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准备离职了

人们见我总会问三个问题:有女朋友了吗?买房没?干啥工作? 我总能轻易地辩驳单身的好处,感激家庭对我这个“啃老族”格外的宽容,但每当谈及自己的工作、未来的职业规划,我难以启齿。 这是一个很难面对的现实:我并不热爱这份工作,或者更准确些,我从心底里不喜欢石油行业。 2014年我从上海海洋大学毕业,主修比“石油”还要冷门的“海洋技术”专业,招聘网站上挂了半年的简历无人问津,原来毕业真的意味着失业。 毕业后的第三个月,我经过家里的关系,来到了美钻,有了人生中第一份工作。第一个月实习工资到手时的兴奋,我记忆犹新(虽然不到二周就花完了)。我知道自己所学的专业根本不是谋生的技能,在计划部实习期间,我从基础的来料加工单做起,和每一个初入职场的新人一样,憧憬着未来能在公司有一番大作为。 很快,我有机会接触到一些公司的重要工作,岗位也从计划部调至了总经理办公室。站在更高的平台上,我有幸接触到更高级的工作,从这开始,我的工作逐渐向行政靠拢,参加一些展会,给领导起草文件和PPT,签订采购合同,维护公司的软硬件设施,公司哪里需要,就有我的身影。 现在,我已经厌倦了这些工作,决定要离开。 更加坚定我信念的是脑海中越来越清晰的未来画面:路上跑的电动车,企业之间有了统一的通信协议,重复劳动全部由机器人代工,大数据秒出汇报材料……这些证据无一引向同一个答案:我注定会失业。 伟大的人创造了时代,一般伟大的人走在时代的前面,普通人走在时代的中间,跟在时代后面的,是不伟也不大的人。而我,只想做一个普通人而已。 2017年,伟大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所有的现行民事法律、规范都需要修订完善、系统整合,这是新的开始。 2017年,是国家司法考试的最后一年,司考制度将调整为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制度,法律行业将会更加规范。 2017年,“一切只是刚刚开始”,别的我不信,只爱听一句:为中国真正的依法治国而奋斗。 正在备考非法本法律硕士考试的我,憧憬着未来凭借自己的法律知识谋生,能够为大家做点什么的同时,不要被AI砸了饭碗。

无聊写点,今天一件小事

今天我忍了部门一个95年男孩子,很生气,很痛心,也为他感到很惋惜。 工作圈子小,基本都知道是谁,同事间一般叫他小周,今天上半年刚入公司,跟公司后来的一批员工一样,都和公司领导或多或少有些关系。大专毕业,影视动画专业,安排在行政部由我安排日常工作。我先承认在接手他之后,我也没有进行过系统的培训,但是日常我经手的工作都尽量会把来龙去脉跟他讲清楚,希望他能明白关键点,发挥主观能动性帮我做些事。 事实证明我太高估自己了,基本很少有人能和我在工作上配合的很好(除了超哥以外)。头几个月,小周在公司除了熟练掌握贴发票和寄快递的技能以外,一无所获。后来公司装修办公楼,整个过程他都在,居然一点忙都帮不上。再之后,我逐渐把一些合同会签、合同归档的工作交给他,公司所有的采购、销售合同都从他那里经手,每次合同经过6个领导审批盖章之后,他还会拿着合同来问我合同期限、质保金是多少。我真的很好奇,到底是多愚钝的人能够在经办之后,还能对合同文本一无所知的? 所谓的主观能动性,在小周的身上,都用来发挥在偷懒上,一丝不苟去做就达到完美的存档登记工作,硬生生地做成漏洞百出的表格。今天配合年底审计,让他调出本年度前十采购和销售合同,他不假思索地问我是哪几个?然后财务部的小姑娘很具体地告诉他是哪4个(项目少,一共才4个),结果没过一会又跑来问我同样的问题!我当时TM很耐心地让他在电脑上打开统计表,想一个个指给他看,想不到,居然,把市场销售的合同能统计进行政采购……早已发货收款的合同,更新的信息居然是未收款……我当时又忍了,毕竟平时没认真督办下属工作,也属于我的失职。我依然保持耐心让他赶紧改正过来,然后把审计要求的四个合同发过来。 没过一会,收到邮件,标题依然是回复最近一次我给他发的毫无相关的邮件标题,内容为空,打开附件,两个合同是错的。 我感觉三观都要崩塌了。 我当时迫切的感受到人工智能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必须尽快让人工智能替代工作极其不稳定的低级劳动者。 我就问他,合同都是你经办,都是你存档的,难道你的工作只是拿着一堆纸找领导签字然后随意登记一下扫描存档吗?他说:你有没告诉我要看合同内容,这些工作我做不好,还是你来做吧。我强忍着愤怒,毕竟有领导的关系,从工作角度我当然能做的更好,那好,我就欣然接受了。 这都没什么。 但是当他用U盘把之前所有合同文本都拷贝给我的时候,我打开他的工作U盘,吓了一跳,还以为不小心打开了回收站,里面文件毫无分类,居然比我的回收站还乱,比我见过他工位最乱的时候还乱。 我真的接近崩溃的边缘,我身为堂堂处女座,居然有如此邋遢的下属,我只能把合同全部翻出来,从头到尾仔细理了一遍,把乱七八糟的统计表用格式刷重新粉刷,把忽左忽右的对齐方式全部统一。 说出来舒服多了,大概小周在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心里也很舒畅吧。毕竟我一直压迫着他从事着无法胜任的工作,此事之后,于他于我,都是解脱。 希望小周在10年内有所进步,20年内不要被人工智能淘汰。  

As the Hair Grow Vol.7

上周在大众点评上发现高桥有一家四星的美发店, 团购洗剪吹¥25,走起, 洗头小妹热情甜美,爱聊天,没老家口音, 发型师朝气蓬勃,普遍留着短发, 有小点心、柠檬水、大麦茶,店里不放中文歌, 感觉还不错,头脑一热办了张卡,小伙伴们在高桥剪头喊我哦。   今天下班前和铮铮越战篮球,本来想着可以好好虐虐这个大胖子的, 见面发现这个死胖子居然瘦下来了! 于是剧情完全没按着剧本发展, 先是被惨虐,第一节我得4分,第二节0分2失误, 最后居然因为穿着汗湿的衣服在场下着凉闹肚子= =! 身子骨真是不禁折腾了。   球场失利,职场上的不得意更是重挫我的自信心, 添置一辆新车、剪一个帅帅的刘海都无法填补自信心的缺失。 事情是这样的, 原本进公司,是拖家里的关系, 进了核心职能部门, 但因为不熟悉业务, 走马观花地参与了许多项工作,在其中扮演着可有可无的角色, 一边看着同事忙得不可开交,一边只能做做整理材料的杂事。 每天上午我赶着把手头的杂事尽快处理完, 一过3点眼皮就像灌了铅一样,想要提高一下业务能力却力不从心。 日复一日, 我感觉自己像在混日子, 并且也没在混日子的圈子里混出名堂。 某个周末喝多半夜醒来拍得鬼一只   好在我是一个乐观的人, 并且从来不给自己提过高的要求, 把手头的事情做完美就好了。

近况

Part1 上交会 时间:2015/4/23~2015/4/25 地点:上海世博展览馆(原上海世博会世博主题馆) 一开始在公司听到“上交会”,还以为是某位领导获赠票请我们去听上海交响音乐会, 去了才知道,原来是“上流社会交际会”。 参展的三天中,董事长在公司展台平均每天都要接见数十位位社会“上流”人士,其中不乏国家部级领导,前任(包括现任)上海市委书记、市长、副市长,以及上海市各级部门领导…… (右边那个戴眼镜的帅哥是我基友,89年,月薪过万,目前单身)   这是我第一次以展商身份参加展会,主要负责开车接送公司同事,在展位前介绍产品,分发宣传册,还有领导时抢占高地拍照记录。 此次公司只展出了1:7的番禺水下采油树模型,以及1:1的SCM控制模块模型。 在展台前作了三天介绍,接触了各类各样的参观者,其中1%是同行,对我们公司的成就赞不绝口;9%了解大致原理,提出的技术细节方面问题我都无法正面进行回答;其余90%的参观者中,一半是投资商,开门见山就问公司年产值、融资计划、上市计划;一半是不明所以的参观者,会把水下采油树误认为是海底淤泥吸取装置、海洋平台、采油机器人……   展馆紧挨着世博源(原世博轴),我们工作餐都在那里解决。 行走在世博轴下,抬头便能望见是中国馆和梅赛德斯奔驰中心(原世博演艺中心),虽然如今商铺林立的世博轴已经完全没了当初世博会的样貌,但风景却与5年前无异,一样性感的靓妹,一样躁动的内心,不一样的是还有领导催着我们回去。 (我在公司连一件衬衫都没有,这件衣服被董事长吐槽好久) 虽然实际上没有和同事发生任何关系,但是我俨然一副满足的表情……   Part2 发票 工作前,开发票只为了刮奖。 工作后,方能正确认识到发票的可贵之处。 为了给新加坡专家布置宿舍,我向公司借款6000,买了包括床、沙发、洗衣机在内的一系列生活必须品,买的时候我倒是没忘记开发票。 可是前几天在同事的点拨下才突然发现发票都是个人抬头,公司没法报销! 接下来几周内,还要和客服周旋着重开发票。。。寄回的邮费还得自己承担。 简直不敢想。。。到时候一定有许多抬头改不回来,势必要交一笔不菲的学费。。。   Part3 工作   同事说: 每天都在为工作操心,接触到的人只限于公司一个圈子,想想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我说我挺喜欢这样的模式的,感觉每天和同事相处都很愉快。 当时讲这话的时候没动脑子,纯属因为和这位同事聊天的确很愉快。 现在想想,吃饭睡觉工作都在30亩不足的公司内,即便是下班后,随时也可能因为一个电话马上需要进入工作状态。 打开手机,最近通话全都是同事,打开朋友圈,近一半都是同事的新鲜事。 生活在公司的体制中,我的确越来越懒惰,不爱和外面的世界打交道。 (当然,和小伙伴们在一起还是很开心的!)   Part4 感情 ¥%……&*()—— 我和之前的女朋友又和好了。 每天不定时电话联系,有人能想到我,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