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 the Hair Grow Vol.14

中秋节,只放两天假 在这个短暂的假期里,我花了一个上午逛遍了淮海路各大商场,一个人! 本人逛街一向雷厉风行,直接开着双跳灯把车往淮海路边一停,保证10分钟内逛完必要的商店, 从上海广场到K11,真的是省了不少停车费,哈哈哈哈 添置了衣物若干,还有个人感觉非常满意的电脑包! 上身效果! GIF动图自恋指数+MAX! 没有女朋友以后,只能靠自拍获取自信,靠购物排除压力,大家要理解我。   下午和家人跑到昆山走动关系, 半年没见,朋友家的小萝莉又长高了。

周末记

    上班以后才发现,能拥有属于自己的时间是多奢侈。 在惊讶于周末两天时间可以做那么多事情的同时, 我开始思考把这么多时间精力投入在工作上是否值得。 精神高度集中、睡眠不足、饮食缺乏营养, 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中,身体被加速损耗, 我估计自己也挺不过几年。   人人都说,在工作的最开始, 总是要吃苦的,熬夜加班应酬…… 然后玩命工作的人能力得到了肯定, 获得了更好的待遇, 拿着高额医保去医院开大笔的药单……   我真的想要这样吗?   心烦意乱,让身体去旅行。 旅行的第一站自然是女朋友的身边, 五指在山峰上游走, 火车在隧道中飞驰, 来到了大坝前,打开闸门,倾泻而出, 那是我释放压力最彻底的地方。   第二站,昆山。 我和我的单车融为一体, 疾驰在田间小道、水杉树下、扬尘土路……   一路上, 有刚刚割完的草坪, 让人窒息的沥青, 恶臭低俗的复合肥, 凝滞不流的臭水沟, 严重变质腐败的垃圾堆, 仿佛穿梭在商场一楼的化妆品柜台间, 即便戴着3M的阀式口罩, 接连不断的气味仍然强烈地刺激着我的嗅觉器官。 在昆山暴饮暴食后, 1400大卡灰飞烟灭, 第二天悻悻地骑回了公司。   斯是陋室,惟吾体强。 这两个礼拜来,第一次觉得员工宿舍这么亲切, 可以把包往床上一丢, 衣服一扔, 唱着《也许明天》痛痛快快洗个澡。 然后趴在床上安静地玩一会手机, 没有人打扰。   差点忘了,鸡鸡生日快乐。

喝多喝多!

  不怕你们笑, 这次国庆节去昆山喝酒是我喝最多的一次。     5号和铮哥两口子自驾去昆山玩, 到松江接上女朋友以后,立马换上新司机装逼, G1501松江出去那段真是颠得销魂,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路上的坑, 大家一丝不苟地看着我看车, “齐心协力”地把车开到了巴城蟹庄。 上桌吃饭、倒酒、喝酒…… 吐……一吐千里…… 再醒来,天已经黑了。 我终于体会了一次断片是啥感觉, 感谢周小姐在断片期间帮我擦鞋擦裤擦嘴擦脸, 并对我现在还不记得的调戏事件道歉, 在我最糟糕的状态下也不忘给我留影帮助酒后记忆恢复, 周小姐实乃中国好女友也。   在我还有记忆的时候, 我记得去厕所解了个手,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原因飞奔回饭桌, 途中几节楼梯,大约半层楼高, 酒后跑步,反射弧迟钝, 来不及减速,直接跳下去,单脚着地, 听他们说,整个饭桌都为之一震。 幸好,没扭,没伤骨头, 脚底板一大块淤血,今天还没消下去。     晚上唱歌, 本来铮哥说量贩式的不去= = 结果进来个男服务员被他数落了一番。 几个大老爷们唱歌很快就没了兴致, 步行前往铮哥最爱的昆山特产“红顶老汉烧鸡公”, 点了一箱啤酒,喝了一半, 这一半里面又有一半是他搀着乌龙茶一起喝的, 大家看着他喝,吃了少许几块鸡肉。 一路唱歌撒尿回到长城, 这一天才算消停。     原本以为,我是能喝酒的。

写在手术前两天

  又不知道多少天没有记下点东西了。 转眼毕业的那一阵恐慌与兴奋已经从身边流走,原来的同学群好友群日渐寂寥, 唯一还有联系的只剩天天,有点小事找他帮忙最方便,还因为我的毕业证封面还在他那里。 我知道我肯定还会回学校的,噢,是母校。 还想在一餐逍遥地吃顿午饭,找小三剪个头发,在游泳池畅快游一趟,待夜幕降临后绕着校园跑一圈。   本来想着讲讲近况的,怎么又扯到学校去了= = 按照之前的安排,毕业后先做手术取钢板,然后学车,最后找工作。 因为种种原因将手术时间一拖再拖。 终于,后天就要去长征医院住院手术了。 明天去医院做术前体检。 仔细想想这样的手术应该在长征应该找不到更小的了, 刚受伤那会刚进医院的时候,病友不是碎肩膀就是断腿、断脊椎, 和他们比我这真的没什么,断的地方刚刚好,用钢板接上就行了。 后天手术后估计要吊三天水,我最讨厌吊水,胜过手术。 手术麻醉睡一觉就没事了,但是醒来以后, 想想要像木偶一样手上脚上都牵着塑料管,不能下地不能翻身,简直要我命啊。   把各大社交网站上封存的相册翻了一遍才找到了这些珍贵照片! 摔跤那天是2011年5月18号下午, 我们班和海管的联谊队打爱恩学院的不知道哪个班级, 和别人争抢的时候在空中失去平衡,左手着地, 单手支撑不了全身重量,咔嚓一声两根肱骨就断了。 当时还有一小截从皮肤里面穿出来= =   然后在里面打了12个钉子和2块不知道什么材料的板, 感谢刘岩医生的高超医术,让我重拾活下去的希望,让我的人生绽放第二春!   现在看看还是怪吓人的= = 不知道取出来能不能当梳子用,送给我的心上人。 还是放点近期照片清清口味吧= = 这次回家基本天天都可以吃到自己屎尿浇的蔬菜了, 新鲜,好吃。 前几天从昆山回来陪周小姐在艺术购物广场吃了一顿西餐, 味道不错!   还有上个礼拜在昆山认了一个长得很像金秀贤的弟弟。 忘记拍照了,嗯,下半月要和他一起学车, 还有机会。   说好了。 我在医院谁都不许来看我,让我享受白色的假期。

劳动节小记

  来来来,好久没更新啦。 各位看官五一劳动节快乐啊。 趁着大半夜睡不着觉的劲头给大家讲讲这两天都干了啥。   自从回到单身以后,发现自己更加亲近大自然了。 没事喜欢看看蓝天绿草,家里的假山小鱼都能让我观赏好久。 更别提这次在谢哥的庄园里看到那么多肥嘟嘟的锦鲤,我饭前饭后在那里喂了接近两个小时的鱼= =   这次出去玩也是难得皆大欢喜。 安曼和另外两个年纪相仿的女神经玩得不亦乐乎。 老头子在阳澄湖边自采了各种各样的野生水草= = 妈在烧烤的时候喝酒喝爽了。 我是又相了亲,还认识了一个可爱的小萝莉。 如果说安曼毁了我对妹妹的天真向往的话, 这个小萝莉算是让我找回了那份哥哥应得的温暖。 才2岁大,刚刚会说话,只会用简单的“开心”、“好玩”来表达内心的世界。 因为年纪比较小,姐姐们都不带她玩。 但是见到我就牵着我的手让我陪她玩,(啊这里牵着手绝对不是安曼那样毫无商量余地的抢夺式的牵手= =) 和那几个疯癫的姐姐相比,这个小萝莉仿佛是小天使一般可爱 啊,现在的安曼简直是头脑发达、思维敏捷、口齿伶俐、身手笨拙的小怪物= = 从今天开始我要转换态度,把安曼当做一个顽皮的弟弟来对待。嗯,这样才更有爱!   明天就回上海了,希望不要返程路上不要太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