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Ganda和一帮朋友的南京温泉之旅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算起,工作以后,还是恢复单身以后,平时和Ganda在线上线下的联系越来越紧密,借机会认识了一批Ganda在洛外读大学时的校友:开房烧水工冯天奇、筋肉生气男范植珺、鲜嫩少爷时光宇、被黑达人郑恩宇、还有见面不多的洪总和胖子也算。

说来奇怪,我基本和他们没有什么共同的生活背景,也许是因为我父亲曾经和他们一个系统的原因吧,我也算办个系统里的人?从他们口中讲出的洛外故事里,一些经常出现的名字我已经耳熟能详,比对自己在地方大学同时期的生活,也大概能了解他们之间的故事和背后的情感。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透明人,虽然在过去的回忆里不可能有我的身影,不过我一点不会觉得不自在,我甚至还非常享受这种置身事外听故事的感觉。

再说来,我和他们的兴趣爱好其实也格格不入,他们在一起主要聊:新电影、老电影、说唱、民谣、老同学旧爱、老同学的新生活,我基本没有一样能插上嘴。不过,这一点也不妨碍我在他们边上笑嘻嘻地听,偶尔切换生活的圈子,真的有放松身心的效果。

这次Ganda一对、恩宇同事一对、恩宇和我一对六个人大年初四自驾游了趟汤山,两天两夜。在第一站苏州的Ganda外婆家,恩宇就自告奋勇陪外公喝了半斤白酒,女婿倒是找了个喝啤酒的借口躲过一劫。外公外婆实在太热情,上了两桌菜,我们看着恩宇把外公陪得这么开心,心里都乐开了花。

到达汤山住下来以后的活动,我也懒得赘述了,大脑基本处于停运状态,没有安排任何景点游览的项目,主要活动是:泡汤、听歌、看电影、聊天、吃饭、喝酒、睡觉。

▽见视频

来自Ganda Image的一则推广

来自我的朋友——独立个人摄影师Ganda,没有中间商赚差价,除了享受拍摄、后期服务,还能和有趣的灵魂相处个把小时,物超所值,快来联系我吧。

素材来自2018年收官前Ganda独自在陆家嘴游玩,以及和我、郑恩宇、郑恩宇对象在滨江森林公园瞎逛。

2018年收官

本来想着提前几天把2018年的最后一篇博文写出来的,想不到还真得拖在最后一天的写。

下午在小区附近跑步,看见两个骑自行车的少男,不紧不慢地在马路上游荡着。我自觉能够还原他们的全部对话:

A:你元旦作业做完没?我还差一张卷子

B:我下午都做完了,不过明天还要去补课

A:牛逼啊,你们学校作业都这么少么?

B:没有啊,很多的,放学那天我做到晚上11点才赶完一大半。

A:哎,好学校果然抓得紧啊。最近农药还打么?

B:偶尔玩玩吧,我都好久没更新了,英雄都要不认识了。

……陷入沉默

B:你和那个XXX还有联系没

A:没啊,我们俩不在一个班,她现在好像在和一个学长谈吧,都没什么联系了

B:上呀,好不容易在一所学校,抓紧机会啊

A:家里一个礼拜才给200生活费,怎么搞啊,GG

B:也是,哎

……陷入沉默

这一切我都经历过,在无数个下午,和一直以来一样,为了躲避家长,约着最好的朋友穿行在熟悉的街道。车轮在走,时间在走,在不同的人生道路上我们也在走。上一次已经是十多年前了,我还记得最后一次一个人骑车在高桥镇游荡,我去了几个好朋友家楼下,有在校的,有出国的,我知道该自己上路了,至少在未来一段时间,我们不会在同一条路上骑行。

写到这里居然潸然泪下,过去的时光一去不复返,新的人还在走旧人走过的路。

2018年,做了几个重要的决定:1.在山恒生态入职;2.密切和公司联系在一起;3.十月之前一路满仓参与下跌;4.不和公司甲方走得太近;5.参与甘达的事业。

其他往事不想再提,没有什么值得总结的, 说白了都是因果关系环环相扣, 所有看似偶然的事件,都包含着必然。

在人工智慧越来越受到关注的今天,我更加关注“自然智慧”,我相信大自然有一套算法,足够复杂,能让所有必然发生的事,在“智人”看来都是偶然发生的;让“智人”觉得自己有能力改变现实,却永远无法突破现实。

又扯远了。说些有的没的,让大家感觉这一年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很多发生的事情无法改变,并且会以大自然设定的方式继续影响未来,我更期待的是,未来那些看似“偶然”的事件(换一种说法就是我无法理解内在关系的事件),比如说遇到新的人,和老朋友做一些新事情,吃一个十三连板等等。

明确的目标在定下来的时候都显得小家子气,在回头核对完成情况时还容易打自己脸,不想那么多,享受“意外”的发生吧。


收官前陪甘达在上海玩了几天,拍了些照片。

△老板安排在罗斯福顶楼团建
△老板带我们游览外滩
△老板还带我们去了海边拍艺术照
△和马老师一起

更多照片,在http://www.anandalue.com/?p=6905

2018快要结束,终于过上像样周末

感激老板周末依然在外为公司业务奔波,借此机会我可以小小奢侈享受一下两天的周末时光,明天上班,我会加倍工作的,毕竟All work and no play makes Jack a dull boy

周六早上六点半习惯性醒来,发现不是工作日不用工作可以睡回笼觉,兴奋地在被窝里狂笑,刷了会ins看到一个视频▽,在被窝里又是一阵狂笑,最终还是没睡成懒觉。

于是把电脑抱上床,开了罐酸奶,开了包花生,继续把昨天晚上接着没看完的《阿尔忒弥斯酒店》和《The Spy Gone North》。

起床以后例行洗衣服洗床上用品,找秋秋打了几把德州,但是因为我这边网络太卡的原因,放弃。改成我给他直播Pokerstar现金局,期间我还一度尝试在Bilibili上直播,想不到网管秒出警给我扣了三分(国内全面封禁赌博性质的游戏)。

晚上把基辛格的《论中国》看完了,这位从中美建交开始涉足中国事务的老者,与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各届领导班子都共同工作过(今年11月还受邀与习近平见面),对新中国成立后国内的一些历史性事件如数家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亲中派美国官员,他
表现出一种尊重平等的态度,所以言论也更容易被中国的领导人所接受,著作也得以在国内出版。在他看来,由于意识形态的不同,中美最好的状态不是言和,而是永远处于一种良好沟通的机制下,形成动态的平衡。

周日早上终于睡成懒觉,醒来例行刷pornhub的时候,发现了一对唯美的主播夫妇→LUNAxJAMES,旅游打炮两不误,美景、美胴尽收眼底,配上浪漫的法语发音,感觉他们都彼此深爱,这样的sex vlog真是让我一点也提不起打飞机的兴致,反而沉浸在甜蜜爱情中无法自拔。

△视频截图(相较于啪啪啪,我更爱看他们旅行)

起床以后刷海贼王865集,路飞被卡塔库栗暴揍后终于想起冥王在战斗中给他提示,凭借微弱的见闻色霸气躲过了卡塔库栗的两记“无双甜甜圈”,感觉卡塔库栗越来越爱这个不断进步的对手了。

下午在篮球拉伙群找人打球无人应答,于是在群里找男士一起逛街,更是无人应答。

一个人赶着黑五的最后几天在五角场兜了一圈,捡到便宜,开心。

△上衣199,裤子199

周末真是开心啊,和写流水账一样,不紧不慢就结束了。

OFF WORK SHUFFLE 3

连续工作的第十八天终结作

▽Youku

 

▽Youtube

复旦董秘班开课

首先要感谢公司董事长黄海弟先生出资为我报名“企业上市与董秘实务课程”。为避溜须拍马之嫌,此处省略赞扬之词500字。

在上课之前,我在心里准备过一份自我介绍,大致是讲自己作为班里学历最低的、年纪最轻的学员,希望各位老前辈多多关照。和同学见面以后,才发现都是年轻的面孔,大多来自中小民营企业(甚至有事业单位和高校)的其他岗位,大家都是抱着了解+学习的心态来上课的。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到一位明星同学,来自美都海创锂电公司生产部门的班组长吴海军同学(上图一排右三)。我们班上所有人记住的第一个名字可能是安大略,但是记住的第一个人绝对是吴海军。吴总以他饱满的正能量和风趣的口才,在微信群和第一次聚餐中,俘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也更加加深了大家对吴总本人、吴总公司甚至吴总老板的了解。

我和我身边的同学都认为,这种能力绝不是一般人能够掌握的,是一种超能力。在生产工作中,他仅有高中的学历,却能够管理“2博士、2硕士、3本科”的豪华高配班组;他跟着老板一干就是十余年,他说的十句话里有九句有“我们老板”,甚至撞坏了宾利,老板还送他一台宋;他能够带动气氛,化尬为乐,主动包揽班主任的工作,为同学思前想后。我认为吴总止步大学,是中国教育体系的又一次失败。

当然,班里的其他同学也都非常有趣,待有深入了解后,再和大家分享。

下面说说课程。总共上课八次,每次周末两天9:00-17:00,看到这样的课程安排一开始大家应该和我想法都一样,觉得是社交为主、上课为辅。不知道是不是学校给我们安排了一个下马威,实际上我们第一节的课程《会计政策在投融资业务中的应用》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都非常非常非常困难,尤其是非财会专业。刘浩教授在上课时明显已经有选择性地讲解,对于晦涩难懂也不常用的部分都直接跳过,厚厚一本讲义,实际上讲到的只有1/3不到,班上估计只有做财务外包的专业人士陈梅同学能够跟上老师的思维。难归难,刘教授还是考虑到大家的基础,花了很多精力用通俗易懂的概念,帮助把宏观的框架搭建起来。

分享几个我比较深的体会:

一是价格,价格是价值的外在表现,但是实际上由于市场中信息的不对称,价格往往不能真实地反映价值。价格本身能够传递信息,能够传递真实的信息,也能传递被曲解的信息,对于上市公司,股价就包含着公司的所有信息,之所以股价会波动,就是因为有关公司信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读,意见出现了分歧,股价也自然出现分歧。这也引出了“柠檬市场”的概念,所以信息披露对市场的有效性至关重要。

二是多元化公司在中美两国的不同表现。由于对市场的种种干预措施,造成了中国企业间交易成本的提高。而能够整合相关行业上下游的多元化公司,能够将交易成本在一个企业内部进行消化(前提是管理成本低于交易成本),因此在中国多元化的公司往往能获得溢价。但是在美国的自由市场中,企业间交易成本很低,多元化企业的管理成本高于交易成本,因此大而全的巨型企业只能获得折价。这也解释了,在A股题材炒作中,为什么概念多的个股涨势要远好于专而精的行业巨头。在我的自选中,既做纸浆又做纸板的景兴纸业、既做LED又做造亮工程的利亚德、既做渔业养殖又做渔场光伏的顺威股份等等整合产品上下游的公司,都能印证这一理论。

还有很多会计上巧夺天工的手段有待理解,简直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NOON BREAK SHUFFLE 2

▽Youku

▽Youtube

我给我续保

今天还是决定续交中国人寿的“康宁终身保险”,那是一份2005年老爹给我买的保险,也是唯一一份非理财性质的重大疾病险,其他几份保险投保人和受益人都是老爹自己,算是他自己的投资,与我并无关联。

这里穿插一段挺搞笑的事,我记得在未成年的时候,常有一位“扶贫阿姨”往家里打电话,每次打来电话第一句都是介绍自己是“扶贫阿姨”,大致是找我接电话,确认我是否还活着身体是否健康。但是随着我对“扶贫”二字理解的增加,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出生在一个不幸的家庭(因为那时父母已经离婚),感到命运待自己不公,也幻想这个讲话很客气的“扶贫阿姨”未来能给我一笔巨款。带着这样的自卑,我又渐渐发现自己的家庭虽然和“富裕”沾不上边,但也没有沦落到“贫困”的地步。直到最近,看到保险单上的客户经理才明白原来电话里的“扶贫阿姨”真名叫胡萍。

解开“扶贫阿姨”的秘密的同时,我第一次完整阅读了保险合同。合同正文基本没有可读性,但是40种疾病及非保障范围内症状的条款确实给我很大冲击:

一、原来人一辈子可以得这么多种重大疾病;

二、在这些疾病面前,我一点也不指望有任何治愈的可能;

三、一种疾病下面居然有数十条排除在外的症状,想要获保的几率比押中世界杯总决赛的比分还低(2018年我确实押中了)

看着罗列的这些症状,我很气愤,气保险公司无良黑心,也气人类胆小怕死,我非常不愿意继续缴纳保费。这无关保险费用,而是关乎我在重症——妄想吓唬我放弃追寻生命乐趣的魔鬼——面前尊严的问题。我岂能将希望寄托于那一笔保费和无用的治疗上?那简直是对我生命的玷污。

正直向来是我做人的准则,对待他人、对待自己,也包括对待死亡。前一秒还在追寻生命意义的我,在下一秒绝对不会向死亡低头,即便不慎跌入深渊,在下落中我仍要欣赏沿途的风景。

这一次续保,不是为了苟且,不是为了自己。希望在我不幸事发后,家人能够拿着这笔钱改善生活,享受生活,毕竟他们已经付出太多了。

▽2018中秋节于自家楼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