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狗日常 Vol.9——腊月廿三

今天是2015农历上班的最后一天,难免有些伤感, 因为明天我就要休假去东北啦 \(≧▽≦)/       而且还是从北京驾车,road trip to the north!   小时候春节我时不时回山西太原老家看外公外婆,映像里每次都会下及膝的那种大雪, 正常小孩见着雪一般都会打雪仗、堆雪人…… 下雪对我来说,就是能充分满足我破坏欲的礼物, 路上、树上、车上的积雪,屋檐下的冰柱,造型各异的雪人,肆意破坏也不会得罪邻居, 谁让我名字里有“D”呢  哈哈 想想在雪地里开车,一路压着积雪冰渣去东北就莫名的兴奋呢!   为了这次的东北之行,我也是做了不少准备, 买了加绒的秋裤、摄像专用手套、相机防冻包, 包括提前禁欲一周等身体和心理上的准备 XD   上了班才知道,出门旅行原来能这么开心

赴崇明中学百年校庆

无巧不成书 一开始微信上同学喊要去学校聚一聚,我是拒绝的,毕竟以国庆节的路况,想要潇洒自如地往返上海崇明两地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就没注意看群里的聊天记录,一直以为只是普通的同学聚会而已,干脆等到下次在上海聚再参加。 但前一晚微信上一直潜水的同学居然都热情异常,被上海的同学带了波节奏,约好今天早上7点我在隧道口接他去崇明。 考虑自从毕业后有些同学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加之恢复单身后,也有条件和女同学见面,于是在这宝贵的国庆小长假中,我放弃了睡懒觉的机会,硬着头皮六点从床上爬起来,就为了在人群中多看女同学一眼!   路上 同学一定也是起太早晕晕的,忘记和我约好打车过来的,结果我在路口等半天,他居然开车来了。。。 早起风景无限好,加之长江大桥上车辆寥寥无几,顿时心情大好。   不过下午回去的时候,路况就比较糟糕了,下了桥在隧道里堵了半个小时。   相逢 还没进校门,就碰见了老同学。 当然这三位和我不是老同学,都是师爷级的人物了。   上海市崇明中二 老同学们终于拍完了,激动地我衣服都没来得及整理。   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 8点半左右进学校,校园的签到处早已被早起的师爷师奶占领了。 请原谅我的迟钝,其实到这会我才反应过来,操!今天是百年校庆啊!   突然一个洪亮的声音叫住了我! 册那,这不是隔壁班那个专门打架闹事、长得像越狱男猪的陆王涛嘛。 专门站在校门口,也是勾引了不少学妹吧 : D   走到底就是2010-2015届签到处,可惜新生力量人数众多,等轮到我的时候,礼品已经被领完了。   不得不说,我大崇中果真是一所高等学府,各个签名都这么好看。   在校园里晃晃,差不多了到了约定的时候,同学们也都陆陆续续地出现了。 一下就把人家搂好紧,几个意思!   好吧,这个不算搂。。   帅哥,你搂我嘛~   背光更有别样感觉   摄影师!!说好要把后面“山高水长”的标语拍进去呢?!   我很长吧   “这变态好可怕,一上来就拉人家合影”   这两位还单身,请联系我。   黄老板,直接自拍   […]

神仙居野游

 仙居县——是浙江省台州市所辖的一个县,面积1992平方千米。仙居地处括苍山和四明山之间,地势南北高、中间低,永安溪自西向东贯穿全境,流域内横溪、田市、城关、下各四个河谷冲蚀平原为仙居县最重要的产粮区和人口聚居区。 从上海市驱车沪杭高速→常台高速(途径夸钱塘江的嘉绍大桥)→甬金高速(东阳方向)→诸永高速(途径横店影视城),约4小时即可到达仙居县。 多图杀猫,内涵大长腿 到达目的地,沿线野滩   河水清澈见底,河岸平缓,最深处可达5米   抄家伙   农夫山泉,味道有点……咸?   我就拍照的时候摆个POSE   正儿八经都是我划   我划   皮划艇上快要烤熟,还是下水游泳吧   小妹去年夏天在海南还不敢自己下水呢,今年都敢一个人在河里游了   这个位置视野很好   看我来个满分入水   动作能更优雅一点么,让我静静   我已经想好了,再来   飞天老蛤蟆来了   跳累了,上船休息会   看!大长腿!   我最爱的西瓜!   我怎么好像晒黑了。。。   真的晒黑了T T   完。

老照片:Pallada航海

    弃用人人网多年后,无意在相册中翻出2012年初参加母校航海训练的照片。 那次出海就我带了一个大相机,航海旅途漫漫极度无聊,唯一的乐趣就是抱着相机到处拍:拍海,拍船,拍日落日出,拍星星月亮,拍海鸥,拍飞鱼,拍美女,拍裸男,拍“猪食”…… 可惜那些照片原档在一次电脑的意外中全部损坏,只剩下人人网相册里低画质的图片,我一并下载下来上传到自己的网站上,这些珍贵的照片不能再丢了。。。 我头发长得快,怕30天后到新加坡变成邋遢鬼, 上船第一天我就让老毛子把头发推光了。   暴风雨要来了,为了保证乘坐的舒适性,要收起横帆和三角帆。如果需要全速前进的话,应该会把帆全部放下来。这艘“Pallada”号是无动力帆船的速度记录保持者,最快能到19节! 帆船上所有操作都是我们爬上桅杆完成的。 每当需要起帆降帆的时候,船上的大喇叭就开始喊,大家按各自负责的前、中、后桅,集合在对应的甲板上,然后排队按顺序沿着船舷两侧的绳梯,爬到桅杆中段的平台,再踩着横杆下端的粗绳子慢慢移动到指定的地点,先爬的就移动到横杆的末端。爬杆前必须要带好安全带,但是爬绳梯的时候都不用,只有在爬横杆的时候才会把安全带上的锁扣固定在绳索上。帆很宽,基本横杆的半截都是伸出船外的,所以先爬杆的那些人脚底下就是波涛汹涌的大海了。我被安排在前桅,船首晃动最大,一个浪打过来就感觉要被甩出船外。我们上桅杆以后都紧紧得抱着横杆不放,更别说带相机上去拍照了。 当风向改变的时候,老船长就指挥大家拉动绳索,调整船帆的角度。每跟绳索都有几百米长,这艘帆船上的绳索总长度接近20公里!所以在拉绳索的时候采用接力跑的方式,3、4个人一起拉着绳索往前跑,到达指定地点再返回到队伍后面,如此循环往复跑十几个来回才能把绳索拉到指定的位置。最后大家像拔河一样拉紧绳索,再由一人把绳索固定绕在绳索架上。     这是在桅杆中段平台上拍的,下面就是大海。     从前桅中段平台上俯视,图中是中桅的横帆,船上最大的一张帆。     大家都在忙着用刀片割帆。当然不是为了破坏老毛子的帆船篡权夺位,这些是旧的帆。都是质量上乘的帆布,剪裁成方块用来废物利用。当时应该带一块回来做条裤子的哈哈。     这是我们睡觉的船舱,睡觉的时候还要系安全带。刚上船的几晚想把自己固定在床上都是十分困难的事。       厨房一角。这是收拾干净的厨房,每周我都会轮到一天在这里洗碗。船上人多,吃饭得分好几批,所以洗碗工是最苦的。饭只做一顿就行了,但是碗每次一批人吃完就得洗,洗碗再马上端上桌子给下一批人用,每餐吃完都要把厨房打扫得干干净净,所以基本上一天到晚都在洗碗。有时候风浪大,船舱都是倾斜的,地上的那个泔脚桶就像一个喝醉的老汉,刚扶起来就倒了。地上全都是泔脚水和洗碗池里溢出来的水,随着船舱的一起一伏,像海浪一样在厨房地面一起一涌。真把我恶心坏了。     这是准备食物的地方。风浪特别大的时候,盘子都会从架子上跑出来,打落一地。右手塑料盒子里装的就是老毛子远近驰名的“列巴面包”,每天在厨房值班的人5点就得在厨房切“大列巴”,其实说准确一点是用刀在锯,我每次都会把手指上弄出一个大水泡。所以更别提列巴面包的口感了!     传说中的列巴面包。黄油都硬得要死,我们配着酸奶吃。     在极少数的情况下能吃到这样的主食。一点味道没有,配着番茄酱吃。在极极极少数的情况下能吃到米饭。在船上才体会到米饭的美味啊!     操舵。这个虽然是电动舵,但是也很沉,当转向角度大的时候,需要两个人一起转动它。操舵可是一门大学问,帆船受风向的干扰很大,舵手的工作就是将帆船努力保持在既定的航线上,要判断风向、舵角、瞬时偏差等等。我在操舵的时候都是旁边的毛子告诉我要转多少度,我就转多少度。     这个东西名字和用途我已经忘记了= =其实上面还有一个望远镜,要用的时候再从房间里拿出来架在上面观测。     在南中国海航行的时候天气每天都很好,老毛子喜欢趴在甲板上晒太阳。船上的甲板可以说是一尘不染,每天要扫两次呢!     文艺毛子。     毛子船上还藏了两个美女,太阳出来她们才出来。     女朋友每次看到都会骂我。 […]

周末记

    上班以后才发现,能拥有属于自己的时间是多奢侈。 在惊讶于周末两天时间可以做那么多事情的同时, 我开始思考把这么多时间精力投入在工作上是否值得。 精神高度集中、睡眠不足、饮食缺乏营养, 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中,身体被加速损耗, 我估计自己也挺不过几年。   人人都说,在工作的最开始, 总是要吃苦的,熬夜加班应酬…… 然后玩命工作的人能力得到了肯定, 获得了更好的待遇, 拿着高额医保去医院开大笔的药单……   我真的想要这样吗?   心烦意乱,让身体去旅行。 旅行的第一站自然是女朋友的身边, 五指在山峰上游走, 火车在隧道中飞驰, 来到了大坝前,打开闸门,倾泻而出, 那是我释放压力最彻底的地方。   第二站,昆山。 我和我的单车融为一体, 疾驰在田间小道、水杉树下、扬尘土路……   一路上, 有刚刚割完的草坪, 让人窒息的沥青, 恶臭低俗的复合肥, 凝滞不流的臭水沟, 严重变质腐败的垃圾堆, 仿佛穿梭在商场一楼的化妆品柜台间, 即便戴着3M的阀式口罩, 接连不断的气味仍然强烈地刺激着我的嗅觉器官。 在昆山暴饮暴食后, 1400大卡灰飞烟灭, 第二天悻悻地骑回了公司。   斯是陋室,惟吾体强。 这两个礼拜来,第一次觉得员工宿舍这么亲切, 可以把包往床上一丢, 衣服一扔, 唱着《也许明天》痛痛快快洗个澡。 然后趴在床上安静地玩一会手机, 没有人打扰。   差点忘了,鸡鸡生日快乐。

大量幼齿照片袭来

  我谨代表时代最强音,00后发言: 陈伯伯的农庄真无聊。 开车进来,唯一可玩的就是一张麻将台。 没有足球篮球台球羽毛球乒乓球, 没有PS4互联网卡拉OK, 活生生一个老年活动中心。   唯有爱垂钓的陆叔叔玩得不亦乐乎。 于是我就带着孩子们在百无聊赖中找乐子,         下面几张我已喝多。 陈伯伯真的会灌酒,不喜欢他。       这两张摄于横沙岛 女版洪金宝。   喝多了连撒尿都要自拍。

横沙醉望月

  原先铮哥安排的中秋家庭组团之旅不幸泡汤, 之后微信上的118老友群传来佳音,今晚要聚会! 时隔十几载的小伙伴再次相逢,自然是不亦乐乎,我举双手赞成。 可惜老头子不同意,他坚持要用他新买的商务“囚车”把我们一家押赴荒无人烟的横沙岛上 这一行“囚犯”,除了年纪最小的安曼积极配合押运工作,其余都是心神涣散。 众人心不齐,押运工作也不顺利。 在收费口上就跟小轿车发生了擦碰, 幸好公务用车质量过关,只有小小的磨损。 总花费1小时才解决此事。 到达横沙岛后,寻岛内唯一度假村入住。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当地的蚊虫热烈地为我们举行了吻礼。 下午在1000大洋没宽带的套房里睡了一觉, 岛上空气的确好,我这一周未愈的咽炎自己就消了。 起床准备烧烤。 叔叔阿姨轮番上阵, 有鸡翅、里脊肉、骨肉相连、羊肉、牛排、螺蛳肉、韭菜、豇豆,以及面包零食等 不同的肉风味各不相同,但肉质却惊人地相似。 遂拿去喂狗,举杯畅饮。   每逢乌云遮月之时, 老头子连声感叹:革命又进入了低谷, 盖早期影视作品常以乌云遮月暗喻革命先辈遭到陷害,革命因此陷入低谷。 众人放情大笑,又是“一波”。   今日恰逢“陆虎”生日, 可惜岛上唯一的白酒:劲酒,在岛上唯一的超市只剩唯一两瓶。 最后大家把这两瓶劲酒的功效发挥到了极限, 酒尽夜宵时,却发现馄饨店的老板正和表妹喝着茅台! 众人无不羡慕岛上百姓小日子过得享受。   ——中秋之夜于刚更新好的WordPress4.0 手机端

自恋狂即将告别海南

  妈的,安曼也会在大人面前检举我打游戏了。 小妞一路上叨叨叨,啥都要插嘴, 典型的女权主义者, 简直就是一个小雪姨。   刚入南国,一通乱吃, 今欲返乡,如何见人? 这两天大吃大喝,小肚子瘫软地趴在腰上。 这个角度JJ都快看不见了。   这两天赶紧加大运动量, 上面这身装备就是特别为先跑步后游泳准备的, 海边跑完步,跳进泳池的感觉给100个赞。   今天终于去海边游了趟泳, 风浪大,海水里搀着沙子, 菊花里都迷了砂砾, 那醉人的酸爽让我至今难忘。   深夜一定要放毒, 昨天晚上吃的椰子水煮鸡,在一家叫原味主张的饭店。 和鸡公煲吃法一样,只不过口味清淡~ 鸡刚放入汤中后不久,盛一碗汤,那个鲜美~ 鸡越煮汤越有味,等最后椰肉也入了味,入口脆爽,就像在吃鸡脆骨一样~   明天晚上8点的飞机回上海, 不知道回到家又是什么时候了。

海南第五天,吃三亚

  第五天,旅行团人数渐渐缩减, 现在只剩奶奶,安曼,妈还有我。 当决定权掌握在我手中后, 大家一致表示今天玩得很轻松,吃得很开心!   上午郭哥驱车带我们来到南山, 无非是看看南海观音, 即使在旅游淡季,停车场也找不到车位, 一尊观音像,连带新盖的四五座寺庙, 养肥了一大群卖香的小贩。 126的全票,进去坐观光车还得另缴费。 给奶奶拍了张= =我们实在没兴趣   其实飞三亚的航班在降落前都能经过南海观音, 记得选机舱左侧靠窗的座位, 提示降落后打开相机准备拍照,绝逼让你满意。   午饭时间我们又赶到市中心的第一集贸市场, 在三亚河西路那个门口的右侧,有一家三亚最正宗的抱罗粉, 店面很低调,里面都是老百姓在吃。 抱罗粉(干) 虾饼,去年来没吃到,味道好极了。 椰汁清补凉   吃完饭,在集贸市场逛一逛, 里面各类水果海鲜种类齐全, 而且周边有许多现场加工海鲜的店, 自己采购完新鲜的海鲜当场就可以吃。   下午回酒店休息,一觉睡到5点钟= = 睡醒再战海南当地家常菜。 新风街和临春河路路口的海亚餐厅, 一路上的文昌鸡都没他家好吃。   今天美中不足的是天气不作美, 就第一天我们有幸看到了碧海蓝天, 这些天风浪都特别大, 海滩边的海水都混着泥沙, 灰蒙蒙的,不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