹喝着茅台! 众人无不羡慕岛上百姓小日子过得享受。   ——中秋之夜于刚更新好的WordPress4.0 手机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