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记事

有一段时间没有写过流水账式的文章了。 来尝试一下用微信公众号文章的格式发布。 本周要事: No.1 安曼生日 之前安曼的生日都没有正经买过礼物。 No.2 “抵制乐天” 周末两天微信朋友圈被此类消息刷屏,也收到这样的消息 “ 中国人觉醒起来,中国人团结起来,卡死乐天! 希望有血气的中国人,将此文每天转三个群,连转三个月,即可看见韩国巨人乐天集团的倒下! ” 我简直笑得肚子疼好么! 到底好笑在哪,仔细想想: 1.韩国政府部署萨德,乐天只不过是提供地皮,萨德还是美国生产的,沃尔玛也别去了好么。 2.韩国政府怕北朝鲜核弹,中国如果是亚太地区的大哥,应该给韩国提供防空导弹,而不是看到人家买了美国导弹才想到抱怨。 3.2006年朝鲜第一次核试验,2017年2月中国正式宣布停止从朝鲜进口煤矿,出口中国的煤矿创汇超过朝鲜全国总量的50%。 所谓的法治社会,就是以政治为借口,挑唆、放任中国公民对一家在中国境内依法设立、依法纳税的韩国企业进行攻击吗? No.3 Dance 最近逐渐将运动的重心转移到舞蹈上, 除了大腿粗了一圈以外,没有什么不好, 也不会因为外面下雨或是空气不好受到影响。 No.4 工作 最近拿到了人生第一份销售订单, 虽然我是行政岗位,但也有一颗做销售的心, 在QQ上陪着客户聊天,随时响应要求,给生产部门及时传话, 入供应商的材料来来回回修改了不下10遍,总算有个5位数的订单,心满意足。 No.5 备考 法理学学习结束以后,转战刑法学, 之前的内容已经忘了一大半,法理学学习收获最大的就是:养成透过现象看本质的习惯, 法律不是万能的,它总是落后于社会的发展、科技的进步、人们的习惯, 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其实对我们约束最大的并不是法律的法条, 即便很多人一辈子没有看过法律条文,在社会混久了,对社会的“规矩”了然于心, “规矩”、习俗、道德约束其实是比法律更有效、成本也更低的治理手段。 通过对社会现象的研究,找到事物运作中内在的规律,将这些看不见的规律变成看得见的法条, 才是构建具有中国特色法治社会的核心。 本以为法理学是纯理论课程,所以先作为硬骨头下手,想不到却比刑法学有趣太多了。 No.6 音乐 Oliver Heldens 最近新关注的小鲜肉DJ 95年的弟弟,浓密的络腮胡真是让我眼红 每周更新的Heldeep里面有他的旁白,声音和他的外形很像,有点懒懒的感觉。

As the Hair Grow Vol.10

  生日前夕,9月7日,一个乘过我嘀嗒拼车女孩子主动加我微信。 要知道这是第一次有陌生的女孩子主动联系我。 鹅蛋脸,大眼睛,深刻的锁骨像衣架一样撑起光洁的双肩,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是那一双大长腿。 对我来说她的每一个部位都很完美,简直是上天从我梦中汲取灵感创造的尤物。   一开始和她聊得很投机, 我们说话都不爱遮遮掩掩, 和几年前的我一样,聊天特别喜欢用“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有各种表情。 但是现在反而觉得是在敷衍我,我也不知道如何回复这样的消息。 在对她的三观有了一定了解后, 渐渐发现我们的兴趣爱好、生活习惯有很大不同, 但还不足以让我放弃她,毕竟男孩子的本能在指引着我。   于是我鼓起勇气,在生日这天, 晚上11点加班结束后,我特地挑了她几个要好的朋友都在的场合见面。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她们抽着烟,投骰子喝酒,一轮接一轮。 要知道抽烟、投骰子、喝酒是我最讨厌的三件事,我就是这么Low的人。 她的胳膊支在我的大腿上,顶得我骨头生疼,让我对骨感美有了全新的认识。 最终,我成功地克服男孩子的本能,安全地把醉醺醺的小姑娘送回了家。   回家的路上静悄悄, 我摇下车窗,伸出手臂,感受风从指缝中留过,这个季节的温度刚刚好。 停在红灯前,宽阔的十字路口只有蛐蛐的叫声,关闭空调的比亚迪秦踩下刹车后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 原来小橙和我一样,都是安静的美男子呢。   吃完这晚生日面,到家已是四点了。

醉酒

  上周四赴小宇生日宴,在不便宜的饭店摆了一大桌,意料之中,桌上和寿星年纪相仿的人不到一半,情理之外。面对素昧平生的“兄弟、教授、X总”我不知道如何拒绝,不明不白地喝多了。第二天也记不得自己是怎么从五角场回到月浦的,依稀记得的只有从饭店出来打车差点和别人吵起来,然后坐黑车回月浦的时候我好像一路把胳膊勒在司机脖子上……据周小姐第二天反馈,我还在地铁站台上尿尿了,一路反复念叨着“你到哪里啦?我好爱你啊!”,当然这应该都是那天晚上我从电话里跟她说的。我至今也一点记不起来坐地铁的环节…… 周五早上六点半醒来,整个人像在福尔马林里泡了一晚,浑身僵硬,晚上牙也没刷,仿佛一嘴的福尔马林,想必喝的都是劣质酒。起来解了个手,想吐吐不出来,胃里却是翻江倒海。 倒头在床上还想再睡一会,但是随着头脑渐渐清醒,浑身开始变得不自在,翻来覆去,过了上班时间半个小时才被周小姐从电话里逼起来,吐了三口胆汁,嘴里更苦了,不过胃里少了点东西,好歹能喝下水了。 整个周五从白天到下午到晚上,从全身瘫痪到半身不遂到双脚残废,血管里的酒精花了一天时间褪去。 直到今晚跑完步回来,才感觉身体回到了正常的状态。但显然爆发力和协调性和上班前的状态都差了一大截。 我最舍不得的,就是看着自己的身体变差、身形走样。灵魂的载体倘若不再美丽,我的灵魂一定也会堕落的。至今醉过3次大酒:第一次去海口,和素不相识的大哥吃打边炉喝多,吐得浴缸都没法用;第二次和刘铮在昆山,当场断片,至今只有吃凉菜的记忆尚存;第三次就是这一次了。在海口喝的海马酒,壮阳,昆山喝的老家白酒,对口,这一次喝的干白干红还有香槟,简直就是对身体的谋杀。 以此为戒,远离酒精。在酒桌上做一个十足的小人,不惜假装有病、东躲西藏,方能保存自己。

周王洁22岁啦

  生日前夕闹不愉快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生日不能陪鸡鸡过,是我的不对。 可是我上个周末连带着周三周四周五都陪着她。 疲于在公交站辗转的我,实在不愿意再跑去她的学校。   生日礼物也没准备,也是我的不对。 没有提前准备,准确的说是很早就想到,但是没有拿出具体的方案,没有灵感。 送礼物这个事情,从来都不是我的专长,曾经送给过好哥们各种上不了台面的礼物。 况且我觉得送爱人礼物这件事,即便提前几个月想到了, 如果没有真心真意想让她从礼物中感受到爱意或者一种正能量, 这样的礼物是苍白无力的。   是我没有在她身上花太多心思。 我感觉一直被自己的未来困扰着。 做的不是自己喜欢的事情,又不知道如何向兴趣迈出第一步。 混混沌沌,消磨着考研前的光阴。   这样消极的情绪不能传染给大家! 纯属个人吐槽,请大家切勿向我学习。   给大家传递一些正能量。 这是我教周小姐给家里的冰箱除霜。 在她家找不到合适的工具= =就拿菜刀了。 看到冰块融化大块大块地掉下来,她都会睁大眼睛兴奋地像个第一次看到冰块的孩子。 这样天真的一面其实并不是是难能可见的。   不是一言惊醒梦中人。 我明白自己的状态。 你的这些话,让我知道不仅仅要对自己负责。   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