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记

  进入工作岗位一个月,明显忙了许多。这周写日记的时间也没了,以后尽量以周记的形式把生活中的体验和感想记录下来,供日后回味。 先不谈工作,毕竟今天还是周末。这周末没有回家,好像回家对我来说并没有特别大的诱惑,难得从工作环境中摆脱出来,我实在不想回家看着家人一副板着脸,还对我指指点点。周五短信告知老头不回家了,他接着问我周末有什么活动,我沉默了许久,最后没了下文。 周五下班挤上满满当当的班车,之后换乘一号线、四号线,到达延安西路和女友会合,晚上在延安西路上的四川香天下吃的火锅,味道很棒,驾凌于海底捞、红辣椒之上,与辣府并驾齐驱。吃饱喝足后,载着一身火锅味,回家休息去了。 周六睡了个不是很懒的懒觉,对于上班狗,7点醒来还能再睡是一种奢侈。中午随便买了点口粮,在影院看了《星际穿越》,当时有很多细节没看懂,周小姐一直问这问那,我也没工夫思考,让她好好观影欣赏太空美景,不要在意细节。这两天闲下来回味一些不理解的片段,的确还有一些新的感悟。 晚上去探望了驻守在看守所的李排长,不但有幸和中队的主要几位领导一起在阅览室里吃了羊蝎子火锅,还和李排长同睡一张床,真真切切地体验了连队生活。李排长的生活、工作、娱乐都在同一个房间,紧挨着连队的值班室,所以每次如厕、接水都要经过值班室,值班室里的小战士很年轻,都是95后,看到我进进出出都会站得笔挺,让我在此留宿开黑感到非常惭愧。期间还出现了小插曲,似乎有小战士喝酒太吵惹得指导员不爽,哨声骤响,紧急集合,一开始不明白情况的我被楼上楼下飞奔的脚步吓得魂飞魄散,以为要来抓混进来的内鬼呢。和排长在小床上头脚相错缠绵了一晚后,醒来已是精疲力竭,在连队想睡个好觉真的不容易。想不到部队里的生活比我想象的还要严格,看来我这个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的孩子所见识到的只是凤毛麟角啊。 想想在美钻的小宿舍,虽然陈旧,但多乱都没有人管,每天不用把被子折成豆腐干,不用把桌子摆放整齐,不用把漱口杯里的牙刷牙膏都摆成统一的样式,每天24小时不间断地热水,早上起来可以用热水洗脸,在走廊里碰到领导不用停下靠墙站军姿。幸好,没考军校! 比来比去,永远没有个尽头。这不今天有幸帮周老板回学校收发快递,上师大徐汇校区校内生活之便捷、美女数量之多、校外美食之丰富、“辣串门”和肉夹馍之美味等等都让我心生嫉妒,感叹老天不公的同时,更加怀念自己在大学时的糜烂生活。 今天在松江剪了个既让自己满意又人见人笑的发型,后脑勺头发剪短一点有那么难看吗?我现在用脑多,CPU温度高 ,短一点散热好。况且发型也需要尝试创新,每天对着镜子难免审美疲劳。   想不到昨天晚上坐在床上一写就是半个多小时,工作部分还没写,双眼就已经快睁不开了。现在趁着早上领导还没来,没工作任务的时候,记一下上一周的工作吧。 上周四加了人生第一次班,和几位领导开会到晚上10点,会议围绕着别公司要求我们完成的尽职报告,我有幸参与了其中的一小部分,即同行业竞争对手的分析报告。虽然只是查找资料的工作,但是也花去了我好几天的精力,国外公司的年报都是全英文,而且业务多,很难查找到和我们同领域的准确信息;国内公司夸夸其谈,无不自封“国内行业第一”但对于人员、产量和市场占有率避而不谈。况且我入行浅,很多常识性的知识都不了解,同行的信息虽然网络上查找不到,但是接触久的人心中一定有数,所以这样的调查工作仅仅依靠别人公开公布的财报是远远不够的。 在总办的第三个礼拜,每天都接触到陌生的领域,我主要还是学习,去问去百度,然后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