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F WORK SHUFFLE 3

连续工作的第十八天终结作

▽Youku

 

▽Youtube

复旦董秘班开课

首先要感谢公司董事长黄海弟先生出资为我报名“企业上市与董秘实务课程”。为避溜须拍马之嫌,此处省略赞扬之词500字。

在上课之前,我在心里准备过一份自我介绍,大致是讲自己作为班里学历最低的、年纪最轻的学员,希望各位老前辈多多关照。和同学见面以后,才发现都是年轻的面孔,大多来自中小民营企业(甚至有事业单位和高校)的其他岗位,大家都是抱着了解+学习的心态来上课的。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到一位明星同学,来自美都海创锂电公司生产部门的班组长吴海军同学(上图一排右三)。我们班上所有人记住的第一个名字可能是安大略,但是记住的第一个人绝对是吴海军。吴总以他饱满的正能量和风趣的口才,在微信群和第一次聚餐中,俘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也更加加深了大家对吴总本人、吴总公司甚至吴总老板的了解。

我和我身边的同学都认为,这种能力绝不是一般人能够掌握的,是一种超能力。在生产工作中,他仅有高中的学历,却能够管理“2博士、2硕士、3本科”的豪华高配班组;他跟着老板一干就是十余年,他说的十句话里有九句有“我们老板”,甚至撞坏了宾利,老板还送他一台宋;他能够带动气氛,化尬为乐,主动包揽班主任的工作,为同学思前想后。我认为吴总止步大学,是中国教育体系的又一次失败。

当然,班里的其他同学也都非常有趣,待有深入了解后,再和大家分享。

下面说说课程。总共上课八次,每次周末两天9:00-17:00,看到这样的课程安排一开始大家应该和我想法都一样,觉得是社交为主、上课为辅。不知道是不是学校给我们安排了一个下马威,实际上我们第一节的课程《会计政策在投融资业务中的应用》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都非常非常非常困难,尤其是非财会专业。刘浩教授在上课时明显已经有选择性地讲解,对于晦涩难懂也不常用的部分都直接跳过,厚厚一本讲义,实际上讲到的只有1/3不到,班上估计只有做财务外包的专业人士陈梅同学能够跟上老师的思维。难归难,刘教授还是考虑到大家的基础,花了很多精力用通俗易懂的概念,帮助把宏观的框架搭建起来。

分享几个我比较深的体会:

一是价格,价格是价值的外在表现,但是实际上由于市场中信息的不对称,价格往往不能真实地反映价值。价格本身能够传递信息,能够传递真实的信息,也能传递被曲解的信息,对于上市公司,股价就包含着公司的所有信息,之所以股价会波动,就是因为有关公司信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读,意见出现了分歧,股价也自然出现分歧。这也引出了“柠檬市场”的概念,所以信息披露对市场的有效性至关重要。

二是多元化公司在中美两国的不同表现。由于对市场的种种干预措施,造成了中国企业间交易成本的提高。而能够整合相关行业上下游的多元化公司,能够将交易成本在一个企业内部进行消化(前提是管理成本低于交易成本),因此在中国多元化的公司往往能获得溢价。但是在美国的自由市场中,企业间交易成本很低,多元化企业的管理成本高于交易成本,因此大而全的巨型企业只能获得折价。这也解释了,在A股题材炒作中,为什么概念多的个股涨势要远好于专而精的行业巨头。在我的自选中,既做纸浆又做纸板的景兴纸业、既做LED又做造亮工程的利亚德、既做渔业养殖又做渔场光伏的顺威股份等等整合产品上下游的公司,都能印证这一理论。

还有很多会计上巧夺天工的手段有待理解,简直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NOON BREAK SHUFFLE 2

▽Youku

▽Youtube

我给我续保

今天还是决定续交中国人寿的“康宁终身保险”,那是一份2005年老爹给我买的保险,也是唯一一份非理财性质的重大疾病险,其他几份保险投保人和受益人都是老爹自己,算是他自己的投资,与我并无关联。

这里穿插一段挺搞笑的事,我记得在未成年的时候,常有一位“扶贫阿姨”往家里打电话,每次打来电话第一句都是介绍自己是“扶贫阿姨”,大致是找我接电话,确认我是否还活着身体是否健康。但是随着我对“扶贫”二字理解的增加,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出生在一个不幸的家庭(因为那时父母已经离婚),感到命运待自己不公,也幻想这个讲话很客气的“扶贫阿姨”未来能给我一笔巨款。带着这样的自卑,我又渐渐发现自己的家庭虽然和“富裕”沾不上边,但也没有沦落到“贫困”的地步。直到最近,看到保险单上的客户经理才明白原来电话里的“扶贫阿姨”真名叫胡萍。

解开“扶贫阿姨”的秘密的同时,我第一次完整阅读了保险合同。合同正文基本没有可读性,但是40种疾病及非保障范围内症状的条款确实给我很大冲击:

一、原来人一辈子可以得这么多种重大疾病;

二、在这些疾病面前,我一点也不指望有任何治愈的可能;

三、一种疾病下面居然有数十条排除在外的症状,想要获保的几率比押中世界杯总决赛的比分还低(2018年我确实押中了)

看着罗列的这些症状,我很气愤,气保险公司无良黑心,也气人类胆小怕死,我非常不愿意继续缴纳保费。这无关保险费用,而是关乎我在重症——妄想吓唬我放弃追寻生命乐趣的魔鬼——面前尊严的问题。我岂能将希望寄托于那一笔保费和无用的治疗上?那简直是对我生命的玷污。

正直向来是我做人的准则,对待他人、对待自己,也包括对待死亡。前一秒还在追寻生命意义的我,在下一秒绝对不会向死亡低头,即便不慎跌入深渊,在下落中我仍要欣赏沿途的风景。

这一次续保,不是为了苟且,不是为了自己。希望在我不幸事发后,家人能够拿着这笔钱改善生活,享受生活,毕竟他们已经付出太多了。

▽2018中秋节于自家楼顶

江浙沪蹦迪小组国庆考察南京

话不多说,直接看片。


国庆节前三天临时攒的局,本来趁着天热来一次私人泳池趴,不料预定的温泉民宿早早把泳池水放干了。玩水的计划泡汤,那就泡汤吧。

平日里饱受工作压榨的身体,泡进热水里,搭配着好酒好烟好音乐,像上档次的方便面,很快恢复Q弹劲道的口感,于是在小房间里蹦起私汤迪。暗自庆幸我们都还没变成遇水就软的廉价方便面。

我和马老师都是第一次尝试VR,成功用VR上了PORNHUB,感觉相当刺激,唯一的缺点就是AV画质普遍不高,代入感没有其他游戏应用来得强。

下榻的“离线home”地处南京汤山温泉村,距离市中心还有近40分钟的车程,在附近的胖妈农家菜用完大鱼头后,我们便驱车来到了五台山体育馆的Club Future。

现在越来越觉得在二线城市蹦迪比上海来得开心,首先商务客户比较少,外籍留学生和当地年轻人居多,都能玩的比较开,场地普遍更大消费也更低。这一次免进场费能看到在2018Tomorrow Land火起来的Salvatore Ganacci,绝对是非常难得的机会,我们都认为这个神经病一定能够跻身一线DJ队伍。

因为时间仓促,没有看到想象中的长江夜景,有点失望,下一次再来南京,希望这座城市能干净一些,也希望南京本地人能推荐几处江景好不闹人少的好地方。

 

▽图片(前四张来自Ganda的胶片机)

 

 

时隔一年 再战球场

王光、龙哥、杨JJ、古舞、张胖子、李毅华、张鹤峰……还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好兄弟,从118到苏创到208到305,曾经叱咤在这些球场的大伙,现在都应该有了各自的工作和生活吧!

初中三年的记忆,几乎全部汇聚在你们的身影中,我想和大家再相见啊,不管生活如何,让我们再次在球场上相见吧。

 

△由左向右:古舞、我、史凯龙、李毅华,前:张欣宇

王光

△曾经形影不离的我们

今天和三年未见的兄弟王光打了通微信视频,这一次联系缘起国内PokerStar充值渠道全部被封死,想通过人肉翻墙的朋友转账充值。即便这三年几乎没有联系,但首先想到的还是王光。

自从王光离开上海在武大读本科后,因为地域两隔和各自忙于恋爱,除了跟武大自行车社团骑了一趟半吊子的海南环岛以外,我们几乎没有在一起的活动,加上毕业之后就去了国外,之后就再也没有过共同的爱好了。得知他也热衷于德州以后,诧异之外不禁为我们之间的默契感到欣慰,的确,相同的成长环境,或多或少会给我们部队大院长大的一批孩子身上留下类似的烙印,这也是我们一辈子可以用来反复回味的记忆。即便是今天,我仍然可以清晰回忆起某个下午,在水泥大操场上奔跑追逐、在煤堆上骑车的所有细节,我也记得王光的脚臭味,还有他妈喊他名字的特殊音调。

孩提时代的玩伴都会因为父母工作、生活和婚姻的关系被动断绝了联络,而我们这一代正值通信手段高速进步的时代,或许在失去消息的两三年后,随着手机和网络的普及,我们往往能通过社交网站或者其他共同好友那里听到一些有关对方的消息,但是受限于眼前的朋友关系和拮据的荷包,想要再回到玩伴的关系或者再见一面变得难上加难。时间久了,人的外貌、脾气和习惯多多少少会发生改变,曾经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好兄弟,甚至在路上遇到都不会再以曾经的兄弟相待,而是以身上的枷锁——“社会地位”相称。多少年共同的经历,抵不过进入社会后短短几年的洗礼,多么可悲。

因此我就更加珍惜能够以“玩伴”相待的老朋友和新朋友,真正的快乐想必都建立在平等的关系之上吧。

真希望他能早点回国呀,哪怕是过得差一点,但是和伙伴在一起叙叙旧,再努力一起做一番事业,还是很开心的。

贰零壹捌夏物语

一个穷人在夏天随手拍了点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