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训儿子

  写完了工作日志,拥抱自己的时间。 今天隔壁橡胶厂又开始排污了,并且愈排愈烈,整个研发楼里都能闻到刺鼻的橡胶味,稍稍吸进几口,口腔里就有一股苦意。 幸好今天一天宿舍里门窗都紧闭着,味道没有窜进屋里,至于从空气吸进无色无味的有害成分,只能看身体素质了。   今天室友老陈又喝酒了,回来就打电话训儿子。 “你信不信我现在回来收拾你”“你说我要不要回来收拾你”“你等着老子下次回来收拾你”…… 虽然是湖北话听不太懂,但这些也是非常熟悉的,毕竟我小时候也曾和父亲长时间分离两地,老头(他那会还没老)喝完酒就打电话问我学习认不认真,有什么目标,学多少个单词背多少古诗,目标完成没有……若是我回答稍微有些含糊,立马劈头盖脸一顿臭骂,然后接连好几个电话给我做思想教育、讲大道理。 有时发大火的时候,电话听筒放在桌上,那些狠话传到我耳朵里都觉得震耳欲聋,那些话对我造成了多大的心里阴影啊! 我记得听他训我的时候,我总喜欢翻一边的电话本,后来电话本都散架了;或者是用手指绕着数字键之间的缝隙穿梭,电话按键周围都有一圈油腻的污垢。 在部队有内线电话、外线电话,想要拔电话线装占线根本行不通。 每一次老头出差回来,我都会尽量躲开他出去玩,以免第一时间被检查作业,让电话里的的“毒誓”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