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训儿子

  写完了工作日志,拥抱自己的时间。 今天隔壁橡胶厂又开始排污了,并且愈排愈烈,整个研发楼里都能闻到刺鼻的橡胶味,稍稍吸进几口,口腔里就有一股苦意。 幸好今天一天宿舍里门窗都紧闭着,味道没有窜进屋里,至于从空气吸进无色无味的有害成分,只能看身体素质了。   今天室友老陈又喝酒了,回来就打电话训儿子。 “你信不信我现在回来收拾你”“你说我要不要回来收拾你”“你等着老子下次回来收拾你”…… 虽然是湖北话听不太懂,但这些也是非常熟悉的,毕竟我小时候也曾和父亲长时间分离两地,老头(他那会还没老)喝完酒就打电话问我学习认不认真,有什么目标,学多少个单词背多少古诗,目标完成没有……若是我回答稍微有些含糊,立马劈头盖脸一顿臭骂,然后接连好几个电话给我做思想教育、讲大道理。 有时发大火的时候,电话听筒放在桌上,那些狠话传到我耳朵里都觉得震耳欲聋,那些话对我造成了多大的心里阴影啊! 我记得听他训我的时候,我总喜欢翻一边的电话本,后来电话本都散架了;或者是用手指绕着数字键之间的缝隙穿梭,电话按键周围都有一圈油腻的污垢。 在部队有内线电话、外线电话,想要拔电话线装占线根本行不通。 每一次老头出差回来,我都会尽量躲开他出去玩,以免第一时间被检查作业,让电话里的的“毒誓”成真。。。  

国庆节吐槽

  老头在车上     老头不在车上   为了练车,我不惜牺牲自己的耳朵, 老头管不住自己的嘴, 一路上叨叨叨, 喝完酒是叨唻米发骚啦吸叨。 老头是老了, 10次有7次会把左右弄错。 老头看不得开慢车, 好像多等一个红灯,头上的立交桥就要砸下来一样。 他的安徽派御车术已经练得炉火纯青, 而且还想把我往那方面培养, 我一定会规规矩矩开车, 不走歪门邪道。   老头对崇明岛的神往已经无法理解。 上海市内:滴水湖、鲜花港、海湾森林公园 这些人少的地方他从来不去, 节假日非要想方设法绕各种路钻进那个长江隧道。     第一天去堵车, 吃了顿午饭, 去崇明落满灰的“新”房看看, 又从南门到东滩兜一圈, 在路边小河用网兜捞了N多米粒大小的鱼, 第二天基本是把第一天的录像回放了一遍, 就是车上多带了几个亲戚, 而且五洲大道比昨天还要堵, 在收费站口车流纹丝不动。 唯一新增的节目:跑到98大堤去捞小螃蟹, 结果带回家不知道怎么弄, 全部丢高桥的臭水沟里了。   这两天在崇明看到好多骑行的人, 甚至还有长跑的, 在北沿公路一带,环境特别好。 假期如此环岛绕一圈,肚子上减一圈, 回头多吃两个大闸蟹,多好! 老头对此视而不见,似乎那是穷人的运动。 他指着路上的小轿车, “中国人就是喜欢买轿车, 这种车开出来玩后备箱能装什么? 看我们的车多大,装那么多人。” ………… 老头观念也是过时了。 装一大车不乐意和自己出去玩的人, 一脚油门下去转速表像蜗牛一样有什么意思? 我宁愿开着小钢炮跑去滴水湖飚一圈, 亦或是骑着车从高桥跑去金杨拉面王吃碗面, 多开心。 […]

以汝姿态,永无兄弟

  这一个礼拜, 勤于练车,疲于游戏,   明天还要随老头子把奶奶送回合肥,一下错过两个线上活动,痛心疾首。   昨天和老头去昆山办事, 我开车,他在副驾, 结果可想而知。 若不是提前有人给我打过预防针,我又善于控制情绪, 早已车毁人亡。   子不教,父之过, 子若无过,莫非父难过? 我小心驾驶遵守交通规则, 老头非要让我学他开车那一套:超车、抢道、超速。 我水平有限,从来没做过这么高难度的动作, 他催,我慌,他又骂。   老头这个人, 在他身边最亲近的一圈,是吸收负能量的黄金席位。 对于家人,从来没有一句赞美, 生活中若是有一丁半点的事情与他习惯的不同, 他会先开玩笑般讥讽,再讲道理推翻,最后毫无妥协地否定。 相比亲人,也许老头的仇人更能免于他的口舌之灾。   换个角度看,老头其实是一个十足的屌丝, 和同事在一起,是一个没架子的领导, 和家人在一起,是一个狂妄的领导, 仍然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交代我做事,从来没有用疑问句, “好不好”,“能不能”,“行吗”,“帮我一下呗”是从来不会从老头嘴里吐出来的, 取而代之的是“安大略,过来,去XX/把XX搞定”。   我也蛮佩服老头的, 不知道在外面的他是真,还是在家里的他是真, 总之这样活着一定不轻松。   我对他看不惯的地方也可以绕地球一圈了, 但是我可不会当着别人的面为难儿子, 自己不但自律,还要强行律子, 仿佛是说“这个小子想成为我这样的人还差得远呢。”   他妈的谁要变成你这个样子。 不可理喻的老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