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手术前两天

  又不知道多少天没有记下点东西了。 转眼毕业的那一阵恐慌与兴奋已经从身边流走,原来的同学群好友群日渐寂寥, 唯一还有联系的只剩天天,有点小事找他帮忙最方便,还因为我的毕业证封面还在他那里。 我知道我肯定还会回学校的,噢,是母校。 还想在一餐逍遥地吃顿午饭,找小三剪个头发,在游泳池畅快游一趟,待夜幕降临后绕着校园跑一圈。   本来想着讲讲近况的,怎么又扯到学校去了= = 按照之前的安排,毕业后先做手术取钢板,然后学车,最后找工作。 因为种种原因将手术时间一拖再拖。 终于,后天就要去长征医院住院手术了。 明天去医院做术前体检。 仔细想想这样的手术应该在长征应该找不到更小的了, 刚受伤那会刚进医院的时候,病友不是碎肩膀就是断腿、断脊椎, 和他们比我这真的没什么,断的地方刚刚好,用钢板接上就行了。 后天手术后估计要吊三天水,我最讨厌吊水,胜过手术。 手术麻醉睡一觉就没事了,但是醒来以后, 想想要像木偶一样手上脚上都牵着塑料管,不能下地不能翻身,简直要我命啊。   把各大社交网站上封存的相册翻了一遍才找到了这些珍贵照片! 摔跤那天是2011年5月18号下午, 我们班和海管的联谊队打爱恩学院的不知道哪个班级, 和别人争抢的时候在空中失去平衡,左手着地, 单手支撑不了全身重量,咔嚓一声两根肱骨就断了。 当时还有一小截从皮肤里面穿出来= =   然后在里面打了12个钉子和2块不知道什么材料的板, 感谢刘岩医生的高超医术,让我重拾活下去的希望,让我的人生绽放第二春!   现在看看还是怪吓人的= = 不知道取出来能不能当梳子用,送给我的心上人。 还是放点近期照片清清口味吧= = 这次回家基本天天都可以吃到自己屎尿浇的蔬菜了, 新鲜,好吃。 前几天从昆山回来陪周小姐在艺术购物广场吃了一顿西餐, 味道不错!   还有上个礼拜在昆山认了一个长得很像金秀贤的弟弟。 忘记拍照了,嗯,下半月要和他一起学车, 还有机会。   说好了。 我在医院谁都不许来看我,让我享受白色的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