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年积(ji)极(ji)向上

今年春节被满屏幕的鸡年大吉吧刷屏了,但是我不以为然,被动的、消极的大吉吧并不能给新的一年带来好的改变,积极向上的态势比大吉吧更值得追求,毕竟“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嘛。 因为家里父亲必须在上海值守的工作原因,我们一家过年都没有离开上海,这本应该是我踏上独身一人新年旅程的好机会,但是由于过年前的车祸以及工作上突发的接待任务等等各种因素,没有提前做好规划,所以过年只好乖乖呆在上海。 人处在苦难中的时候,想想比自己还惨的人,就不觉得那么痛苦了。我很自然地联想到身处军营的彦秋,当我在家里刷朋友圈看着好友们晒出游照片的时候,他正顶着寒风带着战士们在冷清的节日街头中巡逻呢。作为兄弟,趁他有空请假的时候,我们一起回到崇明看望了他的家人,时隔3年又回到彦秋奶奶家,原来的老房子已经翻新成小洋房,但保留下来的柴火灶在干爹的手下烹饪出的崇明“李家菜”还是记忆中的味道,同桌的叔叔说他长大以后,在崇明30多年都没有再吃到过这样的味道。 彦秋年后不久就会调去机关,学通信技术,也就是说不用再像之前在基层一样做一些重复的、日常的带队训练工作,希望这家伙2017年能够发挥自身的聪明才智,在机关系统中崭露头角。 之前有姑娘跟我抱怨过,自从工作以后朋友圈急剧缩小,身边能说话的朋友也只有一两个了,我结合自身的情况,发现其实我连一两个都达不到,工作以后能接触到的人的确是多了,微信好友数量比工作前翻了三倍,但是志向相同、背景相似、趣味相投的人寥寥无几。我当时跟她说,人在30岁之前是学习的阶段,完成这一再学习的过程后,会交到新一批真正适合自己的朋友。这个观点也是我在某个微信鸡汤文中看到的,自己并未自己思考过这个问题。 从好的方面考虑,寡友是个性自由主义的必然结果,可能因为我太有个性,不合大众,不随波逐流,不听取他人的意见,不干预他人的行为,导致从社群中脱离,同时激发出社群中“打压异类”的习惯,像Trump一样把异教徒隔离在外。 从坏的方面考虑,曾经有一位名人说过“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那么我所处的情况说明了我对于身边多数人来说不具备永恒的利益关系,我承认,经济利益是首当其冲的,春节期间给朋友总计发红包200元不到。在目前中国市场环境和石油行业的萧条背景下,我凭借自身能力仍然无法达到经济“温饱”,这是未来5年计划中重要的问题。当然,寡友也有可能是因为我是一个处女座,我嘴毒,我自私,我对漂亮的女孩子心怀不轨,对漂亮的男孩子心生嫉妒,我不愿意隐藏内心的想法,戴上面具与人交往,所以有时候宁可选择不交往。 2017年积(ji)极(ji)向上的几个措施: 1.阅读:扩大世界观,提升价值观 2.看报:丰富政治生活,从高处着眼 3.健身:继续保持现有身材,同时想办法改善面部肤质 4.学习:一次通过12月底的法硕入学考试 5.其他:如果有机会的话,自己做饭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