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收官

本来想着提前几天把2018年的最后一篇博文写出来的,想不到还真得拖在最后一天的写。

下午在小区附近跑步,看见两个骑自行车的少男,不紧不慢地在马路上游荡着。我自觉能够还原他们的全部对话:

A:你元旦作业做完没?我还差一张卷子

B:我下午都做完了,不过明天还要去补课

A:牛逼啊,你们学校作业都这么少么?

B:没有啊,很多的,放学那天我做到晚上11点才赶完一大半。

A:哎,好学校果然抓得紧啊。最近农药还打么?

B:偶尔玩玩吧,我都好久没更新了,英雄都要不认识了。

……陷入沉默

B:你和那个XXX还有联系没

A:没啊,我们俩不在一个班,她现在好像在和一个学长谈吧,都没什么联系了

B:上呀,好不容易在一所学校,抓紧机会啊

A:家里一个礼拜才给200生活费,怎么搞啊,GG

B:也是,哎

……陷入沉默

这一切我都经历过,在无数个下午,和一直以来一样,为了躲避家长,约着最好的朋友穿行在熟悉的街道。车轮在走,时间在走,在不同的人生道路上我们也在走。上一次已经是十多年前了,我还记得最后一次一个人骑车在高桥镇游荡,我去了几个好朋友家楼下,有在校的,有出国的,我知道该自己上路了,至少在未来一段时间,我们不会在同一条路上骑行。

写到这里居然潸然泪下,过去的时光一去不复返,新的人还在走旧人走过的路。

2018年,做了几个重要的决定:1.在山恒生态入职;2.密切和公司联系在一起;3.十月之前一路满仓参与下跌;4.不和公司甲方走得太近;5.参与甘达的事业。

其他往事不想再提,没有什么值得总结的, 说白了都是因果关系环环相扣, 所有看似偶然的事件,都包含着必然。

在人工智慧越来越受到关注的今天,我更加关注“自然智慧”,我相信大自然有一套算法,足够复杂,能让所有必然发生的事,在“智人”看来都是偶然发生的;让“智人”觉得自己有能力改变现实,却永远无法突破现实。

又扯远了。说些有的没的,让大家感觉这一年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很多发生的事情无法改变,并且会以大自然设定的方式继续影响未来,我更期待的是,未来那些看似“偶然”的事件(换一种说法就是我无法理解内在关系的事件),比如说遇到新的人,和老朋友做一些新事情,吃一个十三连板等等。

明确的目标在定下来的时候都显得小家子气,在回头核对完成情况时还容易打自己脸,不想那么多,享受“意外”的发生吧。


收官前陪甘达在上海玩了几天,拍了些照片。

△老板安排在罗斯福顶楼团建
△老板带我们游览外滩
△老板还带我们去了海边拍艺术照
△和马老师一起

更多照片,在http://www.anandalue.com/?p=6905

NOON BREAK SHUFFLE 2

▽Youku

▽Youtube

江浙沪蹦迪小组国庆考察南京

话不多说,直接看片。


国庆节前三天临时攒的局,本来趁着天热来一次私人泳池趴,不料预定的温泉民宿早早把泳池水放干了。玩水的计划泡汤,那就泡汤吧。

平日里饱受工作压榨的身体,泡进热水里,搭配着好酒好烟好音乐,像上档次的方便面,很快恢复Q弹劲道的口感,于是在小房间里蹦起私汤迪。暗自庆幸我们都还没变成遇水就软的廉价方便面。

我和马老师都是第一次尝试VR,成功用VR上了PORNHUB,感觉相当刺激,唯一的缺点就是AV画质普遍不高,代入感没有其他游戏应用来得强。

下榻的“离线home”地处南京汤山温泉村,距离市中心还有近40分钟的车程,在附近的胖妈农家菜用完大鱼头后,我们便驱车来到了五台山体育馆的Club Future。

现在越来越觉得在二线城市蹦迪比上海来得开心,首先商务客户比较少,外籍留学生和当地年轻人居多,都能玩的比较开,场地普遍更大消费也更低。这一次免进场费能看到在2018Tomorrow Land火起来的Salvatore Ganacci,绝对是非常难得的机会,我们都认为这个神经病一定能够跻身一线DJ队伍。

因为时间仓促,没有看到想象中的长江夜景,有点失望,下一次再来南京,希望这座城市能干净一些,也希望南京本地人能推荐几处江景好不闹人少的好地方。

 

▽图片(前四张来自Ganda的胶片机)

 

 

LOOKBACK 上海2018EDC

2018年第一场电音节,江浙沪蹦迪种子选手们又老了一岁。

由于4月29日结束之后次日就奔赴川西之旅,所以照片视频一直迟迟没有发出来。

比较难忘的就是江楠身着发福蝶套装,裙子被我抢来圆梦女装;以及一个姑娘用一根扎头发的橡皮筋、一口伏特加和我交换了发光的手环(忘记留联系方式)

这次马老师好像有心事,闷闷不乐的样子,Perfect那一段才看到笑脸(视频在最后↓),要开心一点噢!

 

感谢一路陪伴。

 

 

此处应有标题

相比和别人掏心,还是更习惯自言自语,毕竟,像你一样只浏览不评论的好读者,去哪里找呢?

 

Chapter 1

终于还是没有勇气对烜说出那三个字,之前所动的感情,所幻想的一切,谱写成了一篇自娱自乐的间奏曲。

我承认,第一次约会被我搞砸了,是因为匆忙、是因为生疏,但归根结底,是因为自己心底里的那一份不确定感。似乎在初恋之后,再也没有奋不顾身、飞蛾扑火的勇气了,在女孩面前畏首畏尾、瞻前顾后成了习惯性的表现,相较于此,短期内不计后果、不达目的不罢休地冲锋,似乎更能够攻城拔寨呢。

 

Chapter 2

清明头夜,我和前同事一起在上海街头捕捉到了不少放荡的灵魂。

 

 

Chapter 3

步入2018年以来,我和小虎的感情与日俱增。

小虎住在我家对门,比我妹小点,小学二年级。刚认识小虎的时候,他还格外腼腆,不牵着妈妈的手,绝对不敢进我家门,每次恰逢两家一同出游,小虎的大眼睛都紧紧地盯着我们一家人。但是几乎是一夜之间,小虎从一个我们打招呼都不敢回的娃娃,变成了一个天天喊我回家睡觉的撒娇狂魔。

在我有限的童年记忆力,好像并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一个阶段,可能与我童年中没有出现过这样一个哥哥有关吧。对于他的这种变化,我绝对不引导,但终于有一次被他奶声奶气地喊我“大略哥哥”后,我禁不住心生怜爱,满足了小虎长久以来的愿望。

那是一个周五的夜晚。我在小虎家吃晚饭,小虎爸爸的藏酒消解了我一周工作的疲乏,甚至小虎也主动咪了一小口。用餐过程中,小虎一反常态地轮番把他最爱的玩具请上饭桌,试图用乐高蝙蝠侠、太空战舰、直升飞机博得我的欢心,我象征性地摆弄了一下蝙蝠侠。见我微醺以后,小虎拉着我的手来到客厅,要和我一起拼太空战舰,我告诉他,当年我玩乐高的时候,都是没有图纸的,全凭自己的想象。我们做男孩的,不能被图纸限制了想象,你想要的太空战舰在你的脑子里,不在图纸上。

一切水到渠成,再之后我就鬼使神差地抱着铺盖去了小虎的床上。。。

第二天一早我被一束强光照醒,朦胧中我好像看到小虎在我床边,看到我醒了,他特地和我说“大略哥哥,我在看书”。即便神志尚未清醒,我也能清晰地感觉到这一反常的举动与我有关,我蒙头爆发出一阵狂笑。

在一个小男孩的世界里,“早起”和“看书”两件事,乃是最能够博得母亲欢心的举动。为了我,小虎做到了。我还能说什么呢,小虎未来一定会是一个好男人。

 

△小虎酒后的告白

 

 

无题2

接上回,

经历过一场暴雨,浑浊的池水大约花了一周的时间沉静。春风袭来,樱花瓣以秒速五厘米降落在水面,激起了肉眼几乎不可见的涟漪,一条粗大的黑鲤鱼从浓密的水草中抽身而出,用它的厚唇亲吻天上的来客。清脆的波澜声和黝黑的背影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这家伙,又把池水搞混了!”

这一次,在大姐的指点下,我勇敢地向心仪的女孩伸出橄榄枝,却险些因为事先定好酒店的事,拿橄榄枝把人家扇跑。

第一次,我踏进花店,不假思索地选择了粉色的郁金香,走出花店,我感觉整条街都在看我。

△后悔的是没有拍下她和花在一起的样子。

▽好久没有给女孩子拍照,事前也忘记温习相机的设置,面对这样的摄影师,一般人是很难憋住不笑的。

Anyway,虽然乌镇的游客出乎意料地多,晚餐也因为排队退而求其次。但是能在一个春日的夜晚,和一个温柔的姑娘,走在江南的街头,还是很开心。

即便大多数时间面面相觑,但至少我们尝试了,感谢大姐、感谢烜,事情正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GR2夜色试拍

GR2自打购入以来,其实一直没有真正派上用场,难得“江浙沪蹦迪种子”再次云集上海,记录了些夜晚的色彩。

马浩生日快乐!

江楠(Ganda)活着快乐!

 

 

 

 

最后来个视频(video模式没防抖,效果不如手机)

近况

距离上次更新博客,转眼已经过去1个多月。在这一个多月里经历了:考研成绩公布、一次小股灾、回老家过春节、在崇明体验传统喜酒、在新单位入职。

自打研究生考试结束以来,我基本很少再和友人主动提及目前的生活状态或者下一步的规划。理应将考试抛之脑后,事实上我也的确这么做了,但我心里却明白,能够录取的几率是低上加低。沉寂了几天之后,我便将有关法律职业的梦想同教材一同雪藏进了收纳箱里。网上查成绩的那一天,我内心是非常平静的,但又迫不及待地想要验证对自己的猜想,即考前最后两个月的荒废,一定会造成考试的失利。英语和政治算是不错,专业课(刑法、民法)差一分及格,综合课(法理、宪法、法制史)拖了后腿,实际上我在复习阶段,就感觉到综合课的内容繁杂,想要压中考点有如大海捞针。得知考试成绩的当天,我最先通知了超哥和“蹦迪群”的好友。一个礼拜以后,才告诉家人,他们却出乎意料地冷静(连安曼也是),想必一定是从我最后两个月的表现中看出端倪,我感觉很对不起家人。有关于下一步的打算,继续考研绝对从带选项中消失了。在离职在家学习的几个月里,即便没有达到考试的要求,我也已经思考了足够多,法律人的思维、学习的乐趣、劳动的本质,进一步的学习只能是“为了学而学”,我更希望将时间花去拓展其他学科。

在元旦后的N连阳后,随着美元指数由历史最低点走强,A股开始了一波恐慌性的下跌,没有经历过股灾的我,着实体验到了股灾式下跌的快感,迎来5个点的历史最大单日跌幅。这一次下跌之后,我重新清理了一遍股票池,展望未来,选出了一批能够在未来10年里大有作为的领头羊公司和业绩稳定的“印钞机”公司,果断抄底,吃到了一波完整的反弹行情,很快收益回到了股灾前的水平(但这几只股票近几日表现欠佳)。

随着时间的推移,老爸回合肥看望我奶奶的频率越来越高,所谓看一次少一次,我也很难当面拒绝他,我知道,也许当他到了奶奶这个年纪,我可能比他做的还要差。不过,我却重新收到了来自亲朋好友的红包,不管这些红包里包的是对来年的祝福之情、还是对落榜的哀悼之情,总之这是我从小到大有效收入红包最多的一年,真是可喜可贺啊!

年初三回到上海以后,我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崇明干爹家,完整地体验了彦秋姐姐的婚礼。乡下的婚礼,主旋律被吃和喝串起来,午饭和晚饭基本是无缝衔接的,虽然乡下的排场不如大酒店,但饭菜却毫不逊色,有限的经费全部被花在了食材和料理上。菜的数量多的可怕,每每端上老鸭汤、糯米圆子、炒素、八宝饭、米饭后,我都天真地以为最后一道菜已经上毕,却没想到后续还有更多的菜样,在一次次挑战我对“最后一道菜”的认知后,最后在堆起的三四层盘子上叠上水果,才最终算上完。更可怕的是,基本相同的菜单,连吃三天,我吃到最后一顿才举筷维艰,还是因为连续几天没有运动的罪恶感导致的。这一次,是从高中毕业后,在彦秋家住得最久的一次,平均每天都要收到干妈有关女朋友话题的问候,我和彦秋却达成一致意见:单身很好,管理好身材,保持年轻心态。

新入职的公司,我很喜欢,主营水生态、园林、绿化,公司目前业务发展方向是黑臭河道修复、重建生态环境,完美填补了我长久以来从事石油行业对地球母亲的罪恶感。董事长品位很好,公司选址在早期承接的高东生态园项目内,办公室、实验室、书院(兼餐厅)散落在湖畔边、森林中和湖心岛上。我已经爱上了每天去公园上班、中午步行一公里景观道去食堂的工作日(待时机成熟问一下董事长能不能划船去食堂)。新同事人都很好,还有许多海洋大学的校友。我现在被安排在设计部,用CAD设计园林景观(类似于早期在帝国时代I里自定义地图)单调却有趣。每每步行在公园赞叹工作环境之优美的同时,也为自己的选择而动情,能为地球环保事业出一份力,是多么有意义的一件事啊。

PS:博客运营五周年了。主动约我,送限量小纪念品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