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况

  感谢刘姐今天加班帮我把线拆了。 拆线以后伤口也可以碰水了。 久旱逢甘露, 今晚,我的左臂迎来了时隔两周的第一场雨。 在皮肤上堆积、结壳、干裂的污垢贪婪地吮吸着第一股水流, 混着碘酒的颜色,我的手臂仿佛是乡间下完暴雨后泥泞的小路。 轻轻一搓,污垢卷成粗粗一条, 兴许时间再久一点,经历冬夏,会长出冬虫夏草呢。   伤停两周没运动的结果, 惨不忍睹。 两只胳膊粗细不一先不提, 胸上的肉直接掉到肚子上了, 这让我出去怎么见人。。。 而且胳膊摘完钢钉,骨头上还有好多个洞, 使不上劲,上肢力量也练不了, 只能靠跑步把肚子消下去了。   目前的情况就是这样, 欢迎找我LOL开黑。

出院小结

  有人跟我说过,日记和胸罩一样, 穿在里面,心中却渴望被发现。   那么我就属于内裤外穿在马路上狂奔那种类型的。   如此, 我尽量把新鲜的、性感的内裤穿给大家看。 那种糊着屎恶臭发霉的内裤我就自己收着了。   今天是手术结束后第六天, 术后第一晚两个人陪,病房里差点睡不下人, 第二晚一个人,委屈了大鹏哥睡那么小一张躺椅, 第三晚差点没人陪, 第四天出院,到今天一直一个人住在宾馆,吃住行都有人照顾。   这一次康复得比第一次手术快得太多了。 原来将近一个月我才回学校,一个人打理起居。 今天晚上我都一个人洗澡了,就是两条胳膊总是洗不到。   想想三年前在学校那会,一只手洗衣服,一只手上床,一只手去食堂打饭,一只手拧毛巾。 最难得时候已经熬过来了,这回都不算事。 大家也不用担心我, 等我康复了又会活蹦乱跳到处跑了。   这不,出院前一天,我都带着钟弟弟去南京路下馆子了。 穿着病号服,谁看着都离我远远的, 老子今天没吃药啊哈哈。   生老病死,生病也是人一生难免的环节。 人生病会痛,会难受,会萎靡不振,会力不从心。 然而,最可怕的还是未知的将来。 病怏怏得躺在床上,想着下半辈子会不会一直这个样子, 平时处事的时候有那么多的“万一”我们都不放在心上, 但是事关自己的时候,一个“万一”就像一把刀子悬在头上, 生怕一不小心要和身边的一切说拜拜了。   不过,话说回来, 人真的不能低估自己的能力。 倘若要是在手术前医生拿着这玩意告诉我要装在我的胳膊里, 我哪敢去打篮球、做俯卧撑、倒立啊! 万万想不到,身体里带着这样的东西, 我还能比身边的人活得更健康、更精彩。   那么面对术后的重重困难, 岂不是更加无畏了?  

入院第一天

    HI,大家想我了没 可能有人正在为我祈祷手术顺利, 也有人在期盼我快快痊愈重聚首。 这些大家都不用担心。 因为今天我还没手术呢,明天早上大概9点才上手术台。 今天在病房里算是一个没病的病人, 一个内心寂寞的病人, 一个总是不小心按到对讲键的病人。     上次手术后,住院部重新装修了。 一楼不再像贫民窟一样挤满了担架和急诊病人, 厕所也干净了,刚刚还痛痛快快洗了个热水澡, 护士也漂亮了,簇拥在护士站里就像酒店前台一样。       最后谢谢从一早陪我跑来跑去的大鹏哥, 帮我排队的凯子哥, 领着我做检查的美丽刘姐(其实我应该叫阿姨的), 笃定自若医术高超的刘岩医生(手术前居然片子都不用拍= =!) 今天特意来看我的小宇, 还有许许多多为我加油打气的朋友。 啊,还有因为我在大学没办医保,结果被我坑了要掏钱的老头子。  

写在手术前两天

  又不知道多少天没有记下点东西了。 转眼毕业的那一阵恐慌与兴奋已经从身边流走,原来的同学群好友群日渐寂寥, 唯一还有联系的只剩天天,有点小事找他帮忙最方便,还因为我的毕业证封面还在他那里。 我知道我肯定还会回学校的,噢,是母校。 还想在一餐逍遥地吃顿午饭,找小三剪个头发,在游泳池畅快游一趟,待夜幕降临后绕着校园跑一圈。   本来想着讲讲近况的,怎么又扯到学校去了= = 按照之前的安排,毕业后先做手术取钢板,然后学车,最后找工作。 因为种种原因将手术时间一拖再拖。 终于,后天就要去长征医院住院手术了。 明天去医院做术前体检。 仔细想想这样的手术应该在长征应该找不到更小的了, 刚受伤那会刚进医院的时候,病友不是碎肩膀就是断腿、断脊椎, 和他们比我这真的没什么,断的地方刚刚好,用钢板接上就行了。 后天手术后估计要吊三天水,我最讨厌吊水,胜过手术。 手术麻醉睡一觉就没事了,但是醒来以后, 想想要像木偶一样手上脚上都牵着塑料管,不能下地不能翻身,简直要我命啊。   把各大社交网站上封存的相册翻了一遍才找到了这些珍贵照片! 摔跤那天是2011年5月18号下午, 我们班和海管的联谊队打爱恩学院的不知道哪个班级, 和别人争抢的时候在空中失去平衡,左手着地, 单手支撑不了全身重量,咔嚓一声两根肱骨就断了。 当时还有一小截从皮肤里面穿出来= =   然后在里面打了12个钉子和2块不知道什么材料的板, 感谢刘岩医生的高超医术,让我重拾活下去的希望,让我的人生绽放第二春!   现在看看还是怪吓人的= = 不知道取出来能不能当梳子用,送给我的心上人。 还是放点近期照片清清口味吧= = 这次回家基本天天都可以吃到自己屎尿浇的蔬菜了, 新鲜,好吃。 前几天从昆山回来陪周小姐在艺术购物广场吃了一顿西餐, 味道不错!   还有上个礼拜在昆山认了一个长得很像金秀贤的弟弟。 忘记拍照了,嗯,下半月要和他一起学车, 还有机会。   说好了。 我在医院谁都不许来看我,让我享受白色的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