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沙醉望月

  原先铮哥安排的中秋家庭组团之旅不幸泡汤, 之后微信上的118老友群传来佳音,今晚要聚会! 时隔十几载的小伙伴再次相逢,自然是不亦乐乎,我举双手赞成。 可惜老头子不同意,他坚持要用他新买的商务“囚车”把我们一家押赴荒无人烟的横沙岛上 这一行“囚犯”,除了年纪最小的安曼积极配合押运工作,其余都是心神涣散。 众人心不齐,押运工作也不顺利。 在收费口上就跟小轿车发生了擦碰, 幸好公务用车质量过关,只有小小的磨损。 总花费1小时才解决此事。 到达横沙岛后,寻岛内唯一度假村入住。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当地的蚊虫热烈地为我们举行了吻礼。 下午在1000大洋没宽带的套房里睡了一觉, 岛上空气的确好,我这一周未愈的咽炎自己就消了。 起床准备烧烤。 叔叔阿姨轮番上阵, 有鸡翅、里脊肉、骨肉相连、羊肉、牛排、螺蛳肉、韭菜、豇豆,以及面包零食等 不同的肉风味各不相同,但肉质却惊人地相似。 遂拿去喂狗,举杯畅饮。   每逢乌云遮月之时, 老头子连声感叹:革命又进入了低谷, 盖早期影视作品常以乌云遮月暗喻革命先辈遭到陷害,革命因此陷入低谷。 众人放情大笑,又是“一波”。   今日恰逢“陆虎”生日, 可惜岛上唯一的白酒:劲酒,在岛上唯一的超市只剩唯一两瓶。 最后大家把这两瓶劲酒的功效发挥到了极限, 酒尽夜宵时,却发现馄饨店的老板正和表妹喝着茅台! 众人无不羡慕岛上百姓小日子过得享受。   ——中秋之夜于刚更新好的WordPress4.0 手机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