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休来自老妈的探望

疫情之后一直没有机会去看看老妈,果然还是当妈的熬不住,带着零食来看我了。

疫情期间,钱叔(老妈男朋友)因为身体抱恙住院手术,我妈前期在医院留守照顾他,一次钱叔家人来探望的时候,他俩闹了点不愉快,然后一直闹别扭到现在。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是不是住院期间特别容易出这档子事,五年前我住院时也同样发生过,不过剧情要更加跌宕起伏,鸽子汤扣在头上的滋味真是让人“回味无穷”。

老妈一直想和钱叔领证结婚,并且把钱叔对此事频频推脱的态度定义为“混子行为”,我是从心底里同情钱叔的,在我妈身边默默陪伴了10年,却在结婚一事上被揪住不放。

除此之外,日常催婚少不了。

我对我妈说,我还有两年时间可以完成原始资本累积,在此之前肯定是不会结婚的。

6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