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ANE @ ARKHAM

那一晚的TRAP并不是我钟爱的风格, 现场不断有人进入,伫立在ARKHAM格外空旷的舞池中, TRAP节奏在鼓点陡然加快后又迅速归于平静, 我孤身站在第一排,渴望着爆裂的节奏如疾风骤雨般向我砸来。 听没感觉的音乐,和有口音的小姐上床一样诡异, 在ARKHAM里,我象征性地扭动了几下身体, 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   ▽Me in the front   ▽Me in the front2   ▽Glorias Ganda &  Boys   ▽Me   ▽马浩&Me    Only House Party is the B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