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床。

一个月没和大家见面了。 终于迎来了那两个字:毕业。 毕业季原来那么平静。 许多熟悉的名字从别人那里提起,忽然变得陌生; 在校园里撞见的老面孔,却和脑海里的模样对不上号。 也许很多人、很多名字都是这辈子最后一次见、最后一次听了。   在这个炎热的夏天, 最怕看到的是同学埋头收拾行囊的身影, 最怕听到的是拉杆箱轮子滚过地面的声音, 每每碰到这些,心里都是凉凉的。   朋友们相互道别、致谢。 有情圣怀念有故事的ta, 有学霸怀念奋斗过的图书馆, 有吃货怀念天天吃天天厌的大锅饭。   而我,作为一名屌丝。 最怀念、最舍不得的,是我的床。 她,托起了我四年的肉体, 她,承载了我四年的梦想。     她静静聆听着电话两头每晚不断的漫漫情话, 我总是和女朋友在外夜不归宿,她也毫无怨言地等着我归来。 头一个学期,她每天提醒我早起早睡,早上六点我就一个人起床、吃早饭、读新概念, 我还很喜欢打篮球,每天都要打到天黑才回来,她让我一觉到天明, 可是在大一末,因为打篮球,我摔断了胳膊,住进了医院,将近一月的时间没有她在身边。   我喜欢锻炼身体,寝室地方小, 所以我总是在她身上做仰卧起坐, 还喜欢吊在她的栏杆上做引体向上, 所以时间一久,她也经不住我的折腾,变得摇摇晃晃。   后来, 没事找事的我非要和别人不一样, 把寝室座位换了个方向, 拆了她身上几个螺丝, 然后晚上翻个身,她也要随我抖三抖。   但我却一点也不嫌弃她, 每天和她相处得时间反而更多了。 跟着室友,我学会了逃课、迟到、早退。 大三那年,每天醒来都已经是9点以后。 即便是大四下定了决心要考研,每天也要等到上午11点才和她说拜拜。   而今, 想着和她亲热的夜晚屈指可数,置于其中,总是忍不住回忆和她有关的一切过往。 这四年,出门在外的时候,即便是在家,也会想起学校里的这张床。 金窝银窝,都不如自家的狗窝。 无论遇到多大的难、吃了多大的苦,躺在这张床上闭上眼,心中留下的只有平静。   即将告别大学生活,走入社会。 也许有一天我还会踏入第二小区A008 507室,看看进门右转的第一张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