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节吐槽

  老头在车上     老头不在车上   为了练车,我不惜牺牲自己的耳朵, 老头管不住自己的嘴, 一路上叨叨叨, 喝完酒是叨唻米发骚啦吸叨。 老头是老了, 10次有7次会把左右弄错。 老头看不得开慢车, 好像多等一个红灯,头上的立交桥就要砸下来一样。 他的安徽派御车术已经练得炉火纯青, 而且还想把我往那方面培养, 我一定会规规矩矩开车, 不走歪门邪道。   老头对崇明岛的神往已经无法理解。 上海市内:滴水湖、鲜花港、海湾森林公园 这些人少的地方他从来不去, 节假日非要想方设法绕各种路钻进那个长江隧道。     第一天去堵车, 吃了顿午饭, 去崇明落满灰的“新”房看看, 又从南门到东滩兜一圈, 在路边小河用网兜捞了N多米粒大小的鱼, 第二天基本是把第一天的录像回放了一遍, 就是车上多带了几个亲戚, 而且五洲大道比昨天还要堵, 在收费站口车流纹丝不动。 唯一新增的节目:跑到98大堤去捞小螃蟹, 结果带回家不知道怎么弄, 全部丢高桥的臭水沟里了。   这两天在崇明看到好多骑行的人, 甚至还有长跑的, 在北沿公路一带,环境特别好。 假期如此环岛绕一圈,肚子上减一圈, 回头多吃两个大闸蟹,多好! 老头对此视而不见,似乎那是穷人的运动。 他指着路上的小轿车, “中国人就是喜欢买轿车, 这种车开出来玩后备箱能装什么? 看我们的车多大,装那么多人。” ………… 老头观念也是过时了。 装一大车不乐意和自己出去玩的人, 一脚油门下去转速表像蜗牛一样有什么意思? 我宁愿开着小钢炮跑去滴水湖飚一圈, 亦或是骑着车从高桥跑去金杨拉面王吃碗面, 多开心。 […]

出师记郭伯伯

  我挂上空挡,缓踩刹车,安静地把车靠在路边, “好,小安,再见。你以后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   那一刻我尽然无言以对郭师傅的告别, 我想好好抱抱他,但是他是我的长辈, 我想陪他抽根烟,但是我不会, 我想请他去最好的饭店喝最好的酒,但是每次下馆子他都不让我付钱。   郭师傅两个礼拜前从大鹏哥那里接手教我, 那之前我只学过一天起步停车。 第一天见面,郭师傅把车停在小区门口抽烟, 让我开着车在高桥新城兜了两圈, 指点正了几个踩离合器的毛病, 告诉我感觉到了就加档,没事别减档,下雪天减速要减档, 然后让我直接开上张杨路,一路开到陆家嘴。 这一路上我真正有了驾驶的感觉,水到渠成。   这么多年来,带过战士、领导、退休老干部, 见多识广有容乃大, 坐在车上就让我有一种踏实的感觉。 撞于泰山前,面不改色心不跳, 不到最后一秒绝不踩下副刹。 “习惯成自然”这个道理大家都知道, 我家老头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看我开车非要一路指手画脚, 郭师傅在教学上有他自己的智慧:有所言,有所不言, 他绝不在你最仓促的时候给你添乱, 等你回头觉得哪里有不对的地方, 转头一看,他正紧紧抓住扶手呢。 你再去问他, 他会从原理到实践解决方案给你系统地说明。   练倒车的时候,郭师傅只负责摆杆, 然后摆一张凳子坐在场地上, 翘着二郎腿,胳膊搁在膝盖上,头靠在手上, 手上燃着一支香烟,安静得像趴在一边晒太阳的小黑。   郭师傅在车上喜欢讲故事,滔滔不绝, 各个地方当兵的故事、在上海碰到的各路怪人、在二局碰到的烂人破事, 从另一个侧面锻炼了我开车同时的思考能力, 现在开个车在闹市找个小饭店对我来说都不是事了。   相比郭师傅的教学方法,我更喜欢他的性格, 在我车上快到中午,给老伴拨个电话:我中午不回来吃饭了,陪小安练车。 吃完午饭,必来一根饭后烟。 年轻开车带兵,走南闯北, 现在安定下来找三五朋友喝酒打牌,还有小战士伺候着。 多么潇洒!   昨天郭师傅在我的车上睡着了, 想必在他心里我已经出师了吧。 可惜一心想把车开稳忘记了拍照, 如今一张郭师傅的照片都没能留作纪念。     […]

今日练车,卒

  今天莫名觉得汽车是一个反人类的发明, 呆坐在椅子上动动手动动脚就可以从地图的一头跑到另一头, 到达目的地后居然觉得四肢发木,有撒腿狂奔的冲动, 长久下去,人类岂不是可以快速移动的“行尸走肉”。   8点半出发,3点半到家,来回总共240公里, 这一个大弯是为了去上师大接周小姐, 去的路上在中环堵2个小时, 狠狠练了一把起步停车。 我已双目无神,四肢无力。   在校读研的天天同学负责今天的接待, 被素未谋面的天天在第一时间喊出“郭师傅好”,郭师傅似乎受宠若惊, 他不知道,在常看我日志的圈子里,自己早已耳熟能详。   用餐后,一路欣赏校园的丝袜大腿,我们踏上了归途。 返回途中,我渐入疲劳驾驶的状态, 幸好周小姐陪郭师傅聊得不亦乐乎,熬过了最困的那一段。 我的首张驾车图, 出自周小姐之手, 加之这辆郭师傅的传奇桑塔纳,更显珍贵。

在宣城

  今天老头对我的态度简直毕恭毕敬, 莫非老头看到我写的文章? 还是因为方向盘在我手里,他怕我撞树上?     今天上午八点左右从家里出发, 一路向西,到达合肥, 在姑姑家蹭完午饭(忘记自拍了!),再南下到达宣城。 途中,常州——南京,合肥——宣城段都是我开的, 这200公里,汽车在我的手下平稳行驶, 但是老头子手贱把ETC的卡拔出来,不能用了= =   待我在宣城宾馆前完美停车后, 受到了早已在停车场等候多时的徐伯伯的热烈欢迎, 并且对学车第六天就上高速的我说:这不是胡扯么? 原来老头子在比他还老顽固的朋友面前还是会给我打圆场的, 他说:现在车多好开,哪像你刚学车那会。   到了宣城,一定要喝宣丰吃土菜,   X肉锅仔     不知道什么杆子,长水里的   很薄很脆的锅巴   其实今天最让我惊讶的, 是宣城宾馆。 有能用的电脑,还带低音炮音响, 矿泉水不免费,但是有直饮水龙头, 洗漱盒里居然还有小袋装的洗衣粉, 想不到在这三线小城市的宾馆能住的如此安逸。  

怒倒一天车

  郭师傅的强化训练Day2 内容:入库停车移位 就是把车倒进车位,再两把移到旁边的车   紧贴博客主题,自拍先入为主! 倒了一天车,把多年的颈椎痛治好了。   从倒档换空挡再上一档的过程莫名爽感, 右手轻轻一推“小光头”,再往左一拍,再顺势往上一推, 一脚油门,冲出车库,简称一库。   移位猛打方向盘感觉也很棒! 有一种很man的感觉,人车一体的驾驭感。   下午回家的时候,顺道送了三批乘客, 先送人到卫生科, 再从幼儿园接上许荣坤(是这么写的么?)送到荷兰新城, 回家路上又碰到安曼放学。 坤哥火眼金睛,一上车就说我像出租车司机, 开桑塔纳还真有出租车式的passion, 起步1、2档,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老化了会晃, 发出一种坐出租车经常听见的噪音, 扯不下去了……   我也理解为什么有人爱开老爷车了, 是挺有意思的,一种驾驶的乐趣。

新司机第一次上路

  20年前盼开车,今天终于上路了! 到今天上车总计不到10小时,学车第三天, 咱一口气就跑了40公里,在陆家嘴挂了人生第一个五档! 完成成就:驾车挂电话、驾车唱歌、驾车挖鼻屎、三档起步熄火! 掌声在哪里?!   从前就觉得学车是一件不足挂齿的事情, 因为我从小在游戏里就非常注意驾车的规范, 极品飞车、侠盗猎车, 在游戏里的大部分时间我都小心翼翼地驾驶, 不闯一个红灯,不撞倒一个路灯,不压死一个行人, 路况不好的时候,开着超跑跟在垃圾车后面也不乱鸣喇叭。   严于律己的我从小养成良好驾驶习惯, 所以,请大家放心地把车借给我开吧^_^ 我不会在车上挖鼻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