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形几何学在A股本轮上涨中的印证

前段时间读完了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的《黑天鹅》,在结尾部分作者论述存在于大自然中的随机性,其中曼德尔布罗特的分形几何学引起了我的兴趣。

△作者描述

用中国人的智慧,可以总结为:小中见大,大中见小,一为千万,千万为一。身边最常见的例子,就是树叶的脉络至于树枝的树叶至于大树的枝条至于全部根系,这种巧妙的结构在大自然中普遍存在。

我在周末随手翻阅了上周A股上证指数的K线图,竟然也发现了分形几何的存在!

△3月4日周一的分时图,前15分钟和全天走势存在分形
△3月4日全天走势和全周走势存在分形
△似乎三十日级别的日K也存在分形

拭目以待吧,如果市场确实如此发展,我必然更加臣服于大自然脚下,人类再自以为聪明,终究逃不过自然规律的安排。

似乎随机的出现,在大自然的面前都是必然,这种“命中注定”不是很有趣么?


▽午间休息在高东生态园找到的分形几何

△我正在做空的苹果期货中的分形几何(2019年3月14日)

写歪的董秘班上课体会

原来上一次11月10日的课程,是复旦管院送给我们董秘五班部分同学的一次试听课,也难怪把我们和董秘四班的最后一次课集中在一起上。12月8日-9日,这个气温骤降的周末,我们五班的同学全员齐聚一堂,在院领导和往届学长的见证下举行了简单而不失深度的开学典礼,中午用餐后在班主任的带领下顶着严寒参观了复旦大学校史馆。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董秘班第五期开学合影

课后班主任要求我们写一篇学习感悟,所以在这里结合前两次听课谈谈自己的体会,不代表董秘班其他同学意见。

在这两次课程中,请到的老师主要有四类:

一是学院派,以刘浩为代表,这里并不是说传授内容死板教条,而是上课形式贴近高校课堂,上课有板书(Excel上做板书效果奇好,第一次见)、有引导、有问答;

二是官方派,以周勤业为代表,上交所的工作经验为我们提供了中国证券市场的历史面宏观讲解,但由于其过往的官方身份,在课堂上这种半公开场合,许多历史敏感话题有意避而不谈也是情有可原;

三是在职派,以施卫东为代表,在上市公司轮流出任过董监高和董秘职位,课上提供大量实操经验教训,故事之精彩闻所未闻;

四是第三方派,以杨芳为代表,既不是监管层也不在上市公司任职,少了两方的约束,能够以独到的角度帮助我们切中问题要害,加之咨询辅导的职业背景,更加愿意帮助我们解决实操中遇到的问题。

这四类不同的老师授课风格各异,从他们不同的角度出发,中国上市公司百态活灵活现地在我眼前铺开。作为一名90后,我和A股分享同一年生日,前26年我不是市场亲历者。但在课堂上我从亲历者的口中,了解到一次次弥足珍贵的经验。

谈完老师,谈谈情怀。

如果说市北高新的12板是向大大在进博会上的定调热烈起舞,那么近几个交易日深圳板块的集体上涨,就是对南巡老人的深沉致敬。

1990年,正值国际上东德、捷克斯洛伐克和罗马尼亚共产党政府垮台,他对中共党员们这样说:

所有人应该清楚地认识到,在目前的国际形势下,敌人的全部注意力将转向中国。敌人会用一切借口找我们的麻烦,制造困难,向我们施加压力。因此中国需要稳定,稳定,再稳定。今后三五年对我们党和国家会极为困难,也极为重要。如果我们挺过来了,我们的事业会更加发达;如果我们垮了,中国的历史将倒退几十年,甚至一百年。

经历过陆肆的中国正处于内部动荡和国际孤立的低潮时期,改革开放后迎来的中美建交之春迅速进入寒冬(2018年不仅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美建交40周年),老人决定在上海、深圳试点开放证券市场的举动,向世界宣布中国绝不是一个“非市场化国家”,获得认可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才有机会迎来高速发展的二十年。

“发展才是硬道理”,这句话在今天依然适用。在某些领域的快速进步,已经令西方世界感到恐惧,时而将中国威胁上升到意识形态的高度。作为技术的领先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已经站在了当年美国的位置,适当地将利益惠及别国,谋求共同发展,避免绝对的、价值观念上的冲突,也许是解决问题的一种捷径呢?

最近在看基辛格的《论中国》,思考方式总被牵扯到政治上,后面一部分不作体会发表,仅在博客上分享。

复旦董秘班开课

首先要感谢公司董事长黄海弟先生出资为我报名“企业上市与董秘实务课程”。为避溜须拍马之嫌,此处省略赞扬之词500字。

在上课之前,我在心里准备过一份自我介绍,大致是讲自己作为班里学历最低的、年纪最轻的学员,希望各位老前辈多多关照。和同学见面以后,才发现都是年轻的面孔,大多来自中小民营企业(甚至有事业单位和高校)的其他岗位,大家都是抱着了解+学习的心态来上课的。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到一位明星同学,来自美都海创锂电公司生产部门的班组长吴海军同学(上图一排右三)。我们班上所有人记住的第一个名字可能是安大略,但是记住的第一个人绝对是吴海军。吴总以他饱满的正能量和风趣的口才,在微信群和第一次聚餐中,俘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也更加加深了大家对吴总本人、吴总公司甚至吴总老板的了解。

我和我身边的同学都认为,这种能力绝不是一般人能够掌握的,是一种超能力。在生产工作中,他仅有高中的学历,却能够管理“2博士、2硕士、3本科”的豪华高配班组;他跟着老板一干就是十余年,他说的十句话里有九句有“我们老板”,甚至撞坏了宾利,老板还送他一台宋;他能够带动气氛,化尬为乐,主动包揽班主任的工作,为同学思前想后。我认为吴总止步大学,是中国教育体系的又一次失败。

当然,班里的其他同学也都非常有趣,待有深入了解后,再和大家分享。

下面说说课程。总共上课八次,每次周末两天9:00-17:00,看到这样的课程安排一开始大家应该和我想法都一样,觉得是社交为主、上课为辅。不知道是不是学校给我们安排了一个下马威,实际上我们第一节的课程《会计政策在投融资业务中的应用》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都非常非常非常困难,尤其是非财会专业。刘浩教授在上课时明显已经有选择性地讲解,对于晦涩难懂也不常用的部分都直接跳过,厚厚一本讲义,实际上讲到的只有1/3不到,班上估计只有做财务外包的专业人士陈梅同学能够跟上老师的思维。难归难,刘教授还是考虑到大家的基础,花了很多精力用通俗易懂的概念,帮助把宏观的框架搭建起来。

分享几个我比较深的体会:

一是价格,价格是价值的外在表现,但是实际上由于市场中信息的不对称,价格往往不能真实地反映价值。价格本身能够传递信息,能够传递真实的信息,也能传递被曲解的信息,对于上市公司,股价就包含着公司的所有信息,之所以股价会波动,就是因为有关公司信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读,意见出现了分歧,股价也自然出现分歧。这也引出了“柠檬市场”的概念,所以信息披露对市场的有效性至关重要。

二是多元化公司在中美两国的不同表现。由于对市场的种种干预措施,造成了中国企业间交易成本的提高。而能够整合相关行业上下游的多元化公司,能够将交易成本在一个企业内部进行消化(前提是管理成本低于交易成本),因此在中国多元化的公司往往能获得溢价。但是在美国的自由市场中,企业间交易成本很低,多元化企业的管理成本高于交易成本,因此大而全的巨型企业只能获得折价。这也解释了,在A股题材炒作中,为什么概念多的个股涨势要远好于专而精的行业巨头。在我的自选中,既做纸浆又做纸板的景兴纸业、既做LED又做造亮工程的利亚德、既做渔业养殖又做渔场光伏的顺威股份等等整合产品上下游的公司,都能印证这一理论。

还有很多会计上巧夺天工的手段有待理解,简直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2018年最得意的两次预测

1.世界杯决赛法国队4:2克罗地亚

 

2.A股大周期低点和人民币汇率中期低点(差一天)

这两件事,可以吹一辈子了,存图为证。

有时候,自己作出的判断,不要在乎他人非议,放手去做就是了。

 

为什么我对A股充满信心

首先声明本人未受过经济或金融专业教育,欢迎专业人士指正。


既然不加时间限定地说出这句话,那一定是对A股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报有相当的信心。但又不同于“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排开经济向上发展的大方向,对于A股来说,我认为另有其他推动力——人民币国际化。

众所周知,央行对于外汇自由兑换的管制愈发严格,目的无非是避免挤兑外币导致央行外汇储备降低,进而影响人民币兑美元(及其他国际货币)汇率的大幅波动,最终影响以人民币计价资产的价格(中国通胀)。为此,一方面央行在限制兑汇,然而并不是长久之策,地球人早已发现“中国越不让买的越会涨价”;另一方面,除了在2017年引入“逆周期因子”外,央行也主动降低外汇储备在资产负债表中的比重。

从央行近5年的资产负债表的资产端中(吐血整理,数据来源:央行调查统计司),印证了央行不断抛售美债(深蓝色部分-外汇),大举投放MLF、SLF等借贷便利、积极实施逆回购(浅蓝色部分-对其他存款行公司债权)的举措,并且有逐步扩大的趋势。然而单一抛售外汇的行为,也许并不能代表什么。IMF统计的各经济体央行持有的人民币资产在全球外汇储备资产中的占比持续上升,就可以证明有越来越多的国家看好人民币的流动性和支付能力。

那么,我可以简单总结为:人民币将逐渐摆脱美元兑自身价格的影响,价格将逐步回归人民币计价商品的价值中去。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中国市场从乡下人摇身变为土老板,在四十不惑之年看穿尘世,不再通过名包名表金链(外在价格)来提升自己的身价,开始注重修炼内功(培养内在价值)。

A股与我同为九零后,即将来到三十而立之年,在人生的关键节点上,A股与人民币国际化互为目标和手段。人民币国际化离不开支付范围的扩大,这其中也包括证券市场的开放;A股总市值的扩大离不开世界对中国市场的投资,而稳定的人民币是其最有力的保障。

最后要说什么3年5倍、20年100倍难免落入俗套,这就是所谓“将自身目标和国家目标相结合”的绝佳机会,努力为社会创造财富的同时,享受人民币国际化为A股带来的改革红利。加油吧,韭零后。

许愿2018经济周期

今天是个难忘的日子。

是我开始炒股以来,第一次经历上证指数暴跌5%,并且在同日全球股市债市无一例外纷纷暴跌。

万幸是我没有参与任何交易,这种空仓观望全球指数暴跌的感觉,就像躲在玻璃罩里观看一场海啸袭来,真实又不真实。

今年以来国内官方和非官方PMI指数不断新低,我作为一个外行人,也大概能看出端倪,目前国内的生产力不足以支撑庞大的经济总量,经济已经开始进入萧条下行阶段。

另一方面,央行在上半年不断推出MLF、SLF后,在国庆节休盘最后一天推出1%的降准以冲抵到期借贷便利手段,然而于事无补。这可以理解为,政府调控的刹车在下行阶段已经失去作用。

作为经济体中最小的一份子,理论上我早已死在经济萧条的拐点上,在2018年第一季度,我的净资产就由正转负,并且在年中达到最低点。幸好自己及时踩下刹车,主动降杠杆,缩减个人资产负债表的负债端。可以自豪地说,我已经走出了最低点,并且将会在未来一段时间回到正轨。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逢长江特大洪水,我读小学一年级,记得整个小学校和部队大院都被淹了;

2008年全球次贷危机,逢汶川大地震,我读高中一年级,只记得举国都在关注北京奥运会;

2018年,我进入工作岗位第四年,有机会再一次经历经济短周期,我不奢求在这一次社会财富重分配的过程中能够暴富,但求看清一切,抛去外在的“价格”,关注内在的“价值”,修炼内功,并在下一个周期中踩准节奏。

同时,在此我大胆预测,未来2-3年内,恋爱市场成交率将会提高,抱团取暖共克时艰的日子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