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第一次网吧通宵吐苦水

夜半不归,网吧流浪, 整夜寂寞,唯有打撸, 奈何坑比无数,将我反复鞭打, 暮然回首,博客竟是如此高大上。   天天让我好好享受网鱼的过夜之旅,我懂得。 凌晨3点的网吧的确有它迷人的地方, 新鲜的空气,轻轻的键盘敲击声, 愈发睡眼朦胧的隔壁小哥也让我逐渐放松了提防的神经。   大半夜的,倒倒苦水。 今天晚上我又触碰到了自己软肋,我的家庭。 身在曹营的我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哪怕回不了汉,我也天真地以为曹老板能好心收留我。 哪料到曹老板突然问我刘老板对我此行持何态度。 不不不,这真不是一个恰当的比方。   曾经有人说过我为人处事圆滑, 我只是善于逃避而已。 亲生爹娘的战火延绵燃烧十余载, 两头不讨好的我只好躲着老娘。 经常有人跟我说我妈可怜,白养了个儿子,要我多去看看她。 每次她我打电话我故意不接的时候,想到她一个人在家就会揪心。 可是去了又是我难做人。 老头子让我想办法从她那里把对他很重要的旧物拿回来, 恰恰老娘又和老头子做对不肯把东西拿出来,即便对她一点用处也没有。 每次我跟她一提这事,她又会把以前的事情搬出来,跟我说老头子如何如何绝情,如何如何不是个东西。 然后我空手而归,老头子又要吹鼻子瞪眼睛,当着我的面骂老妈骂得很难听。。。 渐渐地干脆就不再搀和这事了,我也是尽可能地让自己少陷入到麻烦当中。   而如今,又是两头碰壁。 也许我的这些事和别人家里的事比起来都是小巫见大巫。 我却完全不知道如何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