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rojack @ Fusion

江浙沪蹦迪种子选手第一次来到Fusion 一开始感觉是一个很高端的Club 穿过UME影院,推开Fusion的大门,迎面而来的是浓郁的粉黛气息和散台边琳琅满目的公主, 舞池略小,刚好够蹦迪三人组尬舞, 继Myst纸巾不要钱、M2香槟不要钱之后,我们惊奇地发现,Fusion家干冰不要钱! 最长达十秒的干冰喷射,就在我们头顶,十秒内仿佛身处暴风雪中心,周身冰冷,伸手不见五指。。。 连续几波下来,几乎感觉要因为二氧化碳吸入过量中毒。。。 而且有的干冰没有完全气化,落在身上还有冻伤的痕迹。。。 High到炸。。   ▽视频(有开场表演)   (2017.6.11官方视频补充) 给摄影小哥点赞!       蹦迪有感   蹦迪, 提供了一个能和各地志同道合的朋友相聚的机会, 一个能在夜店和音乐节见到形形色色的人类的机会, 有深情相拥、四目迷离、热情激吻的老夫老妻, 有和顾客激吻难舍难分的公主, 有在卡座上抱着香槟喝倒的纨绔子弟, 有打着闪光直播自拍的网红, 有在人群中揩油的色狼, 有不远千里来一睹偶像真人的学生, 还有揉着耳朵、体力不支的侍酒生。   但每当DJ Drop the Beat的时候,总有一部分的人的心会系在一起,为某一个旋律、某一段回忆而感动、狂热。   更美妙之处,在于结束之后, 和朋友一起挤出人群,痛饮一瓶矿泉水的畅快, 找一家吃夜宵的店,以最舒服的姿势毫无顾忌地坐下,点一锅热汤,聊聊最近的烦心事,待见底的HP值回满之后,再满足地离开、道别。   对我来说,特别的一段体验才刚刚开始。 把朋友们送到住所以后,夜空已微微透亮,仿佛能看见宇宙, 悠悠地行驶在空无一人的市区街道,摇下车窗, 上海一天的喧嚣都已落地,尘归尘、土归土,被环卫工人收进簸箕, 通透的空气掺杂着清脆的鸟鸣,从车窗流进车内, 扑在脸上,仿佛有爽肤水的功效。 从开车回家、停车回家、更衣沐浴,到躺在床上用足够充满房间又不影响隔壁的音量听着jazz写着博客的这一段独处的过程中, 时间仿佛停止,城市仿佛清空,脑中空无一物,现实的人和事都离我而去, 离我足够远,全都看不见, 离我又足够近,只有一觉的距离。  

Oliver Heldens @ M2

万万没有想到,我家Oli在国内居然有这么多女粉丝! 女粉丝早早就占据了舞池前排,精神可嘉,但是占着前排能不能蹦起来啊! 后排的小伙伴蹦起来难免有身体接触,不小心碰到女粉丝就一脸嫌弃,还真以为是听演唱会了?要不要给你俩银光棒?!   ▽视频 00:05Oli用中文喊了句“你好吗,上海”,紧跟着一句“听不到”,真是心疼…… 01:10好不容易挤到前面一点的位置,看到的却是一群僵尸。。     ▽Shuffle  

草莓音乐节 & AFTER PARTY

  Music makes me happy, Music&Ganda together blow my mind. ——Walz·G·Sword Ganda是一个黑洞,凭借其无限大的“质量”,牢牢吸引着身边像我一样的人,吞噬着我们身上的所有不愉快。 △Ganda本人&LR教学样片   2017年五一国际劳动节,江浙沪蹦迪种子选手们(Ganda、马浩、我)因为档期和经费原因,无法在日落春浪上海站现身,此次带来的是草莓音乐节4月29日上海站,以及JOYRYDE驻场AFTER PARTY △Cheese 右边那个就是专程从苏州赶来买了黄牛票听一小时Knife Party的马浩   ▽Me&Ganda   下午在草莓我带着单反负重蹦迪之余,还拍了几张照片,感谢摄影师Ganda慷慨传授修图秘籍 ▽草莓同行的小伙伴66&Sarina     ▽Love舞台     ▽电音舞台   ▽视频     ▽草莓结束,中场休息   饭后到达AFTERPARTY已是第二天的凌晨,其实这一场才是重点,草莓的电音舞台就是闹着玩 第一次参加SHFT组织的活动(微信公众号:SHFT) 场地大,卡座少,跳舞的人多,喝酒的人少,相比上海的一些夜店,硬件虽然稍微差了点,但是对于Raver来说已经是一个非常理想的环境。 全场high,所有人都是来rave享受当下的,拿手机出来拍照的寥寥无几,所以就一小段视频,感受下 ▽视频   请原谅连续几篇博客都是rave相关内容,随着法硕考试的临近,以及2017年上海rave活动爆炸式的增长,除了工作学习以外,娱乐活动仅限于rave。

MAJOR LAZER @ MYST

Last Night: /Diplo在距离我两米处脱光了上衣摇摆 /Diplo对着江楠老师来了一发饶舌 /Diplo对我和我的小伙伴完成了三杀     △江楠老师和马浩老师 昨天晚上应该是最开心的一次蹦迪经历了, 虽然按照惯例DJ严重迟到,但是蹦迪热情丝毫不减, 小伙伴们在Major Lazer影子都没看到的情况下已经丢失大半HP。 ▽最佳开场Shuffle(It’s ME!)   ▽开场前场面一度混乱,MYST家纸巾不要钱!   ▽失控的纸巾大战终于被Major Lazer控制住了    END   ▽extra photo by Ganda

TUJAMO & 于欢

Boom,阴郁的清明天气成功助我午觉睡到了下午四点半,起床过程艰难又美好:先从梦中做的梦中醒来,再从梦中醒来,再睁眼、闭眼,不确定是否仍在做梦,然后点亮手机,依然感觉自己在梦游…… 昨天晚上只身前往M2-TUJAMO专场,朋友中知道这个DJ的可能除了超超无他,最开始接触起于一个非常逗比星战主题Remix→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Y0Njk0MTc0MA==.html 因为是专场,有许多和我一样9点半就早早到场的乐迷,整体气氛很不错,在第一排撑了半个小时淋一身香槟。 比较失望的是现场都是一些脍炙人口的track,个人风格比较少,也没有听到星战片段。而且可能前一天在杭州嗓子喊哑了,带了个黑人小哥给他喊麦,全程一个屁都没放。。。 视频↓ 爆炸消息:和路人聊的时候听说Ultra今年9月可能会来上海!!!     最近网络热点又从萨德转向了山东的于欢案,作为正在学习刑法学的备考生,我觉得今年法硕大概率会出有关正当防卫的材料分析题。未雨绸缪,分析一下此案,立下Flag。 百度百科有关于华案的事件发生描述:催债人用极端手段侮辱被告人的母亲。有人报警,民警来到进入接待室后说“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随即离开。被告人欲离开但被阻止,摸出了一把刀……4个催债人被刺中,其中一人失血过多死亡。法院认为,虽然当时被告人的人身自由受限,也遭到侮辱,但对方未有人使用工具,在派出所已出警的情况下,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辱骂、抽耳光、鞋子捂嘴,在11名催债人长达一小时的凌辱之后,杜志浩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匆匆赶来的民警未能阻止这场羞辱。情急之中,22岁的于欢摸出一把水果刀乱刺,致4人受伤。被刺中的杜志浩自行驾车就医,却因失血过多休克死亡。 问:1.于欢的行为是否属于正当防卫?2.于欢的行为应该如何定性? 答: 1.于欢的行为部分属于正当防卫。所谓正当防卫,就是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本案中,于欢见杜志浩脱下裤子对其母亲施以极端手段,已经着手实施侵害,已经威胁到被害人的人身安全,为使母亲免受侵害,于欢刺伤杜志浩的行为符合正当防卫的条件。但其刺伤杜志浩三名同伴的行为,由于三名同伴的不法侵害尚处于犯意表示阶段,并未着手实施,属于事前防卫,不属于正当防卫。 2.于欢刺伤杜志浩的行为构成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刺伤三名同伴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于欢在情急中摸出水果刀乱刺,其主观上明知乱刺可能会伤害到其他在场人员,但放任这种行为的发生,最终刺伤另外三名同伴,属于间接故意,符合故意伤害罪的主客观条件。   如果这题按照网友的意见作答,估计1分都拿不到。虽然复仇是亘古不变值得赞颂的行为,但因为于欢法律意识淡薄,该出手的时候不出手,暴露了太多犯罪主客观事实,基本没有改判的可能,终审结果只可能在刑罚上变动。法律的本质是由国家制定的具有国家强制力保障的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绝不是为特殊对象量身定做匡扶正义的工具,是在宏观上调节社会关系维护社会稳定的普遍性适用规则,在调节社会关系的过程中,其作用主要是维护统治阶级的稳定性和执行社会公共事务。一部好的法律,不能仅仅以是否伸张了民众心中的正义为标准,更是应该以同一个案件由任何一个法院、任何一位法官是否都能做出同样独立、客观的裁量为准。 基于此案广泛的社会关注,如果裁定无罪,无异于鼓励个人复仇这种私刑,面对不是十分紧迫的侵害,会有更多人倾向于使用暴力进行反抗,而非诉诸于法律,有悖于法制社会的建立。 为了保护母亲而犯罪,依然是犯罪;为了爱国砸日本车,也依然是犯罪。

Make New Friends in Hangzhou

一时冲动的杭州之行结识了新的朋友。   ▽从上海驱车2小时到达和甘达约定的地点,甘达@摄影师甘达Ganda正在和她的朋友@大作more给model@ZHAO吵吵拍摄。     ▽我一直随身出游携带的挂24mm定焦D750和他们手中人摄专用的牛头佳能显得格格不入,即便出片差异万千,但我总觉得我的这颗屌丝头,把model当风景拍也挺有趣的。   ▽下午跟着他们在西湖南郊的一处旧工厂拍摄,第一次了解到网红照片拍摄幕后的模样。 model面部的控制、情感的表达、景物的利用以及摄影师对光线的控制、主动的沟通、节奏的把控都是我等业余模特兼摄影师难以企及的。   以上都是我的相机直出,下面请欣赏@大作more的作品。   ▽客观上来讲,这是一张上乘的公益摄影作品,凌乱的发型、褶皱的衬衫、唏嘘的胡渣等细节都在揭示这是一个需要社会关爱的单身男青年。   ▽晚饭后我们跟着音乐家甘达欣赏来自“重塑雕像的权利”的后朋克Live   ▽大作老师用舞台灯光召唤出影分身(现在我知道发型薄厚不均了)   因为怕现场拥挤,我和甘达都把相机放车上了,结果二楼卡座位置独好,后悔没带相机和脚架。 ▽手机是手中唯一的器材,于是就有了这张照片,P9的超级夜景模式,自带迷幻效果,ISO100,20.17S   ▽黑白模式清晰度很高,所在位置距离舞台约50米左右,数码Zoom In,ISO400,1/25S   ▽和我印象中的朋克不同,加入了类似电子音乐的轻快元素,抚平了狂躁的贝斯,激昂的鼓点敲在心头,比电子舞曲更加铿锵。   ▽为了满足我的愿望,演出过后特地又去西湖边拍了一组,23点左右,湖面一片漆黑,全靠路灯和高ISO强撑。似乎经过甘达老师punk的调教以后,我整个人都不尴尬了。     ▽尬舞一个  BGM:Don Diablo – Cutting Shapes     在杭州短短24个小时不到,居然收货了这么多照片,这应该是目前为止所有日志中配图质量最高的一次了,感谢@大作more拍摄修图,祝早日收获爱情,成立自己的工作室!祝@摄影师甘达Ganda镜头越来越少,衣服越来越多! After all 多亏了自己的一时冲动,才知道原来除了上班工作以外,还有一群为自己梦想努力的同龄人。 ▽我还会常来的(表情)     ▽补上四张二位老师后发的照片 (可能是@摄影师甘达Ganda手抖了一下,非常炫酷)

有关朋友遭遇的两点思考

今天看到一个朋友在微信上伸冤,事情大致是这样的:在早高峰期间,上班挤地铁,地铁内人挤人,期间与一陌生男子发生无意识的推搡,男子以为是朋友当时有意而为,因此在列车停靠开门时将朋友推出车外,并伴以语言侮辱。 朋友将当时的感受描述为:长这么大没有受过的委屈、只有经历过才感受得到的无助。 正巧今天早晨我也看到一则类似的新闻报道,同样是地铁内,一男子对陌生女子进行辱骂、恐吓,并抢夺女子手机,起因是女子要求男子扫描二维码支持创业。 两个案例中,两名男子在地铁内对女性使用肢体和语言的暴力,在场的其他人无一例外地都没有伸出援手。 愤怒之余,经常乘坐公共交通的读者可以做几个假设: 1.如果你独自出差在外,遇到以上情况,是否会出手相助? 2.如果你日常通勤过程中,遇到以上情况,是否会出手相助? 3.如果你和同事一起上班,遇到以上情况,是否会出手相助? 对我来说,以上三个假设中出手的可能性是递增的。   “见义勇为”是社会的道德要求,见义勇为的行为受到社会的肯定,受到他人的称赞,除遇到个别有条件的受助者外,这种肯定和称赞通常是精神层面的。因此在以上三种假设条件中,对于我来说,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方式不同,导致出手相助的可能性截然不同。 在出差环境下,受到陌生人赞赏、自己良心上的满足等等精神层面上的收益通常与阻止暴力过程中可能遇到的危险不成正比,因此我会谨慎考虑对方是否可能对我的人身造成伤害,以及我的行为是否有可能耽误工作造成更严重的后果。 在日常通勤中,我与周围陌生人再次相遇的几率远远大于前一假设环境,如果我不作为,也不足以引起他人的关注,如果我出手相助,我也许会在日后的通勤过程中重复获得精神层面的收益,甚至存在被当地媒体报道,被家人、同事、领导所知的可能性。因此,在不存在重大风险的条件下,我会出手相助。 在和同事一起上班过程中,为了维护其实并不真正存在的”高尚道德“,我一定会义无返顾地上前阻止,即便身中数刀,一定会被冠以”英雄“的名号,从而实现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反之这三种情况对犯案者同理。   一个人在陌生环境犯案的可能性绝对是呈指数级递增的。 从来没有妓女在自己家楼下卖淫,甚至在同一城市卖淫都很少见。在法律以外,道德以其特殊的利益实现方式约束着人们的行为,在”熟人“社会,道德能够发挥最大作用,相反,在陌生社会,其作用微乎其微。(这可以解释上海人歧视外地人的合理性)   再返回事件的起因,我的朋友无意识地”推搡“到犯案者,另一位女士进行扫码推广时也完全没有意识到会造成犯案者的过激反应。 这样的无意识,用当前法律和社会标准去衡量,行为无主观意识不为罪(过失犯罪除外),犯案的两位男子反应过激,至少属于防卫过当。 但, 假设一:某款人工智能机器人“小安”不具备主观意识,在执行一次设定程序的过程中,推搡到了某男子,某男子反映过激,使用暴力将“小安”的头拆下扔进垃圾桶。 假设二:某款人工智能机器人“小安”已经具备使用机械行为对客观现实世界进行反应的高级自编程能力,在公众场所某男子无意地推搡了“小安”一下,小安反应过激将某男子一下推至500开外,当场死亡。 假设三:某款人工智能机器人“小安”已经具备使用机械行为对客观现实世界进行反应的高级自编程能力,某男子反应过激殴打某女子,小安无动于衷。 第二个思考其实与第一个关联度并不大,我想表达的重点是,在人员高速流动的大城市,假设存在极端情况下的非“熟人社会”,即每一个人都不认识每一个人,每个人都依然以利益最大化为前提条件,但道德完全丧失其价值,如何约束每一个人的行为,是否与“如何约束人工智能行为”这一命题不谋而合? 因此又发散引起更多地思考: 最初级的思考:已知人工智能尚未完全具有自主意识,那么再假设一中,“小安”是否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这一推搡行为是否是男子没有及时躲避的过失?如果“小安”是无责任能力人,那么他的所有人是否有权利向男子索赔? 高级的思考:已知人工智能已经具备初步的自主意识,能够对客观现实社会做出反应,但尚无法感知“道德”,甚至可以说“小安”是一个没有道德的机器人,那么我们是否有权在道德上去谴责“小安”?我们是否需要为人工智能制定特殊的“道德法”? 最高级的思考:如何将现实社会中的法律、社会规范、道德、习俗等等成文的、不成文的一整套规则植入人工智能。当人工智能机器人成为完完全全道德高尚的“圣人”后,人类是否应该自我谴责,自我灭绝? 我认为,这些问题是这个时代的法律人需要思考的。 (到这里就懒得再思考下去了,结尾) ▽昨天的加班照

一周记事

有一段时间没有写过流水账式的文章了。 来尝试一下用微信公众号文章的格式发布。 本周要事: No.1 安曼生日 之前安曼的生日都没有正经买过礼物。 No.2 “抵制乐天” 周末两天微信朋友圈被此类消息刷屏,也收到这样的消息 “ 中国人觉醒起来,中国人团结起来,卡死乐天! 希望有血气的中国人,将此文每天转三个群,连转三个月,即可看见韩国巨人乐天集团的倒下! ” 我简直笑得肚子疼好么! 到底好笑在哪,仔细想想: 1.韩国政府部署萨德,乐天只不过是提供地皮,萨德还是美国生产的,沃尔玛也别去了好么。 2.韩国政府怕北朝鲜核弹,中国如果是亚太地区的大哥,应该给韩国提供防空导弹,而不是看到人家买了美国导弹才想到抱怨。 3.2006年朝鲜第一次核试验,2017年2月中国正式宣布停止从朝鲜进口煤矿,出口中国的煤矿创汇超过朝鲜全国总量的50%。 所谓的法治社会,就是以政治为借口,挑唆、放任中国公民对一家在中国境内依法设立、依法纳税的韩国企业进行攻击吗? No.3 Dance 最近逐渐将运动的重心转移到舞蹈上, 除了大腿粗了一圈以外,没有什么不好, 也不会因为外面下雨或是空气不好受到影响。 No.4 工作 最近拿到了人生第一份销售订单, 虽然我是行政岗位,但也有一颗做销售的心, 在QQ上陪着客户聊天,随时响应要求,给生产部门及时传话, 入供应商的材料来来回回修改了不下10遍,总算有个5位数的订单,心满意足。 No.5 备考 法理学学习结束以后,转战刑法学, 之前的内容已经忘了一大半,法理学学习收获最大的就是:养成透过现象看本质的习惯, 法律不是万能的,它总是落后于社会的发展、科技的进步、人们的习惯, 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其实对我们约束最大的并不是法律的法条, 即便很多人一辈子没有看过法律条文,在社会混久了,对社会的“规矩”了然于心, “规矩”、习俗、道德约束其实是比法律更有效、成本也更低的治理手段。 通过对社会现象的研究,找到事物运作中内在的规律,将这些看不见的规律变成看得见的法条, 才是构建具有中国特色法治社会的核心。 本以为法理学是纯理论课程,所以先作为硬骨头下手,想不到却比刑法学有趣太多了。 No.6 音乐 Oliver Heldens 最近新关注的小鲜肉DJ 95年的弟弟,浓密的络腮胡真是让我眼红 每周更新的Heldeep里面有他的旁白,声音和他的外形很像,有点懒懒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